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5章 嘴炮(1/2)
    第1395章嘴炮(第1/1页)

    麹义看着两个灰头土脸的匈奴骑士,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不想当着郭武的面失态,他恨不得直接下令将这两个蠢物推出去砍了。两个打不过一个也就罢了,遇到高手是运气不好,输一次还不够,非要输得鼻青眼肿,这没法忍。

    你们的脑子被马踢了,看不出这是人家在耍你们?麹义越想越生气,命人将两个匈奴骑士轰了出去。

    “壮士好武技。”麹义脸色铁青,眼神冰冷。“只可惜你虽然骁勇,终究只是匹夫之勇,当不得大用。孙策应该不会希望你一个人击破我的大营吧。”

    郭武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战书递了过去。“将军说得对,我虽然小有武艺,终究不是万人敌。你们如果一个个的上,我倒不怕,你们要是一起上,我也没什么胜算。这不,我家将军想和你比较一下战阵之法,不知道将军有没有胆量迎战。”

    麹义眉心紧蹙,冷冷地瞅了郭武一眼。郭武看似谦虚,实质狂傲之极。听他这个意思,如果一对一,他能横扫整个大军。这句话太气人了,要不要找个高手把他干掉?匈奴人不行,汉军骑士有啊,张郃就是真正的高手,和关羽、赵云都交过手,击败孙策麾下一个侍从骑士应该不成问题吧。真有这样的武技,谁会甘心做一个侍从?

    但麹义还是忍住了。两军交战之际,都会想办法打击对方的士气,万一这人名为侍从骑士,实质是一个罕逢敌手的骁将,孙策派他来就是想击杀张郃这样的将领,那他就亏了。将领真正的作用是指挥战斗,即使张郃是骑将,那也应该在战场上发挥自己的强大武力,不是和人一对一的决斗。

    麹义佯作未闻,打开战书,只看了两行字,血就一下子涌上了头。这是什么人写的,文字也太刻薄了。把涿县的主动撤退说成大败也就罢了,怎么界桥之战也成了假的?哦,不用说,肯定是公孙续那竖子,他怕丢脸,在孙策面前颠倒黑白。

    麹义勉强看完,将战书丢在案上,两道凌厉的目光扫过郭武的脸。“孙将军打算怎么战?”

    郭武耸耸肩。“将军想怎么战就怎么战。一对一也可以,我就站在这里。听说将军麾下有八百西凉劲卒,善战无前,正好孙将军麾下也有两个义从营,人数也是八百,以中原游侠儿为主,孙将军愿与将军一较高下,看看是中原游侠儿更胜一筹,还是西凉人更强。如果将军还是没把握,那就全部押上。你们两万多人,我们略少一些,将近两万人,大家战一场,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活。”

    麹义沉吟着,仔细观察着郭武的神情,猜测着孙策的真实用意。个人决斗,亲卫营对战,全军混战,孙策给出了所有可能的选择,咄咄逼人,一副怎么打都赢的气势,是真的自信还是虚张声势?

    “你别忘了,这儿除了我,还有荀休若率领的三万大军。”

    郭武笑了。“荀休若有三万大军又如何,与孙将军交战时,你看他会不会出营一步。将军如果败了,他能替你收尸就算不错了。”

    麹义一时沉默。他也搞不清荀衍究竟在想什么,是真的因为屯田兵不堪大用,还是想看着他和孙策硬拼,他无从判断。他重新拿起战书看了看,做出决定。

    “久闻孙将军擅长练兵,麾下皆是精锐,连刘备都曾向他学过练兵之法。我曾与刘备一战,未能尽兴,今天得遇孙将军,不能再错过良机。既然孙将军不在乎我兵力略多,盛情难却,我就与孙将军一战,领教一下孙将军练兵的精妙之处。”他坐了下来,拿起笔,在战书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明日决战。”

    郭武接过战书。“将军是攻还是守?”

    “自然是守。”麹义一本正经,面无愧色。“界桥之战时,我曾与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