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9章 还差一刀(1/2)
    第1449章还差一刀(第1/1页)

    沮授见状大惊,抢步上前阻拦,却迟了一步。

    短刀深深地扎入审配胸口,只剩下刀柄还留在外面。审配晃了两下,腿一软,坐倒在地,沮授连忙抱住,同时大声呼唤,审英闻声而入,见审配短刀入胸,面如金纸,也吓傻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医匠,请最好的医匠。”沮授大叫道。

    审英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出帐,沮授又叫道:“你回来,我去。”审英也乱了方寸,连忙回来,抱住审配。沮授握着审配的手,急声说道:“审公,你千万要撑住,我现在就去请主公来。我一定会把他请来。”

    审配凄然一笑,嘴角动了动,带着泡沫的鲜血从口鼻里涌了出来,沿着胡须流下,染红了胸襟。沮授更急,转身要走,衣角却被审配拽住了。审配拽得很紧,沮授掰了两下都没拆掰开,急得泪水横流,连连央求审配放手,让他去找袁绍,去请医匠。审配却不松手,只是看着审英,眼中露出难得一见的慈祥。

    沮授明白了,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审配,连连作揖。审配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沮授。沮授无奈,只得说道:“审公放心,授……一定和伯杰兄弟共进退。”

    审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松开了手,眼中的神采迅速黯淡。

    审英抱着审配,失声痛哭。沮授脸色苍白,失魂落魄地跪坐在一旁,看着沾满鲜血的双手,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缩成一团。他原本以为审配只是以退为进,迫使袁绍不能剥夺他的兵权,没想到审配真会以死明志,而且就死在他的眼前。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是事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起身冲出大帐,跌跌撞撞的奔向袁绍的中军,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浑身都是泥。

    袁绍正和郭图商量撤军的事宜,突然看到沮授冲进来,双手和胸前沾满鲜血和泥土,吓了一跳。等他们听懂沮授说什么,不禁骇然变色,脸色比沮授还要白。

    袁绍转头看向郭图,眼神惶恐。

    郭图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嘴角抽动着,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会儿,他反应过来,连忙拉住沮授,大声说道:“公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主公不是说让他安心休养,将来还会重用吗,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

    沮授惊骇地看着郭图,勃然大怒,刚要反驳,却见郭图拼命给他使眼色。沮授回头一看,见帐门外站着几个大戟士,恍然大悟。别看张郃和审配的关系很一般,但他们毕竟都是冀州人,大戟士中也不乏仰慕审配的,如果让他们知道审配的死和袁绍、郭图有关,再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冀州军必生内乱,后果不堪设想。

    “是……是审正南不堪受辱,以死……明志。”

    郭图感激地看了沮授一眼,随即转身对袁绍说道:“主公,审正南虽然失利,不失志节,主公当亲临吊祭,抚慰其子,激励士气,杀孙氏父子,为审正南报仇。”

    郭图一边说一边给袁绍使眼色。袁绍也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答应,随即向沮授问计。沮授虽然满腔义愤,却也知道审配不能死而复生,趁着这个机会审英等人继续统兵,实现审配的遗愿才是正道,当下向袁绍进言,由审英等人领审配之兵,并为审配发丧。

    袁绍一一照办。

    孙策登上捕獐山,看了一眼远处的袁军大营,叹了一口气。

    “可惜了。”

    郭嘉摇着羽扇,忍着笑。“可惜什么,没达到将军希望的目标?”

    “是啊。”孙策咂咂嘴。“审英是个孝子,但他的威望可没法和审配相提并论。没有了审配,冀州系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你从叔现在开心了,白白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