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棋逢对手(1/2)
    孙策站在山坡上,目送曹操走下山坡,翻身上马,在一群骑士的簇拥下飞驰而去,眉头轻轻蹙起。

    没杀曹操,自然不是因为曹操能言善辩虽然他的确挺能说而是利弊权衡的结果。到目前为止,他仍然相信袁绍必败,就算他得了天下,建立了袁家王朝,也不能长久。医不自医,世家出身的他解决不了世家带来的问题,刘秀不能,袁绍更不能。既然如此,那曹操和他的理念冲突迟早会爆发。

    袁术说,袁绍接纳曹操就是把他当刺客,利用他的宦者子弟的身份去刺杀张让等人,那不管曹操多么努力都很难撕掉身上的烙印,也很难真正被袁绍接纳,充其量就是一只鹰犬。史书上说他一直和袁绍分庭抗礼自然是对胜利者的美化就目前而言,他还没那样的实力但他一直没有将家属送到邺城却说明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依附袁绍。

    就像孙家现在不肯将家属送到宛城来一样。

    曹操如果真的安心做个富家翁,他又怎么可能以范蠡为榜样自勉。其实在他心目中,他更可能把自己比作勾践,袁绍自然是夫差。

    这样一个人,又何必急着除掉?同是边缘人,相煎何太急啊。

    看着曹操远处,孙策收回目光,眼光一闪,觉得曹操刚才站立之处的草丛有点异样,他走过来,用刀鞘拨了拨,一具三石弩从草丛中露出了来,弦已紧,箭在槽,锋利的三棱箭矢寒光闪闪。

    孙策提着弩,紧赶几步,看着远去的曹操,破口大骂。“操,你妈好吗!”

    “啊且!”曹操打了个喷嚏,险些从急驰的马背上摔下来。他揉了揉鼻子,嘟囔了两句。一旁的娄圭附身过来。“孟德,你说什么?”

    “子伯,孙策是不是还在看我?”

    娄圭回头看了看,眉头微皱。“府君,我们离山坡已经很远了。”

    曹操长出一口气,冷汗透体而出。他解开束甲腰带,掀起后腰扇了扇。娄圭瞅了一眼,见曹操额头冷汗涔涔,密密麻麻的汗珠浸湿了鬓角,连衣领的颜色都深了一重,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上那个隐约难辨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曹操没有转头,但眼角的余光却将娄圭的眼神看得清清楚楚。他不动声色,将和孙策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娄圭恍然,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曹纯抢先说道:“这孙策竟如此谨慎,的确不像他父亲孙坚。”

    娄圭眼神闪烁,有火焰隐然跳跃。

    曹纯打量了曹操片刻,又道:“府君,我认得孙策身边那个卫士。”

    “他是谁?”

    “陈留人,应该是赵宠麾下的掌旗手,叫典韦,是个游侠儿,力大无比,能单手掌旗,好使一对八十斤的铁戟,军中皆称之为壮士。”

    曹操愣了片刻,一声长叹。“这孙伯符,还真是让人看不懂啊。”

    孙策走进了袁术的中军大帐,将曹操赠的长刀和藏在草丛中的三石弩一起摆在袁术的面前。袁术一看那口刀就笑了,拿在手中把玩,却没看那弩一眼。

    “怎么样,那矮子愿降吗?这刀不会是他送给我的吧?伯符,我跟你说,这可是好东西,要说先帝啊,还真是个人才,这几口刀在洛阳可是很抢手的。”

    孙策愣住了。“将军,你是说……孝灵皇帝?”

    “那当然,弘农王还没死呢,我能称他为先帝?”袁术白了孙策一眼,站起身来,抽出长刀,双手握刀,虚劈了两下。还真别说,有模有样,一看就是练家子。袁术兴致勃勃的说道:“伯符,试试。”

    孙策没什么心思试刀,但又不好回袁术的面子,只好拿起袁术靠在一旁的长刀,摆了个架势。袁术一刀劈下,孙策手中的长刀应声而断。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