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0章 临阵而惧(1/2)
    第1400章临阵而惧(第1/1页)

    看到带着绳索的巨箭射过龙渊水,麹义就知道不妙。孙策这是打算用辘轳的办法牵引大车过河,搭建浮桥。他立刻命人上前砍断绳索,阻止孙策的行动,但他还是低估了孙策的速度,手持刀斧的士卒冒着箭雨,刚刚奔到岸边,浮桥已经成型,一队身披重甲的士卒手持长刀,踩着浮桥飞奔而至。

    当头一人身高八尺,腰阔十围,头顶被阳光照得发亮的钢盔,身披重甲,步伐却又快又稳,即使是在还没有固定的浮桥上依然健步如飞,他越过龙渊水,冲上岸,手中长刀划出一道弧光,手持大斧的士卒和掩护他的两名刀盾手同时砍倒,轻松得像割草一般,连厚实的盾牌都被像切豆腐一样切开。

    “武猛营典韦在此,不想死的退后。”典韦手臂一振,千军破嗡嗡作响,刀刃上的血珠滑落。

    麹义的部下被典韦吓得两腿发软,没人敢上前与他接战,顾不得去砍绳索,转身就跑。典韦也不急,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谁跑得慢,或是有意转身迎战,他就上前一刀,干净利落,绝不出第二招。中刀者不是身首异处,就是直接被砍成两截,血溅肠流,惨不忍睹。麹义的部下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没命的狂奔,有的为了跑得快一点,连手里的武器都扔了。

    典韦大步走上河岸,持刀而立,武猛营的将士在他两侧成弧形散开,像新月之缘。在他们的身后,辎重营的工匠赶到龙渊水北岸,加固浮桥,铺设木板,将浮桥加宽。

    麹义站在坡上,看到自己的部下像看见鬼似的没命奔逃,看到孙策的部下迅速渡过龙渊水,在岸边立阵,头皮一阵阵发麻。

    孙策架设浮桥的速度匪夷所思,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隔水而阵,进攻方最大的困难就是架设浮桥,在对方的阻击下要付出不小的伤亡才有可能成功。他知道孙策部下的工匠技术超凡汝水上那几座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预计到浮桥架设的进度很很快,却没想到这么快,快得他几乎来不及反应。

    难道孙策的辎重营是由鲁班做校尉吗?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重甲步卒在河边立阵,锃亮的甲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人不敢直视,麹义不敢怠慢。孙策每一步都超出他的预期,如果不及时予以阻击,让孙策的主力顺利渡河,他再想拦住孙策就难了。

    麹义不假思索,立刻命令击鼓,让去卑出击,冲击正在列阵的武猛营。

    战鼓声响起,左侧的匈奴骑兵却迟迟没有动静。眼看着河岸的武猛营阵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厚实,很快就要列阵完毕,麹义焦急万分,举头东望,见去卑还在原地,根本没有出击的意思,顿时勃然大怒,叫过一个亲卫,让他赶到去卑阵前传令。如果再不出击,定斩不饶。

    传令兵下了山坡,飞奔上马,冲出战阵,来到骑兵阵地的面前。

    去卑坐在马背上,脸色苍白,眼神游移不定。传令兵刚到跟前,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先大声问道:“孙策是不是已经过了河?”

    “正是,将军命你立刻出击,若是误了军令,定斩不饶。”

    “唉呀,我就知道形势不妙。”去卑大声咒骂着。昨天有两个匈奴骑士被来送战书的郭武虐得鼻青眼肿,麹义把他叫过去大骂了一通,他越想越生气,回营又把两个骑士抽了一顿。不过这两个骑士也提供了一个信息,说孙策的部下用大车当船,渡人渡马,龙渊水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他当时也没太在意,现在看到孙策的部下迅速渡河,他才意识到这个消息背后的价值,后悔昨天没能提前警告麹义。

    情急之下,去卑说的都是匈奴话,传令兵也听不明白。他也没太当回事,从麹义开始,他们都不怎么看得起这些匈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