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5章 教训(1/2)
    孙尚香小心翼翼地解开孙翊身上的伤布。经过几天,大部分伤口已经收口,长出了粉嫩的新肉,只剩下腰背上两处伤比较重,解开布后,露出淡淡的腥臭味。孙尚香用将巾浸在盐水中,捏得半干。

    “阿翊,你忍着点。”

    “没事的。”孙翊咬着牙。

    孙尚香用布巾慢慢的擦,将伤口上的脓水擦去,直到鲜红的血流出来才停下,取出药盒,用手指头挖出一块,细心地抹在伤口上。原本发烫的伤口顿时多了几分清凉,孙翊吁了一口气。

    “还是咱家的药好。”

    “袁谭给你用的什么药?”

    “开始用的也是咱家的药,只是当时我的伤口太多,他的药很快用完了,只好临时用别的药。那些药都不行,还死贵,难怪没人买。”

    “吁”孙尚香翘起还抹有药膏的手指挡在嘴前,看看靠在案上呼呼大睡的孙策,提醒孙翊小声点。

    孙翊会意,蹑手蹑脚的到榻边取来一床被子,盖在孙策身上,然后拉着孙尚香出了门,带上房门,坐在堂前的台阶上,讲起了他这几天的遭遇。他讲完了,孙尚香给他讲他离开之后的情况,尤其是晚上刚刚收到消息,说孙翊已死的消息时孙策的反应。

    “大兄是真的担心你,你别怨他。”孙尚香试探地摸摸孙翊肿起来的脸。“这么多天,他就没睡安稳过。现在你回来了,他才能睡着。”

    “咝”孙翊倒吸一口冷气,按住孙尚香的小手,按在手心里。“我没有怨他,如果换成阿翁,打得比这还狠呢。小妹,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一个人的武功再好也没什么用,最多只能保命逃跑,真要想破阵杀敌,还要靠整体实力,结阵而斗。我遇到的那些骑士,单打独斗没一个是我对手,可是他们人多,我才射了两箭,他们就射了十几箭,如果不是有锦甲,我可能连第一次攻击都扛不过去。”

    他顿了顿,突然说道:“小妹,我也要组建我自己的亲卫骑,以后跟着大兄上阵,杀敌立功。”

    孙策一着睡到天亮,听到院子里孙翊和孙尚香说话的声音,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不是在做梦,孙翊真的回来了。他拍拍额头,叹了一口气。昨夜本来还想听孙翊说说他的遭遇的,没想到一坐下就睡着了。他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酸胀的筋骨,顿时神清气爽。

    他轻轻的推开门,来到堂前。孙翊正陪孙尚香练武,脸还肿着,神情却非常平静,只是多了几分沉稳。感觉到孙策的到来,孙翊转头看了一眼,走了过来,拱手施礼。

    “大兄。”

    孙策点点头,本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吃完早饭,自己写一篇报告,不得少于一千字。”

    “喏。”

    孙策哼了一声,转身去洗漱。麋兰已经将盐和清水都准备好了,见孙策进来,探头看了一眼院中的孙翊和孙尚香,悄声说道:“夫君,你这手也太重了,阿翊的脸都肿了,没有两三天消不了。”

    “不打不打记性。”孙策也压低了声音。“以前就是对他们太纵容了,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刹住这股歪风,下次还会有。”

    “那倒也是,你这几个弟弟妹妹胆子都大,这两个不用说了,尚英想自己物色丈夫,仲谋休沐就出去猎虎,就连喜欢读书的季佐都因为一点小问题和先生辩论。好在他的先生是张府君,学问渊博,换成别人,还真是不行。”

    孙策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麋兰沉默了片刻。“赵夫人上次来葛陂说起的。”

    “张府君的夫人?”

    麋兰点了点头,眼神有些不太自然,不敢与孙策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