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0章 以我为主(1/2)
    孙策和郭嘉相对而坐,姿势基本相同,就像照镜子。 小 说    . 只不过孙策穿着甲胄,身材壮实威猛,郭嘉虽然年长,最近锻炼得也不少,面色红润,但比起孙策来,他还是显得很文弱。

    “义、荀衍逼上来寻求决战,却围而不攻,有两种可能:一是信心不足,准备不够充分;一是有其他因素出现,计划有变。”郭嘉摇着羽扇,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些骑士是关键。如果我猜想属实,那颍川战场就不是孤立的,而是受三百里之外的袁绍控制。对我来说,有利有弊。有利的是袁绍多谋寡断,又远在浚仪,反应迟缓。弊端也很明显,我们不仅要考虑颍川战场,还要考虑浚仪战场。”

    孙策没说话。他和郭嘉有一样的担心。孙坚守浚仪城绰绰有余,但出了城就没什么胜算了。如果袁绍将两个战场整合在一起,通盘考虑,双方总兵力的差距更加明显,尤其是骑兵。袁绍有近万精骑,可以长途奔袭,他却以步卒为主,即使像夏侯渊一样急行军,三日五百,六日一千,他也需要至少两天时间。

    何况喜欢急行军的夏侯渊已经提前领了盒饭。他当初伏击夏侯渊就是因为他知道急行军的弊端。现在让他们父子学夏侯渊,这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他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但他更清楚,这样的事出现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他只是还不知道袁绍的具体计划而已。

    怎么办?孙策抬起眼皮,看着郭嘉。

    郭嘉抬起手,捏着眉心。“不急,等我再想想。这些骑兵可能是大戟士,也可能是荀衍故弄玄虚,逼我们主动进攻,他好以逸待劳。”

    孙策点点头。这个可能也是存在的,荀衍统兵经验也许不多,但他绝非普通将领,这些虚虚实实的手法玩起来也很溜。即使是在同一个地点,同样的对手,攻和守都截然不同。进攻的一方掌握主动权,却也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和伤亡。防守的一方固然有些被动,但以逸待劳,节省体力,阵势维持也更容易,伤亡会小得多。如果能引诱对方攻击自己的坚阵,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尤其是荀衍所领以黄琬旧部屯田兵和颍川世家部曲为主,以守代攻对他有利。

    孙策看得出来,信息不足,聪明如郭嘉一时也难以决断。他想了想,做了一个决定。“奉孝,与其绞尽脑汁,猜测袁绍、荀衍会怎么布局,不如想想如果我们主动进攻,他们会如何应付。任他千招来,我只一招去,以快打慢,以拙破巧。”

    郭嘉表示赞同。“将军说得有理,袁绍兵虽多,但称得上精锐的却有限。我们兵虽少,却皆是精锐,与其猜来猜去,不如集中兵力,攻其必救,逼他跟着我们的节奏走。不管荀衍在打什么主意,他所领屯田兵和世家部曲战斗不强却是事实,我们先拿他开刀。”

    孙策站了起来,摇摇头。“不,先攻义。”

    “先攻义?”郭嘉有些迟疑,神色间不太赞同。

    孙策明白他的担心。先弱后强是兵法常识。荀衍部战力不强,斗志不坚,一旦遭受猛攻,崩溃的可能性很大。荀衍部崩溃,义士气受挫,孤立无援,战力也会大打折扣。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有义在侧,荀衍就有希望,说不定能坚持更长时间。双方兵力差距明显,一旦让荀衍熬过这段时间,击溃战打成了缠斗僵持,反可能会给义趁火打劫的机会。

    既然要强攻,不如找最强的对手号称河北第一名将的义,打击对方的士气。就算损失比较大,就算退往许县、长社一带,调屯田兵助阵也能支撑一阵。义受创后,剩下的荀衍部战斗有限,危险系数小得多。

    战术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区别只在合不合适。义的部下号称精锐,但孙策相信自己的部下更胜一筹。如果一开战就先击破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