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43章 左右逢源(1/2)
    作为军司马,沮鹄谨慎地提醒麹义,召黄琬助阵名义上不合理,战术上有风险。

    黄琬是太尉,是主公的旧友至交,又是江夏世家出身的名士,就连主公邀他出战都要客客气气,你召他来?他不骂你麹家先祖就算客气的了。你刚刚和颍川韩氏和解,此时不宜再惹是非,否则将来一旦有人在主公面前进谗言,你无法自解。

    其实,黄琬守着通往洛阳的大道,堵着黄忠进入颍川的大门。孙策已经派全柔奔赴阳翟,有截断我军唯一退路的可能,黄琬就是最后一道保障。这时候调他来,我们有可能被堵在颍川,真正成为一只孤军。主公在围浚仪,不可能分兵接应,就算他愿意接应,也要通过长社、鄢陵防线,绝非易事。

    麹义一手揪着短须,一手挽着马缰,身体随战马的步伐上下起伏,心情也跟着起伏不定。激愤之后,他意识到沮鹄说得有理,这不仅仅是一场战事,这更是几个派系勾心斗角,互相算计。

    而他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他既不是冀州系,也不是汝颍系,他是凉州人,一个关东人看不起的凉州人。别说太尉黄琬,就连袁绍麾下的名士也看不起他,只不过慑于他的战功,没人会摆在脸上而已。等他打了败仗,实力受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荀衍不就雄心勃勃的想统兵么。

    “那该怎么办?”麹义吁了一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沮丧。

    “让。”

    “让?”

    “让出指挥权,请黄公来主持大局。”沮鹄瞟瞟四周。低声说道:“黄公曾任豫州牧,与颍川世家的关系极好,又与主公交情深厚。由他出现指挥战事,不仅颍川世家会支持他,胜算大增,万一败了,主公也不会责备他。”

    麹义眉梢一挑,眼神有些不善。沮鹄这是让他放弃兵权的意思吗?

    沮鹄轻叹一声:“将军,荀将军有万人,独领一部,匈奴人桀骜不驯,将军已经无法掌控全局,与其勉为其难,何不急流勇退,先求自保?黄公有屯田兵数万,何必夺将军之兵。将军是河北第一名将,不知多少人等着将军受挫,此时奉黄公为主,也是避嫌分谤之策。黄公若有功,岂能不念将军之德?他若为将军进一言,将军在关东扬名,指日可待。”

    麹义眼珠转了转,心中恍然,神色慢慢放松下来。沮鹄所言不错,这的确是一个两全齐美的好办法。如果能因此和黄琬拉上关系,以后还有谁敢说他是西凉蛮夷?

    “伯志,你亲自走一趟吧?”麹义说道:“除了你,我身边的人恐怕没有一个能入黄大名士的青眼。”

    沮鹄正中下怀。“愿为将军效劳。”

    黄琬负手立于阡陌之间,看着正在收麦的将士,脸色阴沉得要滴水。

    沮鹄拱着手站在一旁,低着头,屏气息声,态度恭谨,甚至有一些谦卑。正是这些谦卑,让原本很生气的黄琬没有责骂他。黄琬恼火的是麹义和荀衍,对沮鹄这样一个年轻人横加指责没有意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沮鹄的父亲沮授不快。

    黄琬和沮授有过一面之缘,对那位河北名士非常欣赏。爱屋及乌,他对沮鹄也有一丝爱护之意,尤其是他知道沮鹄不久前在幽州作战时曾经被俘受辱。

    “伯志,对当前的局势,你有何看法?”

    沮鹄沉默片刻。“小子愚昧,不敢妄言。”

    黄琬摆摆手,一个从停在路边的马车上取下几席,摆设好,又放在一壶水,两只陶杯。黄琬邀沮鹄入座,沮鹄推辞不过,只好在黄琬对面坐下,主动提起陶壶,倒了一杯水,双手送到黄琬面前。黄琬点点头,心疼地看着沮鹄,又有点埋怨沮授。他就不应该让沮鹄从军,尤其不应该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