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0章 自作聪明(1/2)
    看着一枝枝火把在台下聚焦,将禹登台四面围住,黄琬出奇的平静。他推开了何逵,抖抖衣衫,回到大帐。何逵不放心,跟了进来,亦步亦趋。

    “子高,取些水来,我要洗漱。”黄琬停住脚步,转身对何逵说道。

    “喏。”何逵招手叫过一个掾吏,让他去取水,自己却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挪开片刻。一夜未睡,他的眼睛熬得通红,看得黄琬心里一阵酸楚。何逵是他辟除的太尉掾,有君臣之谊。以他对何逵的了解,如果他遭遇不测,何逵很可能会陪他一起死。

    “子高,不必担心。”黄琬一声叹息。“当年党锢那么严酷,我都没有寻短见,今天也不会。说实话,如果有可能,我还想见孙策一面,看看他究竟是何等人物,是救世的明主还是乱世的奸雄,为何何伯求、张孟卓那样的人都会与他化敌为友。”

    何逵想了想,欲言又止,低声应诺,站在一旁。“那我去准备一点早餐。”

    “一起准备吧,让将士们饱餐一顿,好有力气突围。”

    何逵应了,转身出去安排。有掾吏取来水,黄琬洗了脸,对着水盆整理了一下衣冠,对着自己苍白憔悴的脸看了半晌,一声轻叹。他在案前坐了下来,打开砚盒,注入几滴清水,放入两粒墨,捏着研子,慢慢磨起墨来。等何逵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研好了一池墨,提起笔,在准备好的纸上写下一行字。

    “四月十一日,琬白:谋划三十载,一朝覆败,书生不足成事,琬之谓也……”

    黄琬神情专注,身体端正如松,落笔稳健有力,一笔一画,不疾不徐,一行行字在他笔端流淌而出,行云流水。何逵在一旁看着,在心中默念,越看越伤心。这是一封绝命书,写给袁绍,黄琬回顾了党人与外戚、阉竖抗争的历史,检讨党人诸项大事的成败得失,一直到此战的仓促,字字血泪。何逵与黄琬相识多年,第一次看到黄琬如此不留余地的剖析自己,若非死志已定,但凡有一丝荣辱之心,他都不会说得这么坦然。

    黄公死矣。何逵在心中哀叹。

    黄琬洋洋洒洒,不知不觉的写满十余枚纸,至少有三四千字。他放下笔,揉着手腕,看着案上密密麻麻的字迹,突然笑了一声:“居然写了这么多,终究是个书生啊。子高,你记住了吗?如果我战死在这里,这封信送不出去,你一定要想办法面见袁本初,将这些话告诉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希望他能戒骄戒躁,多一些耐心,也许事尚可为。”

    何逵含泪应道:“请黄公放心,逵一定竭死力,护送黄公突围。放眼天下,还能让袁盟主信服的非黄公而何人?黄公心得,当面陈盟主,方有奇效。”

    黄琬叹了一口气,心中哀叹。是啊,现在袁绍还能听得进谁的话呢?他不愿在何逵面前说袁绍的不是,侧耳听了听,发现外面一片安静,连战鼓声都没有,不禁奇道:“黄忠没有进攻吗?”

    何逵惊醒过来,拭去眼泪,摇摇头。“可能是等朝食之后吧。他们战了半夜,应该也很累。”

    “不对,身处险地,应该速战速决,否则援兵来了,他未必能胜。”黄琬起身出了帐,来到台边,举目四眺。天色已经渐亮,旭日初升,照在台上,山林间却还昏暗,能看到不少旗帜和火把,却听不到叙声音。黄琬不禁赞道:“数千人列阵,不闻一丝杂音,黄忠治兵果然有手段。败在他的手下,我一点也不冤。”

    何逵没有接他的话,心中却升起强烈的不安。

    朝阳渐渐升了起来,台上台下都升起了炊烟,双方将士都开始吃早饭,谁也没有发起攻击。阳光照亮了密林,将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黄琬等人的面前,飘扬的战旗,井然有序的阵地,各就其位的将士,甚至盔甲、兵器上的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