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8章 焦灼的审配(1/2)
    双方骑士冲撞在一起,战马与战马相撞,骑士与骑士持矛互刺,没有任何花哨,就是最简单、最粗暴的刺杀,战马快速奔跑,生死只在一瞬之间,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在刺中对手的下一刻也许就会被另一个对手刺中。

    片刻之间,双方都有不少骑士落马,但冀州骑兵的损失更加惨重。除了王则被马超一箭射杀,王则身边的数名骑士也被庞德等人投掷出的短矛击中。这些短矛近距离投掷的杀伤力比弓弩更强,盾牌和札甲也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即使是体型庞大的战马也承受不住,纷纷悲嘶着倒地。掌旗兵是重点关注目标,即使身着精甲也未能幸免,当场毙命,手中的战旗哗啦啦倾倒。

    一击得手,马超如释重负,呼啸一声,骑士们拨转马头,与冀州骑士脱离接触。

    王则和他身边的骑士被击杀,冀州骑士不仅失去了指挥,冲锋阵型也被打断,出现了混乱,后面的骑士来不及反应,一匹接一区的战马摔倒。

    看到冀州骑士的冲锋被打断,马超等人又脱离了接触,跑出了弩车的覆盖范围,睁大了眼睛观察形势的强弩营军侯一声大喝,十辆弩车开始射击,两百枝羽箭呼啸而出,接着又是两百枝。

    冀州骑士再遭重击,百余骑中箭,数十人倒地,大部分人一时不能断气,在地上碾转哀嚎,其他骑士见状,大惊失色,纷纷避让,向西驰去,避开弩车的射击。如果王则没死,这时候肯定会利用弩车发射速度慢的缺点抢攻,但没有了将领指挥,骑士们各自为战,没有人愿意冒着被射杀的危险往上冲,本能的会选择保命。即使有人想上前冲杀,也被其他人干扰,无法及时加速。

    看似细微的差别却导致了天壤之别的结果。抓住这宝贵的时间,弩车重新上弦上箭,再次发射。连续三次射击,射出一千两百枝箭,两三百骑士中箭受伤,百余人倒地,惨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地上密密麻麻的箭矢彻底击垮了冀州骑士的战斗意志,再也没有人敢上前接战,纷纷作鸟兽散,策马远遁。

    马超圈马回来,追击溃兵。弩车停止射击,有步卒上前,将受伤的冀州骑士一一斩杀,又从尸体堆里找出王则的尸体和战旗,砍下王则的首级,插在旗矛上,送往中军。

    看到王则的首级和战旗,孙策松了一口气。小马哥果然不负重望,以一当十,临阵杀将。他派人将首级和战旗插在两阵之间,向审配示威。

    看到王则的战旗和首级,冀州军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看到对面有人举着王则的战旗走来,审配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得到胡潜的确认后,他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手指发麻。本以为骑兵优势明显,取胜不成问题,没想到刚刚出战便受重创,连王则都被阵斩了。

    马超这么善战?以一敌五居然还能临阵斩将?

    被孙策的大阵挡着,又隔得太远,审配看不到骑兵交战的经过。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在颍川,孙策曾两次击败匈奴骑兵,他回想着荀衍说过的战事经过,分析着孙策可能采用的战术,越想心里越没底。去卑两次被击败,一次是因为不熟悉地形,一次是被阎行奔袭。马超两次都有参战,审配自问对他有足够的认识,相信王则有取胜的把握,这才派王则上阵。

    可是结果证明他判断失误,王则不仅不是马超的对手,而且败得如此迅速。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紧张,审配的额头沁出了汗珠,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丝质的衣服粘在身上,非常难受。初战不利,审配看着对面的战阵,权衡着利弊,试图寻找一个可行的战术,想来想去,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必胜的战法,每一样都充满了风险。除了两倍有余的兵力优势之外,他处处受制于孙策。

    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