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人不可貌相(1/2)
    袁术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他挑起眼皮,盯着丁斐看了片刻,又转了两下,突然笑了一声。

    “许攸在哪儿?”

    刹那间,丁斐的眼神有些躲闪,脸上的得意也不自然起来。他顾左右而言他。“将军,我远来辛苦,口干舌燥,可否赐酒一杯酒解解渴?”

    “坐!”袁术示意人添了一张案几,让丁斐入座。他很从容,从容得孙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是袁术嘛?他正出神,袁术又招呼道:“公瑾,伯符,你们也坐,别客气。公瑾,你看,还真被你说中了。哈哈,哈哈。”

    周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丁斐看在眼里,越发不安。他一边喝酒,一边偷眼看袁术、孙策三人。袁术毫不在意,连饮数杯,将酒杯重重地顿在案上。

    “曹孟德想见孙郎,他敢见我吗?”

    丁斐迟疑了片刻。“如果将军想见曹府君,我可以代将军传话。至于见与不见,还要曹府君决定。”

    “是吗?那你就帮我带个话吧。”袁术摆摆手,又道:“如果他不敢来,我谅他也不敢来,你帮我告诉他,他虽然进了宛城,但别高兴太早。那些豪强看中的可不是他这个阉竖遗丑,而是我袁家的那个庶子。他就算占了南阳也不过是由东郡太守改成南阳太守。可要是占不住,他就成弃子了。”

    他靠在案几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丁斐,神情玩味。“许攸是不是去颍川了?他是南阳人,不能做南阳太守,却可以做颍川太守。颍川太守好啊,逢纪、郭图他们都看不上他,他却成了他们的郡将,以后这几家要倒霉了。你说,我攻宛城的时候,许攸会来救他曹孟德吗?”

    丁斐的眉头颤了颤,一丝不安从眼中闪过,随即哈哈大笑,挑起大拇指。“将军好气魄,都这时候了,还不忘挑拨离间,不愧是洛阳城赫赫有名的袁长水。”

    袁术歪了歪嘴,当仁不让的点点头。“那是,论抢劫,谁能比我这个路中悍鬼强。我知道孟德最近运气不太好,接连吃了几个败仗,想立个功让那庶子看看。不过我想提醒他一句,他就是再能干,那庶子也不会把他当回事的。东郡也好,陈留也罢,都不是他的。他要是真想建一番功业,不如跟着我。我正准备取长安,他如果有兴趣,可以来做个征西将军。”

    袁术双手扶着案边,身体后仰。“当初诸侯讨董,那庶子不顾家仇国恨,一心兼并同僚,只有曹孟德挥师西进。就冲这一点,他虽然败了,我袁术还是佩服他。如果他肯弃暗投明,我可以将这南阳太守让给他。”他撩起腰间的绶带,冲着丁斐亮了亮。“我已经是荆州牧了,不可能再兼任南阳太守。”

    丁斐沉默不语,眼珠却在滴溜溜的乱转。袁术也没理他,转身和孙策、周瑜说笑起来。这一转脸,他立刻变了一个人,一点也没有刚才的气势,反而像一个为老不尊的坏叔叔,一个劲的向孙策、周瑜两个少年郎推销身边的姬妾。孙策、周瑜越尴尬,他越得意,开心得哈哈大笑。丁斐在一旁看着,眼神越来越不安,坐了片刻,起身告辞。

    “去吧,问问曹孟德还有没有好马,有的话,送我一匹。”

    丁斐应了一声,起身离去。袁术没有起身,就当没看见,继续和孙策、周瑜胡扯。孙策看了一会儿,忽然有些明白了。袁术刚才不是装的,他是真的看不起曹操,不觉得曹操占领了宛城是什么威胁,说不定还真想说降曹操。

    这货够膨胀的。

    “伯符,你真要去见曹孟德吗?”袁术忽然问道。

    “全凭明将军吩咐。”

    “要我说,去见见也好。这曹孟德虽然没什么大用,又矮又丑,却不愧为大丈夫。他想见你,除了挑拨离间之外,大概还有惺惺相惜的意思。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