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同病相怜(1/2)
    孙策不屑地哼了一声,冷笑不语。这一点,他不用曹操提醒。

    “你见我,就是想说这些?”孙策低头,摩挲着刀柄,作欣赏状。

    “本来不是。只是见你虽有杀心,却迟迟没有动手,不禁想提醒你一句。”曹操叹了一口气。“既然决心杀蒯家,又何必手下留情?你以为你放过那些妇孺老弱,他们就感激你?不会的,他们有生之年都不会忘记仇恨,他们会藏在暗中,一直盯着你,一有机会就跳出来咬你一口。许子远能够说服南阳豪强,你可是帮了忙的。”

    “我?”孙策装傻。

    “嘿嘿,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懂。”曹操哈哈大笑。“襄阳、宛城相隔不远,有姻亲的比比皆是,你夺蔡家产业,已经让人不安,又接连杀了蒯家、习家几十口人,虽说你只杀成年男子,不及妇孺老弱,可是在他们看来,你已然和禽兽无异。他们不想与你为伍,这才群起而叛,拒袁术于城外。袁术若想重夺宛城,只有一条路:杀了你。”

    孙策心中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你当后将军傻?杀了我,他还想夺宛城?”

    “你如果有这想法,就更危险了。”

    孙策语塞,他忽然眼珠一转,拔出长刀虚劈了两下。“我如果杀了你,还用攻宛城吗?”

    曹操一动不动。“你觉得宛城的兵权在我手里?”

    “呃……”孙策真的有点懵了,盯着曹操左看右看,忽然明白了。他不禁哈哈大笑,将长刀架在了曹操的脖子上。“曹公,我知道你心里苦,这样吧,我接受你的请求,现在就帮你解脱,怎么样?”

    曹操垂着眼皮,打量了一下寒光闪闪的刀锋。“那你还等着什么?”

    “等你说遗言啊。”

    曹操转头,看向东侧的范蠡祠。“本来我想说的都已经说了,既然你还想听,我就多说几句。知道范蠡祠东的那片庄园是谁家的吗?”

    孙策微微一笑。“你就别拐弯抹角了,直说吧。我读书少,不懂那些故事。”

    “何大将军故宅。”

    “谁?”

    “何进何遂高,何大将军。”

    孙策很是意外。他知道何进是南阳人,但他不知道何进家就在附近。看来曹操选这个地方见面不是随便决定的,早有准备啊。

    “那又如何?”

    “知道何大将军为什么会死吗?”

    孙策盯着曹操,一声不吭。他原本觉得自己知道得很多,但是听周瑜说过袁家内部分裂的事,他不那么有把握了。曹操曾经是何进大将军府的幕僚,后来又跟着袁绍出逃,这时候提起何进的死肯定不是历史书上记载的那么简单。

    “因为他是外戚,而且出身寒门。”曹操抬起手,轻轻推开长刀。“在那些世家的眼里,只有他们才配执掌天下,其他人都不配。宦者不配,外戚也不配,由寒门而外戚,一步登天,简直就是该死。窦武做了大将军都该死,更何况何进。”

    “窦武?他不是死在宦官手里吗,陈蕃……”

    “陈蕃算什么,一个寒门出身的党人而已。”

    孙策忽然笑了,笑得很大声。他用刀指着曹操。“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绕了半天圈子,你不就是想说我是寒门子弟,注定难成大事嘛。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我们应该携起手来,一起和世家战斗?”

    曹操整整衣袖。“我不敢有此奢望。宛城于我而言就像一杯鸩酒,不饮则渴,饮了又必死无疑。我是真的希望你能一刀杀了我,让我和妙才一起上路。还没到七天,我应该赶得上他。”

    “你也不必这么悲观。后将军想和你谈一谈,丁斐没跟你说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