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89章 见微知著(求推荐票)(1/2)
    孙策弯着腰,借着营栅的掩护,来到阵前的哨楼。 小 说    . 两个射手正蹲在哨位上,一动不动。阵前狙击手两人一组,轮流做射手和观察手,射手负责远处,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观察手负责近处,要耳听八方。

    孙翊伸手拍拍观察手的肩膀。“唉,挪挪。”

    “嘿,二将军,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吗,我们这儿危险,你不能来。回去吧,回去吧,多吃点肉,等你毛长齐了再来。”观察手一边说着一边划拉手,示意孙翊赶紧走。孙翊一脚踢在他屁股上,笑骂了一句:“你竖子比我大几岁,敢在我面前充汉子,不信脱了裤子看,你那小虫上有几根毛。滚一边去,我大兄来了。”

    观察手压低声音,嘎嘎笑道:“别说你大兄,就是令尊车骑将军来了,我也不能让啊。你……你大兄?”那射手一愣,突然反应过来,转身一看,见孙策蹲在一旁,吓得一咆哮,脚一软,也不管旁边就是水塘,直接跪在里面,伸手就抽自己的嘴。“将军,我……”

    孙策摆摆手。“行了,有什么情况?”

    “没有。”观察手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一个空间。射手顶着草编的伪装,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看到孙策挤到身边,他转头打了个招呼,随即又回过头,继续看着远处。

    孙策看了一会儿,远处义的大营很安静。孙策的耳力很好,目力却不算突出,尤其是和这些射手不能比。看了半天,他只能看到义的大纛,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问了几句,观察手也觉得奇怪,义在对面立营四五天了,一直没有进攻的迹象。孙策心里有些犯嘀咕,按捺不住,这才亲自赶到阵前来查看。

    “这西凉羌狗,又憋什么宝呢?”孙翊看着远处,嘀咕了一句。“我说,你们这几天就一点儿情况都没看着?”

    “真没有,别说看着,听都没听过。”观察手一边说一边比划,即使是孙策在前,他也不怎么紧张。他原本是孙翊的近卫,曾随孙翊一起向陈王宠学射,对孙氏兄弟很熟悉,不像其他人一样紧张。他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咦,对了,前天还是大前天,我好像听到人说过,他们看到一队骑士进了大营。”

    “骑士进大营不是很正常吗,一天得有好几回呢。”

    “是啊,骑士进大营很正常,可是那些骑士每个人的兵器都用黑袋子包着。唉,二将军,别动手,你等我说完。那些黑袋子和匈奴骑兵常用的袋子不太一样,更大,那里面的兵器看起来不像普通的矛,也不像普通的戟,唉,究竟是什么,我们也说不下来,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孙翊抬手要打,孙策伸手拦住。“别急,你再仔细想想,是听谁说的?”

    那观察手转着眼珠,半天没想起来,一直没吭声的射手突然插了一句。“李广曲的丁大目。”

    一听丁大目这个名字,孙策也想起来了。他不仅知道这个右眼特别大,目力一流的射手,还记得李广曲的阵地不是固定阵地,他们是在外游弋,专门负责捕杀对方斥候的。他不敢怠慢,立刻起身,径直来到射手营。强弩校尉谢宽正在营里安排任务,见孙策来了,连忙起身相迎。

    孙策也没多说,让谢宽把丁大目最近几天的阵地指给他看。谢宽找出记录,在地图上标注出来了。孙策一看,丁大目大前天的阵地在龙渊北,前天的阵前地在西不羹城,都在义大营的北侧。

    “丁大目人呢?”

    “出任务了,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准。将军,有什么事?”

    “他前两天的报告里有没有提到一队骑士,武器用黑袋子包着,与常见的黑袋子不太一样。”

    “说了,不过只是感觉,没有任何证据。本来嘛,黑灯瞎火的,只有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