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5章 进退之间(1/2)
    第1415章进退之间(第1/1页)

    袁绍气得脸色通红,浑身颤抖,紧紧的咬着嘴唇,这才没让大戟士斩杀许攸的命令脱口而出。

    郭图及时转变话题。“主公,计算时日,孙策最多两三日内就能到达,在何地战,如何战,还是尽快做决策为好。若是在鸿沟以南,还要及时搭建浮桥,安排正南的大军渡水,耽搁不得。”

    袁绍心领神会。孙策主动迎了上来,胜负在此一战,不能有丝毫大意。荀衍虽然带着两万多颍川兵跟在后面,但他不是孙策对手,能否战胜孙策,最后还要取决于他,取决于冀州兵。

    虽说都是冀州兵,但他的部下和审配刚刚带到战场的三万冀州兵还是有一些区别的。甄俨为首的冀北人和审配为首的冀南人并不完全一致。审配入幕早,冀南人助他击败公孙瓒,立有大功,也占据了强势地位。甄俨等人入幕迟,还没立过大功,势力较弱。这次麹义战死,他所领的韩馥旧部损失惨重,冀南人的实力受损,正是他平衡冀南冀北的好机会。再加上荀衍所领的颍川兵,冀南人独大的局面就可以得到控制。

    这不仅是战胜孙策的好机会,也是解决内部隐患的好机会,当然不能疏忽大意。只可惜许攸性急狂悖,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不仅不知道配合他,反而处处生事。

    “正南,你意下如何?”

    审配抚着胡须,面色平静,不紧不慢地说道:“臣以为,梅山离长社、鄢陵太近,孙策补充兵员及粮食都非常方便。浚仪、鸿沟在后,我军有腹背受敌之危,不如退往鸿沟以北。臣观鸿沟以北,大河以南,虽有阴沟、济水横亘其间,但地势高敞,适合列阵,又利于骑兵奔驰,可为战地。”

    袁绍微微颌首,却不急着发表意见,转向郭图、沮授。“公则,公与,你们也说说。此战关系天下,非同小可,无须避讳,我当择善而从之。”

    郭图点头说道:“主公所言甚是。正南所言稳健,有大将之风,臣一时想不出有什么不妥。公与才思敏捷,见识过人,不如请公与先说,容臣再思量思量。”

    审配眼神微闪,瞥了沮授一眼。什么时候沮授和郭图这么亲近了?也对,沮鹄就在颍川,他大概已经和荀衍成了知己。沮授当初让沮鹄从军,没有安排到自己麾下,却将他安排到麹义身边,如今总算修成正果了。麹义虽然死了,沮鹄却和颍川人成了一体。

    沮授心知肚明,却无从反驳。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正南所言,的确是百战百胜之计。若是孙策肯战,我军必能大破之。但孙策为浚仪而来,若我军撤退鸿沟,浚仪无恙,孙策慑于主公威名,未必敢过鸿沟一战。盛夏将至,雨水增多,就算鸿沟北地势高敞,我们又能坚持多久呢?”

    审配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撤到鸿沟以北固然稳妥,却失去了逼孙策决战之意。天气一天比一天热,雨水一天比一天多,前几天那一场大雨只下了大半个时辰,地面就到处都是积水,比他在冀州看过的任何一场雨都大。听沮授说,虽然仅仅隔着鸿沟,相距不足百里,这里的雨下得比鸿沟北更大,而张郃也说,龙渊水附近的那场雨更是惊人,而且风大雨大,如同天河倒灌,据说就连孙策搭建的浮桥都被冲垮了。

    中原气候与冀州大不同,夏季不宜作战,特别是对他们这些冀州人来说。

    就眼前的形势而言,审配还有一个容易让人误会的地方。袁绍让他坐镇洛阳,他如果一味持重避战,难免会让人觉得他养寇自重。原因很简单,如果孙策被袁绍击败,洛阳就没那么重要了。只有孙策与袁绍隔河对峙,洛阳才会举足轻重。

    “黄忠占据鲁山,颍川、洛阳的通道已断,麹义阵亡,万众变色,荀衍独木难支。即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