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女仆香芩
    “那种异常,使得你半个身体变得冰冷,半个身体变得火热,双方泾渭分明,而且在不断倾轧,而你的身体无疑在这种冰火碰撞下显得脆弱,当时你都在不停的咳血,吓得我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香芩俏脸微白,轻声道:“你咳的越来越厉害,连我都能看出你体内恐怕是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伤势,而若不及时着手救治,你很可能一命呜呼,而这种我闻所未闻的状况,要想救治,一纹丹药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但我手上也没有更珍贵的了。”

    “那个时候,我心急如焚,怎么看着你死呢?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察觉的,但即使是你面对欺骗了你的我,猜测我可能有危险就还是奋不顾身的来救我了,那我又怎么可能看着你死去呢?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活下来,为此不惜一切。”

    “而那个方法,我确实也找到了,祖母曾经告诉我过一种非常古老的契约,那种契约在黑暗鼎盛的远古时代被广泛应用,那是用灵魂发下,没有人可以违背的契约,当今已经很罕见了,就连签订契约的仪式都少有人知,万幸,我就是其中之一。”

    “而这种牵扯到灵魂,冥冥中所有黑暗灵气者都信仰的黑暗之神都会降下目光、作为见证的契约,其中最严厉的一种被称为…主从契约,而它的效力也最为让人闻之色变,一旦契约生效,从者的一部分灵魂将永归主位所有,从此生杀予夺,都在一念之间。”

    “这种极不平等的契约,几乎从属总是奉献的一方,而主位则一直享受献物,而契约成的一刻起,就是第一次奉献,从属的精血和灵魂凝成的血灵珠,会给主位带来莫大的好处,从属的天赋越好、力量越强,带来的好处就越大,我虽然实力弱,但血脉十分古老,因此给你带来的好处应该很大,所以我大胆的赌了一把,发下了这个唯一不需要昏迷中的你操控的契约,也是唯一奉献最大的契约,只有它的奉献,才是从灵魂到身体,能带来莫大好处,解决你那异变的途径。”

    “而我,也赌赢了…”香芩的脸颊上有泪水划过,她恭敬起身,向早已呆住的云轩行礼,温柔笑道:“如此,女仆香芩,拜见主人,请您不要嫌弃我哦。”

    云轩身体轻轻颤抖,目光失神,艰难道:“你的意思是当初为了救我,你对我发出了那个无法违背的契约?”

    香芩温柔道:“如果有别的办法,我一定不会,再喜欢一个人,我也不想做他的仆人啊,但是当时没有。”

    云轩呆了一下,没有注意到她俏脸绯红,急道:“嗯,那多谢你了,不过,既然现在没事了,我们赶紧把这个契约解除吧,要怎么做?”说着,他放下了刀叉,急急的站起来。

    香芩微怔,眼中忽然有大片水雾凝聚,“你想解除?”

    云轩道:“当然啊!你当时不只是为了救我吗?我们现在一命换一命,扯平了,你还帮我加固了一次封印,我还要感谢你呢,赶紧把它解除吧,这样我才放心点,不然你这个样子我害怕。”

    香芩呆呆的和他对视,寂静许久,眼中仿佛多了什么,轻轻摇摇头,柔声道:“不用了,主从契约是无法解除的,至少在主位灵王以下是这样,别乱想了,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灵王?”云轩吃惊的合不拢嘴,不死心的追问道:“灵者五境的第四境,大灵突破后,封灵成王的灵王境?怎么可能啊,你再想想吧。”

    香芩温柔的摇摇头,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了下来,给他端了一支青碧色的饮品,低声道:“不然怎么叫最严厉的契约呢?即使在远古,强者遍地都是时,黑暗中心甘情愿发下这个契约的人也很少,就是因为约束太大,但我不一样,我自愿,而且,现在更心甘情愿了。”她目光微有奇异的看了云轩一眼。

    “怎么能这样。”云轩的脸色严肃起来,他才知道麻烦大了,香芩不会骗他,他刚才内视了一下身体,除却破碎的封印大网外又出现了一网血色封印外,他隐隐能感觉到,灵魂深处仿佛多了什么,像是一颗珠子,他细心感受去的话,仿佛对身旁的香芩有一种生杀予夺的感觉,犹如随时能捏碎这颗珠子,让香芩的灵魂毁灭而去。

    只是轻轻波动了一下血珠,坐在旁边的香芩就俏脸一白,一声闷哼忍在了嗓子里,巧笑嫣然的娇颜微微一变。

    云轩发现后大惊,赶忙心神离开血珠,严肃道:“抱歉。”

    香芩轻摇螓首,看他的目光更温柔了,“没事啊。”

    云轩咬了咬牙,触碰血珠后,他对香芩的感知强了很多,包括她的情绪和一些想法都能察觉到,就像是一眼之下,将她从内到外看的通通透透般,就像是完全的掌握了一个仆人。

    这种感觉,让云轩非常…不喜欢。

    因此,他牢牢的用精神力将血珠所在的区域封锁了起来,使得那种仿佛掌握了香芩心神的感觉消失,重新变成了让云轩较为陌生的她,只是对她的情绪感觉更加敏感一些,却没有了之前犹如洞穿一切秘密的可怕感觉。

    做完这一切后,云轩松了口气,香芩的眼神微微一变,有些复杂,抬眸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低语。

    (笨蛋。)

    云轩现在可不知道她在心里诋毁主人,认真道:“香芩,这件事其实是我身体的问题,迟早要爆发出来,你帮我度过了一个大劫,所以我不会把你当什么女仆,我们像之前一样相处就好了,而且我会向灵王努力,到了那一天,我一定会帮你把契约解除的,相信我。”

    香芩看着他真诚的目光,感觉心里从未有过的温暖,什么都没说,点点头。

    云轩顿时放松了下来,随后有点惭愧,这大话说的他自己都脸红,还灵王,大灵他都距离十万八千里,牛皮快吹到天上了。

    还好香芩性情温柔,没有嘲笑他,否则云轩要无地自容了,端起那支碧蓝的饮料,喝了一口,突然微急道:“对了,都三天了?”

    “嗯。”香芩稍有惊讶,不太明白。

    云轩惨叫一声,他的学院课程,他的炼丹师考核,还有最重要的那位超级无敌难对付的深蓝大小姐,他晾了她三天,回去不会被关到柜子里饿肚子连睡一个月吧?

    那个恶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