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0章 天生有才(1/2)
    第1410章天生有才(第1/1页)

    “附逆?”郭嘉愣住了,盯着孙策,一动不动。

    “有问题?”

    “嗯……”郭嘉沉吟着,收回目光,慢慢放松身体,轻轻地摇了摇羽扇。“问题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附逆是要族诛的,恐怕不少人会受到牵连。”他苦笑了两声。“将军,我冒昧地问一句,将来我那从叔被俘,是不是也要按此论处?”

    孙策打量着郭嘉,笑而不语。

    郭嘉接着说道:“如果抓住了荀衍,是不是要也要按附逆论处?如果是这样的话,荀友若、荀公达都在牵连之列。且附逆是大罪,将军不能自决,自然要呈报朝廷,荀文若、钟元常会怎么想?”

    孙策也有点犹豫起来。他想杀人立威,但如果杀不成,最后被朝廷驳回来,这可就打脸了。正如郭嘉所说,附逆是大罪,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荀彧、钟繇在长安,肯定不会接受这个指控。郭异、贺纯到现在还没有定罪,涉及到颍川人,要想通过就更难了。

    但他又不想就此让步。不打击一下颍川世家,这口气咽不下去。

    诸葛亮忽然说道:“将军,祭洒,亮有一言,或许可作参考。”

    孙策点点头。“说说看。”

    郭嘉也示意诸葛亮快说。诸葛亮说道:“袁绍矫诏是事实,而且在承认天子是先帝血脉后仍不悔改,谋逆之心昭然,这一点想必朝廷也是知道的,只是袁绍势大,党人掌控朝廷,天子权柄旁落,这才迁延至今。如今袁绍攻浚仪不下,色厉内荏暴露无遗,长安形势或许有变。且袁绍攻浚仪,与将军父子为敌,他若不是逆臣,难道将军父子反倒错了不成?”

    孙策笑了。郭嘉说道:“孔明,我并不是为袁绍解脱,只是不想节外生枝而已。”

    “祭酒的忠诚有目共睹,但正因为如此,祭酒不宜参与此事,以免授人话柄,落下刻薄寡恩之名。祭酒磊落,不在乎愚俗之论,可祭酒是将军的心腹,难免会让人以为将军也是寡恩之主。”

    “嘿……”郭嘉站了起来,羽扇指指诸葛亮。“孔明,你这话说得,倒像是我连累将军似的。”

    诸葛亮笑着连连拱手。郭嘉想了想,摇摇羽扇。“行了,你说得也有理,这事我的确不宜参与,还是避嫌为好。将军,孔明有法度,你还是和他商量吧。”说着,不等孙策答应,弯腰出帐去了。

    孙策笑了起来。“孔明,你得罪祭酒了。”

    诸葛亮送郭嘉出帐,转身回来。“无妨,祭酒这是借机卸肩,谢我还来不及呢。将军,恩威赏罚乃君主之权柄,不可操于他人之手。将军父子虽有东南,爵不过县侯,位不过将军,不宜擅自赏罚,不如将这事推与朝廷,看朝廷如何处置。”

    “如果朝廷像对付郭异、贺纯一样,又待如何?”

    “不管朝廷最后如何处置,这些颍川世家支持袁绍总是有罪,区别只有于以什么罪名惩处而已。就算荀文若、钟元常从中解说,天子想必也不会既往不咎,否则既不成了纵容逆臣?”

    孙策觉得诸葛亮说得有理,朝廷虽然一直没有定郭异、贺纯的罪,却也没敢放了,说明朝廷也很难处理他们。放也不行,不放也不行。

    “既然有罪,那罚没家产、收押族人,总是应尽之义。就算将来朝廷从轻发落,最多也就是放人而已,难道朝廷还会让将军还他们的家产?没有了家产,他们就算对将军有不满,又能奈何?且人质在手,在幕府中的人也不肯轻举妄动。等上一段时间,若是有人勤于职守,或是立了功,将军再请诏赦免他们的家人,也是一种恩赐。”

    孙策盯着诸葛亮看了又看,心里暗自赞叹。怪不得他最后能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