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47章 陷阱(1/2)
    经过几个军谋讨论,李严最初夺取郏县的计划被否定,修正成驻扎在鱼齿山,等待战机。

    鱼齿山东麓有襄城,南麓不远就是昆阳,滍水、昆水经其南,汝水绕其东,湛水则穿行其间,取水非常方便,既能顾守颍川通往鲁阳、叶县的要道,又利于防范骑兵突袭。襄城离颍阳约六十余里,处于作战半径内。如果战机出现,半天时间就能赶到战场。

    襄城在汝水之侧,溯汝水上行,经郏县,可至梁县,与沟通洛阳与南阳的三垭古道相接。在不能控制阳翟的情况下,这条路是黄琬与洛阳保持联系的必经之道。麦收之后,黄琬很可能会从洛阳运粮来供应大军,保障长期作战。

    当然,襄城的重要性人所皆知,麹义之前便在鱼齿山东麓立阵,以便阻击东来的孙策。现在麹义赶赴颍阳作战,还在襄城留下了不少人马,强攻襄城的难度犹胜郏县。麹义的主力就在颍阳,骑兵在一个时辰内就能赶到战场。

    在夺取襄城的可能性微乎其乎的情况下,驻兵鱼齿山,保持对襄城、郏县的威胁,牵制黄琬,让他不能全力以赴的攻击颍阳城,就成了黄忠部最好的选择。

    黄忠接受了这个方案。这个方案谈不上出奇制胜,但胜在稳妥,没有明显的破绽。进可攻,退可守,牢牢的掌握着主动权。一旦形势不对,还可以得到鲁阳和叶县两个方面的增援,或者干脆退回南阳。

    接受方案的同时,黄忠调整了斥候营的任务,将主要精力用于侦察鱼齿山的地形,寻找攻破襄城的机会。机会少不等于没有,如果能找到破绽,夺取襄城,对形势影响甚巨。即使不能,也能造成一种想要强攻襄城的态势,分散麹义的注意力。

    惊喜不期而至。仅仅用了两天时间,斥候营便发现了一个异常现象黄琬在襄城,大量的信使出城向东,同时又不断有使者归来,举着三角小旗,高呼声穿过城门。种种迹象表示,襄阳似乎成了指挥中枢,黄琬成了颍川战场的主将,但他却没有去颍阳,而是驻留在襄城。

    黄忠对此很惊讶。襄城固然重要,但作为全军中枢似乎离颍阳太远了。骑士可以迅速往返,步卒却不太容易。他麾下士卒精练,每天绕营行军十里,隔三岔五的还要进行长途急行军的演练,这才有把握有半天时间内行军五六十里,还能保持战斗力。黄琬麾下的那些屯田兵可没有这样的体能,六十里路,他们至少要走一天。

    但军谋们有不同意见。他们认为这很合理,具体有几个理由首先,论官职,论名望,论与袁绍的关系,黄琬成为颍川战场的主将当之无愧,荀衍是晚辈,麹义是武人,他们都不足以和黄琬比肩。之前分作两部,各打各的,不论高低,现在合兵一处,自然是黄琬为主。其次,颍阳是县城,又只有鲁肃四千人马,麹义和荀衍有三万多人,足以围攻,不需要黄琬亲临一线。更何况黄琬虽然在襄城,但他的部下并不是全在襄城,有一部分在颍阳协助进攻。最后,黄琬年过半百,又是读书人,经过几个月的军营生活,身体有所不适,回襄城养病,同时加强襄城的防御力量,确保退路安全,有何不可?

    双方各有道理,相持不下。黄忠也无法判断。他下令继续打探,同时率领大军潜入鱼齿山深处,像一只潜伏的猎豹,藏起了自己的踪迹。

    黄琬负手站在紫云岭上,看着郁郁葱葱的山林,愁眉不展。

    他说服了麹义和荀衍,以身为饵,出现在襄城,伏下重兵,一心等黄忠入彀,黄忠却一直没有露面,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续几天都没打听到他的下落。

    鱼齿山说大不大,和嵩高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就连鲁山都要比它大很多。可是说小也不小,南北四十余里,东西七八十里,又分作几条山岭,现在正是林深树密的时候,要迅速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