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4章 挑战(1/2)
    朝阳初升,万道霞光洒在龙渊的水面上,金灿灿,红艳艳,暖洋洋。 小 说    .

    孙策站在中军大帐前的望楼上,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龙渊,看着龙渊水北的义大营,心情格外的平静。晨风轻拂,带来丝丝凉气,却又蕴藏着说不出的闷燥。即使不用视日者,孙策也知道今天会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晴天。这样的天气,他本该坐在葛陂中央的水榭里,喝着清凉的果浆,陪着夫人,看着孩子。

    两个儿子应该会走路了。孙策仔细想着,他没什么带孩子的经验,不知道一周半的孩子是什么模样。

    “将军,战书写好了,请过目。”顾徽走了过来,将刚刚写好的挑战书递给孙策。孙策接过来看了一遍。顾徽在军中时间不短了,写这种刺激对方将领情绪的战书非常熟练,不仅用在涿县被刘备击败的事质疑义河北第一名将的威名,还指责义和袁绍一样虚伪,满口道德仁义,实际上与羌胡同流合污,骚扰豫州,将来必然被豫州百姓唾骂,又指出义的愚蠢,被荀衍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建议他出营一战,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要躲在大营里自欺欺人,沉醉于什么河北第一名将的虚名。

    孙策没什么意见,叫来郭武,让他把战书送到义的大营去。

    郭武领命,将战书掖在怀中,翻身上马,戴上头盔,提起长矛,踢马出营。他穿过几个营地,来到龙渊水侧。对面有义部下的匈奴游骑在监视,见郭武单马而来,两名匈奴骑士踢马前来,警惕地打量着郭武。郭武从怀里掏出战书摇了摇,大声喝道:“镇北将军向义挑战,是你们过来取,还是我送过去?”

    听说是战书,两个匈奴骑士倒也没太在意。中原人好古,战前互相挑战是很正常的事,写一封文绉绉的挑战书也没什么好奇怪。他们当然不会主动接过战书。“即使是你家将军挑战,自然是你送来。”

    “那好,你们等着。”郭武招了招手,早已准备妥当的一队士卒推着辎重大车赶了过来,几人合力,将空车径直推进水中,有强弩手射出系有绳索的弩箭,直达北岸,郭武下了马,站在大车里,招呼对岸的骑士拉一下绳子。

    两个骑士看得目瞪口呆。大车还能当船用,不怕漏水吗?他们也没多想,下了马,拽着绳子,将郭武拉了过来。郭武上岸,对岸又将大车拉了回去,将郭武的坐骑牵到车上,运到河对岸。

    两个骑士的眼睛瞪得溜圆,险些从眼眶里掉下来。大车能当船用已经够令人惊奇了,还能运马?一匹战马至少相当于四五个人的重量。如果一辆大车就能运一匹战马过河,那几辆大车连在一起架浮桥是轻而易举的事。

    换句话说,孙策如果要渡过龙渊水发起进攻,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他们这些游骑只是监视,没有阻击的能力。如果对方架桥的速度非常快,义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

    郭武翻身上马,将两个骑士的紧张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挑战只是过场,真正的目的就是打击对方士气,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双方隔水而营,水既是一种地理障碍,也是一种心理防线,辎重大车能将船用,地理障碍被打破,心理防线自然也会动摇,恐惧会在他们心里慢慢发酵。

    “走吧,带我去见你们的将军。”

    两个骑士唯唯喏喏,请示了百夫长之后,带着郭武去义的大营。义的大营离龙渊水五里,要走上一会,郭武也没闲着,和两个匈奴骑士信口闲聊。这两个匈奴骑士略懂一些汉话。得知他们是去卑的部下,郭武问道:“上次汾丘之战,你们有份吗?”

    “当然。”一个年长些的匈奴骑士说道。

    “那你们认得我吗?”

    两个匈奴骑士盯着郭武仔细看了看,年轻的那个眨眨眼睛。“不认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