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6章 困兽犹斗(1/2)
    官渡水。

    袁绍勒着马缰,立于沙堆之上,看着远处的地平线,眼神忧郁中带着一丝决绝,唇角的胡须不时的轻颤一下。阳光灿烂得有些刺眼,让他不得不眯着眼睛。即使如此,眼角还是不时有泪水溢出。袁绍的心头有一丝悲怆。即使不用揽镜自照,他也知道自己老了。精力越来越不足,目力也越来越差,明明知道远处有人影,但他就是看不清楚。

    “公与,那是孙策的候骑吗?”

    沮授看了一眼。“主公所言甚是。”他顿了顿,又道:“根据斥候打听到的消息,孙策已经通过圃田泽,进驻中牟县城。”

    “此子甚是稳重,年轻人中难得一见。”袁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对郭图说道:“公则,上次你见到显思,显思可有进益?”不等郭图说话,他又说道:“他若能有孙策这般城府,就算被囚半年也是值了。欲做大事,需得狠忍二字皆备,显思既不狠,只能在忍字上多下点功夫。”

    郭图心中微动,忍不住说道:“主公,玉不琢,不成器,显思是块很不错的璞玉。”

    “但愿如此才好。公与,我听说审正南有一个孙女,尚未婚配,可有此事?”

    郭图眉心微蹙,眼中掠过一丝不安。沮授正在观察远处,听到袁绍这个问题,他明显愣了一下,回头看看袁绍,又看看郭图,将郭图的神情尽收眼底。他想了想,说道:“这个倒是不太清楚,回头可以问问审英。”

    “有劳公与费心。”袁绍轻轻吁了一口气。“让令郎伯志回一趟邺城,请田元皓代掌州牧府事务。显思年少,不足以主持大事,元皓有大才,有他助显思一臂之力,再有伯志这样的少年俊杰从旁辅助,庶可无大错。”

    郭图和沮授都愣住了。郭图忍不住说道:“主公……”

    袁绍抬起手,示意郭图不要着急,他的目光扫过郭图和沮授的脸。“我听说故太尉朱儁举荐孙坚为卫尉,想让孙氏父子染指朝廷。我不能让他们得逞。公与,我决定现在就发出请罪疏,请天子回都洛阳。若此战得胜,自然无话可说,万一战事不利,我就移驻洛阳,入朝辅佐天子。公与,公则,你们随我一起入朝,如何?”

    沮授听了,心潮激动,躬身一拜。“唯主公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郭图迟疑了片刻,也躬身领命。虽说把冀州的事交给田丰不合他的期望,但袁谭能顺利接任也不是坏事。黄琬投降,王允年老,袁绍对朝廷的控制能力下降,他本人愿意入朝主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未尝不是一个选择。形势迫人,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袁绍挺起了腰,看了一眼远处的圃田泽和嵩山,轻笑一声,策马下了沙堆,奔驰起来。沮授神情激动,面色微红,快马加鞭,追赶袁绍去了。郭图看着远处,一声轻叹,喜忧参半。他主掌情报,比沮授更清楚袁绍此刻的心情,随着黄忠、吕岱等人从东西包抄而来,合围之势已成,袁绍又不能退,只能背水一战。他此刻安排袁谭接任冀州牧与其说是决绝,不如说是安排后事。

    换句话说,他没有信心击败孙策。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当然没错,但不到万不得己,谁会这么做?袁绍与孙坚、孙策父子短兵相接,以命相搏,就算他能置之死在而后生,又有几分胜算?

    看来阳翟郭家以后只能由奉孝那竖子主祭了。

    数里之外,孙策也在观察地形。

    三年前的七八月间,他曾在此驻留,听郭嘉讲述袁绍出逃,途经中牟,杀吕伯奢一家的故事,现在故地重游,他却要与袁绍决战了。

    中牟是邙山余脉,丘陵更少,由黄河沉淀的河沙形成的沙堆却随处可见。这里地势低,水陂、大泽随处可见,中牟西的圃田泽就是一个面积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