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9章 临阵练将(1/2)
    第1459章临阵练将(第1/1页)

    袁绍深以为然。

    袁绍约孙策决战官渡,孙策姗姗来迟,袁绍原本有些不太明白,以为孙策就是想拖延时间,让他粮草不继。听到孙坚、黄忠从东西两面赶到时,他忽然明白了,孙策是在等帮手。

    孙坚不用说,征战沙场近二十年,早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悍将。讨董之战,山东州郡数十万大军,真正对董作战取得战果的只有孙坚。论权谋,孙坚也许略有不足,论临阵指挥作战的能力,他是当之无愧的高手。黄忠则是孙策招募的第一个大将,这些年镇守南阳,稳如泰山。鱼齿山将计就计,一战逼降黄琬,争夺梁县时,又让拥有优势兵力的麹义、荀衍无计可施,还伏击射杀了匈奴单于于扶罗,指挥能力出类拔萃,足以独当一面。

    有了孙坚、黄忠协助,孙策就算战旗上的那只浴火凤凰,拥有了强有力的双翼,随即可以一飞冲天。

    但袁绍却找不到类似的人。原本他也有的,麹义、审配都是合适的人选,但他们先后败亡。高览、张郃都有不错的资质,只是部曲数量有限,资历太浅,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独当一面恐难服众。袁绍不得不让甄俨、荀衍为左右翼,分别与孙坚、黄忠对阵。甄俨是冀北豪强的魁首,甄家部曲就有三千多,实力不弱。荀衍则有颍川世家的部曲近万人,不担心有人不服。

    如果袁谭在这里,袁绍肩上的担子就轻松多了。虽说袁谭曾经被孙策俘虏,但那一战有运气不好的成份。综合他与孙策的两次交手而言,袁谭也许不是孙策的对手,却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甚至比荀衍还要略胜一筹。

    袁谭的能力哪儿来的?他也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而他的对手就是孙策。他能成长得这么快,和孙策这个强劲的对手分不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要想成就一个将才,有份量的对手就是像攻玉的治玉砂,必不可少。袁谭、荀衍的成长就是最好的例子。

    沮授哭笑不得,苦苦相劝。将才的确需要培养,但要分时机。就像炼刀需要消耗大量的铁料一样,锻炼一个将才也需要付出代价。如果有雄厚的实力,不怕消耗,那当然没什么问题,现在双方实力相当,胜负只在两可之间,正当全力以赴,尽可能发挥每一个士卒的作用,又岂能以练兵视之?万一折损太大,兵力不足,难道你还指望这些将领能以少胜多?万一这些将领被俘甚至阵亡,怎么办?

    郭图有些恼羞成怒,沮授的话有暗讽袁谭的嫌疑。他反问道,虽然孙坚是父,孙策是子,但孙策才是主公真正的对手。如果将甲骑调去增援甄俨,那又用什么来对付孙策?如果公与认为此战必败,那就不必在这里纠缠了,索性全军西向,用甲骑增援荀衍,击破黄忠,直奔洛阳,岂不更稳妥?

    两人各执一词,僵持不下,袁绍也很头疼,无法决断。拖到天快亮的时候,前营的高览来报,孙策的大营有动静,似乎有发起攻击的可能,请袁绍做好应战的准备。

    听说孙策即将发起攻击,袁绍也不敢掉以轻心,听取了郭图的意见,派审英率部增援甄俨,务必要挡住孙坚。他也担心甄俨、审英不是孙坚的对手,又派乌桓单于丘力居率骑兵两千掠阵,伺机袭扰,牵制孙坚。最强悍的甲骑则留在自己身边,准备与孙策正面交锋。

    沮授很无奈。

    袁绍与郭图、沮授商议的时候,孙策也没有睡。他已经养成习惯,一旦两军交战,他基本不会解甲而眠,随时准备应变。下半夜收到孙坚的消息,得知徐盛突破甄俨的阻击,黄盖又用石脂作掩护,重创了甄俨的强弩阵地,顺利渡过渊水,他松了一口气。

    第一步战术目标达成。

    论整体实力,他和袁绍各有千秋,相去不远,但是论麾下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