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5章 万事俱备(1/2)
    第1455章万事俱备(第1/1页)

    郭图的脸瞬间铁青,眼中喷出怒火,恶狠狠地盯着石韬。

    石韬有些后悔,心脏怦怦乱跳。这是不是玩过了?万一郭图翻了脸,要杀我怎么办?

    在那一瞬间,郭图的确有想杀了石韬的心。他不仅要杀石韬,还想杀郭嘉。竖子狂悖,这种话你也敢说?逐我出阳翟郭氏,你为大宗?亏你敢想。不过他毕竟是谋士,又深知郭嘉禀性,知道郭嘉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他讨论这种家事,必然有其他的企图,一怒之下杀人只会中他的计。

    这个企图并不难猜,以郭图的智慧,几乎一转眼就明白了郭嘉的想法。如果他杀了石韬,不仅坏了两军交战不斩使者的规矩,得罪了颍川乡党,还会成为破坏换俘的罪魁祸首。袁绍为了安抚众心,说不定会杀了他,向将士们谢罪。

    奉孝啊,你这可有点过分了啊。

    “胜负未定,谁明珠暗投尚未可知,他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郭图强作镇静地笑了两声,伸手相邀,请石韬入帐。他决定,绝不能让石韬再在帐外说什么了,他是有备而来,句句暗藏杀机。

    石韬从容入帐,郭图又把袁绍请入大帐,同时派人去请沮授,让他安抚诸将。这些急于赎人的大多是冀州将领,而且以冀南人为主。这些人往这儿一站,大家心里都有数,愤懑如火上浇油,一发不可收拾。这次作战损失大的都是冀南人,冀北人连捕獐山都没过,损失屈指可数。袁绍不肯赎回俘虏,就是冀北人和颍川人沆瀣一气,从中作梗。

    审配自杀,田丰不在,现在能安抚这些人的也只有沮授了。

    袁绍也明白这些,所以情绪格外的恶劣。他也由此认识到麾下派系的隔阂有多大,连孙策、郭嘉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石韬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将他好容易弥合起来的裂痕挑得鲜血淋漓。坐在大帐中,面对石韬,他气不打一处来,根本不想和石韬说话。

    石韬也不着急,奉上文书,静静地坐着。他的主要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看袁绍怎么应付,借以观察袁绍和他麾下的文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心境,还有没有一战的勇气。

    郭图看着石韬就来气,交接完文书后,就让人把石韬带到一旁的帐篷里休息,严加看管,不准他随便出入。石韬出去了,大帐里空了些,袁绍看看郭图。“怎么办?”

    “依计行事。”郭图沉默了一会,又道:“必须一战,否则冀南人怕是不肯退。”

    袁绍一声长叹。不打一场,他是走不掉了,就算冀南人肯走,他也不敢相信冀南人。打一场,要么击败孙策,胜负逆转,要么借孙策之刀,再一次重创冀南人,让他们彻底失去反抗的力量。

    沮授正在各营安抚诸将,说得口干舌燥,嗓子冒烟,却见效甚微。听说孙策的使者来了,袁绍召唤,只得匆匆回到中军大帐。看完公文,他想来想去,也觉得只有和孙策打一场了。赎是不能赎的,赎得起也不能赎,钱粮也罢,战马也罢,都是重要的战略物资,没有道理割肉资敌。不能赎,又不能置之不理,那就只有用武力夺回来。既然俘虏是在战场上被俘的,就应该还在战场上赢回来,血债只能血偿。

    审英等人没有理由拒绝,只能表示血战到底,以血雪耻。

    袁绍最后同意了郭图和沮授的建议,向孙策下战书,约他在官渡一战,一决胜负。

    石韬拿着战书,一脸遗憾。他对袁绍说,你们这么做是不明智的,只会输得更惨,连最后一线生机都输得干干净净。气得袁绍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刀直接砍了他。

    送走石韬后,袁绍召集诸将议事,排兵布阵,准备与孙策决一死战。

    石韬来的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