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3章 小胜(1/2)
    傅婴趁隙突击,险些击杀张延,为董袭重创张延前军创造了机会,也付出不少的代价。 小 说    .

    彭虎和他率领的长矛兵冲在最前面,伤亡最大,两百人只剩一半幸存,几乎人人受伤,伤势较重的无法像往常一样奔跑,被甲骑追上。虽然他们毫不畏惧,奋勇反击,但面对人马俱甲的甲骑,他们手中的长矛、战刀都失去了威力,被甲骑像割草一般摧毁,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两百长矛兵,只有三十余人因为伤势较轻,幸免于难,安全的回到阵地。

    董袭站在几丈高的沙丘上,看着百余名士卒被甲骑撞倒、挑杀,又心疼又恼怒,连声怒喝:“射!给我射穿这些铁乌龟,串起来烤!”

    弩车沉默着,毫无反应。站在弩车旁的士卒像木桩一样,连看都不看董袭一眼,只有拉车上弦的黄牛哞哞叫了两声。董袭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弩车是杀器,集中掌握在孙策手中,这些弩车是孙策调来助阵的,能给他们下令的只有鲁肃。

    鲁肃站在远处的沙丘上,看着甲骑追杀董袭的部下,看着甲骑在阵前耀武扬威,却一直没有下令弩车射击。董袭很气闷,却不好说什么,只能暗自下决心,回去一定要多读点书,以后不能再只凭一腔血勇猛打猛冲了。

    驱散了董袭的部下,稳住了阵地,又见鲁肃等人严阵以待,尤其是弩车上架的巨箭正虎视眈眈瞄着他们,甲骑也没敢强行突击,缓缓退去,在两翼列阵。

    双方既不发起进攻,也不撤退,保持对峙状态。

    时间渐渐流逝,太阳越升越高,越来越热,甲骑有些受不了了。人和马都披着重甲,重甲下面还垫着厚厚的织物以免甲片刮伤皮肤,在这种天气下曝晒实在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几乎所有的骑士都热得大汗淋漓,浑身湿透,战马也因为常时间负重得不到消息,渐渐体力不支。

    高览见状,心里暗自焦急,命人请示袁绍,希望将甲骑分作两队或者三队,轮番当值。袁绍答应了,派人传令甲骑,甲骑求之不得,留下百骑助阵,其余的两百骑返回大营,人马卸甲,进食补水,恢复体力,准备再战。

    了解了前面的战况后,袁绍有点抑制不住的兴奋。这是他与孙策交兵以来,第一次实质意义上的胜利,虽然就双方伤亡而言,张延的损失远比董袭的损失大,但最后的胜利是他的,这一点非常提气。

    “甲骑一出,谁与争锋?”袁绍在帐内来回踱了两步,挥挥手,哈哈一笑。“孙策也不行。”

    郭图满脸灿烂的笑容,附和地点点头。“主公英明,慧眼独具,当初建甲骑时花费惊人,还有人表示反对,臣也曾犹豫。现在看来,唯有主公高瞻远瞩,非常人可及。孙策也算是个聪明人,知道偷师,也建了甲骑,不过他没有战马资源,可望不可及。”

    “哈哈哈……”袁绍大笑。他转了一圈,却发现沮授脸上看不到一点笑意,不禁眉毛轻扬。“公与,你在担心什么?”

    沮授拱拱手,欲言又止。袁绍心情好,也不计较,反催他快说。沮授无法拒绝,只得说道:“主公,甲骑是利器不假,却并非全无克制之法。孙策有弩车,弩车射出的巨箭对甲骑的威胁甚大,一旦被射中,几乎无幸免之理。”

    袁绍收起笑容,微微颌首。“居安思危,乐不忘忧,公与之谓也。”

    见袁绍没有生气,沮授得到鼓励,又接着说道:“主公经营多年,甲骑不过三百,为甲骑难得也。良马、勇士、精甲,三者缺一不可,一旦有所损失,难以补全。弩车则不全,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可以大量复制。如果孙策需要,他随时可以拥有更多的弩车,而我军却无法得到更多的甲骑,对峙越久,对我军越不利。”

    袁绍眉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