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釜底抽薪(1/2)
    曹操端坐在马背上,回首南望。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有大军过后扬起的灰尘随风飘荡,久久不散。别说追兵,连一个斥候都没有。

    孙坚已经赶到新野,正在追击,但是他非常谨慎,没有一点机会可以利用。双方兵力悬殊,在孙坚没有破绽的情况下,曹操不敢正面对敌,只能撤退,继续等待战机的出现。

    新野城外的夜袭是一场大胜,劫得的粮草解了曹操的燃眉之急,但仅此而已。时间拖得久了,他依然会断粮。许攸说他能说动南阳的豪强出兵出粮,但曹操不敢把希望全寄托在许攸身上。南阳世家骄傲自负,如果袁绍来,他们也许会出力,他曹操来,那些人未必把他放在眼里。

    “走吧。”曹操拨转马头,向大军追去。

    曹昂、曹安民策马跟上,一路沉默。攻击新野失败,几天前的那场大胜带来的士气已经消耗殆尽,前途未卜,生死难料,谁也高兴不起来。

    见子侄情绪不高,曹操笑了一声,扬了扬马鞭。“怎么了,一脸丧气,莫非是因为我没拿下新野?”

    “不敢。”曹安民讪讪地笑了一声。

    “父亲,我们这是去哪儿?”曹昂怯怯地说道。

    “子修,抬起头来。”曹操伸手拍拍曹昂的肩。“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不要被一时的胜负所累。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能放弃。常言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天下哪有什么常胜将军,孙子当年伐楚,看似百战百胜,最后不也是撤回吴国了吗。吴起号称不败,但也只是不败而已,并不是每战必胜。”

    曹昂点点头,挺起了腰杆。

    曹操嘿嘿笑了两声。“再说了,我不是不能攻取新野,只是不想攻取新野而已。”

    曹昂大惑不解。“为什么?”

    “如果攻破了新野,我该如何处置袁公路?杀了他,还是将他解送到盟主面前,交由盟主处置?”

    “那你……”

    “我们的任务是解襄阳之围,夺取南阳。襄阳已失,只能退而求其次。我围攻新野是想困住袁公路,为许子远争取时间,寄希望于万一。如果能拿下宛城,还有机会喘口气,再夺南阳。”

    曹昂惊讶地看着曹操,半晌才叹了一口气。“父亲,是我愚笨,不能为父亲分忧。”

    “不是你笨,是你太仁厚。”曹操也叹了一口气。“你践行圣人教诲,心存忠孝,我很为你高兴,但人心险恶,世事艰难,你如果没有防人之心,难免为人所误。许子远的确有智谋,但是他过于自负,以为袁本初对他器重逾于常人,使气任性,凌铄同僚,一心想立个大功,却不知道这次任务的棘手之处。或者他知道,但是他不服气,非要让那些人看看他的能力。”

    曹昂和曹安民听了,不约而同的点头。曹昂思索片刻,又道:“父亲,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继续北行。如果许子远已经拿下了宛城,我们就进驻宛城。如果没有……”曹操顿了顿,抬头看向远方。“我们就离开宛城,取道叶县回东郡。袁术已经有了襄阳,接下来必然出兵豫州,我们必须趁早离开,避其兵锋。”

    曹安民问道:“我们为什么不去豫州?”

    曹操没有回答,却看向曹昂。曹昂有些紧张,又被曹操温暖的目光所鼓励,想了片刻,说道:“父亲,袁盟主是不想让父亲成为他本州的州将吧?”

    曹操笑了,只是笑得有些苦涩。袁绍宁可让周禺做豫州刺史,也不肯让他来,原因无他,豫州是袁氏本州,而他只是一个阉人的子孙。这就像一个烙印,从他出生那一天起就烙在了他的身上,永远无法消除。

    “走吧,去宛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