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5章 轻重(1/2)
    第1405章轻重(第1/1页)

    去卑突然打了个寒颤,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而且不是一匹狼,是一群狼。

    他抬头一看,看到了庞德,看到了马超,看到了马超身边那些长矛上系着白毦的骑士,也看到了他们眼中不加掩饰的狂喜,知道了自己的感觉并非虚惊,而是切切实实的威胁。

    冲他杀来的是马超,是孙策麾下最精锐的义从骑白毦士。汾丘一战后,最让匈奴人心惊胆战的有两种人,一是孙策和他身边的侍从骑士,他们个个是百里挑一的勇士,武技出众,以一当十,当者披靡;一是马超和他的白毦士。他们对中原地形的熟悉,在田间、阡陌上奔驰时展现出来的骑术,让匈奴人大开眼界,也让他们意识到现在不是在他们熟悉的草原,而是在中原。

    去卑来不及多想,不顾可能干扰冲锋阵型,大声呼喝着,强行拨转马头,向马超的右前方逃窜。对于骑士来说,左前方是最容易攻击的位置,不论是射箭还是长矛都是最顺手的,也是最危险的。对去卑来说,他的大营就在北面,向东北方向逃窜也更容易逃脱。

    生死之际,去卑已经没有心思攻击马超,只想保住自己性命。

    这一点也是其他匈奴骑士的共同心理。仓促遇袭,对手又是上次曾经杀得他们落花流水的白毦士,没人愿意冲上去交战,本能反应就是逃,逃回大营才能保住小命。

    匈奴人的骑术优势发挥了作用,在刻不容缓之际,他们居然完成了转向的任务,避开了和马超正面冲击,虽然队伍尾部的不少骑士因来不及反应而被马超等人撞个正着,去卑和他的亲卫却成功的逃脱。看着去卑在离自己不足十余步的地方擦肩而过,马超气得破口大骂,挥舞长矛,接连挑杀数名匈奴骑士,犹自愤愤不平,连声唾骂。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些胡狗怎么这么怂?”

    庞德相对冷静得多,敏锐的目光扫过战场,很快发现了奔驰而来的郭武等人。“将军,是郭子威。”

    “啊?”马超吃了一惊。他心里有鬼,知道自己抢功这件事做得不地道,有可能被孙策责骂,一听说孙策身边的郭武来了,顿时不安起来,也顾不上去卑了。他盯着郭武看了看,见郭武舞动旗帜,示意他跟上去,也没敢多想,迅速下令转向,追上郭武。

    白毦士与匈奴骑兵擦肩而过,就像一把锋利的屠刀,狠狠地从匈奴人的阵型上割下了一大块。角度不利,匈奴人无法射击,短兵相接又不是白毦士的对手,近百骑士被刺死刺伤,落马后被战马踩死的也不在少数。但他们的厄运还没有结束,白毦士身后是呈翼状展开的亲卫营,近千骑士以白毦士为首,像大雁展开的双翼,无情的掠过匈奴人的阵地。

    更多的匈奴骑士落马,哀嚎声一片,阵地上一片狼藉。匈奴人刚刚逃过白毦士的冲击,原本就不算整齐的阵型已经散乱不堪,哪里是阎行等人的对手,被杀得鬼哭狼嚎,魂飞魄散,尤其是落马的骑士,此刻已经顾不上其他事,一心只想逃命,不少人拼了命的往大营旁,大营旁有壕沟,战马不敢去。还有人往龙渊水跑,只要跑到龙渊水岸边,就有可能逃过一劫。

    去卑趴在马前上,头都不敢抬。他知道这一次完了,损失会比汾丘之战还惨。匈奴骑兵还能剩下多少,他不敢想象,但他很清楚,这一次匈奴人为袁绍助阵损失惨重,元气大伤,亏了大本。

    去卑猛踢战马,埋头狂奔,直到冲进大营,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随即策马来到军营中间的望楼下,翻身下马,冲上望楼,惊魂未定地举目四眺。

    大营之南,龙渊水之北的狭窄战场上一片混乱。不仅匈奴人的阵地已经崩溃,只能看着马超、阎行等千余骑冲杀,西侧麹义的阵地上也一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