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香芩的秘密
    一座古老大气的建筑前,奔行的小马车停下,两个人影走出,打量着眼前的巨大建筑。

    云轩微微惊叹,这座建筑形似一个庞大的炼丹炉,外壁青黑,底部有火燎的痕迹,一股古老苍茫的气势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心生敬意。

    暮雨看着云轩显然是第一次看到的表情,目光一闪,向前走去,“我们进吧,我提前找了一位空闲的长老,他应该会来负责你的纹级考核。”

    云轩跟上,迈步踏进了炼丹师协会的分部,心中反而安定了下来,他最有底气的就是炼丹了,比修炼要强多了。

    从清晨,一直到晚上,云轩都没有出现,直到日落西山,他的身影才重新出现在大门口,向目露惊色的暮雨打了声招呼,才起身出去。

    “唔,今天只是考理论和灵植辨认,明天才是正式炼丹吗?好麻烦,果然好费事啊,如果不是为了搜集材料,他们还附带奖励了我一枚丹药,我才不这么费劲呢。”

    云轩沿途路过了一个巨大的学员餐厅,整个一天被考的有些头昏脑涨的他也没兴趣坐下吃了,直接打包了一大堆,带回阁楼。

    可惜,他没吃成,阁楼中,云轩一脸苦涩的看着当着他面大吃不已的深蓝,小心翼翼道:“深蓝小姐,我也很饿啊,而且你为什么没走啊?”

    深蓝动作优雅的进食着,“因为你还没找到让我满意的居所啊,另外,这座楼怎么还有别人?”

    云轩郁闷道:“学院规定啊,上面是香芩,你见到她了?”云轩微微紧张了起来,虽然他自己都不清楚有什么好紧张的,大不了就说深蓝是自己的朋友好了。

    深蓝摇摇头,“没有。”她忽然递出了一张机械纸,言简意赅,“你的这个室友,有点不对劲。”

    云轩一愣,没有接纸,“什么意思?”

    深蓝静静道:“我感知到她的灵气属性诡异,但隐藏的很深,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衣柜的暗格中,存放着大量夜行衣以及…一些杀戮武器,那不是常规武器,而是只有经过严苛训练的杀手能动用的武器。”

    “杀手?”云轩失声了,道:“怎么可能?”

    深蓝道:“信不信由你,我并未进入她那埋着各类机关的房间,但感知可以穿透房间墙壁,另外,暗格中似乎还有一卷羊皮纸,是这次的暗杀目标,我复刻了下来,你看。”

    云轩痛苦的闭上眼睛,不看那张机械纸,“别说了,深蓝别说了好吗?香芩是我的朋友,我很信任她,不想知道这么多,只要她对我一直不变就行了。”

    深蓝慢慢道:“我当然不想管人类那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不过,那暗杀目标你应该认识,而且很感兴趣。”说着,深蓝目光奇异的抖了抖那张纸,“那就是昨晚抢走你所买下的枯老藤,若不是我出现还差点把你杀死的那个黑袍人类。”

    “那个被人叫铁狐的家伙?”云轩吃惊道,眼中光芒连闪,“这么巧?”

    深蓝重新拿起了筷子,目露深意,“就是这么巧,人类社会有时候就是这么奇特…不过,你应该是没希望再见到你的室友了,给她发布任务的人是白痴,那铁狐根本不是刚到灵者境后期,而是仅差一步就能达到小灵,你那室友虽然隐藏了能力,但对付他还是没有希望获胜。”

    云轩感觉自己的脑海一下剧震,猛的站了起来,“什么?”

    深蓝道:“也就是说,从明天开始,那楼上的房间就属于我了,因为它的主人今晚会葬身黑夜。”

    云轩的眼眸剧烈的颤抖着,他心中充斥着激烈的情绪,香芩竟然是杀手,难怪她有种种异常、欲言又止,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她要死了啊!

    这种事情,云轩怎么可能保持平静,他不知道香芩是好是坏,但至少面对他的时候,她从没做过坏事,还帮了他很多。

    不行,得去救她!

    云轩迅速的决定了,猛的看向了深蓝,“她现在在哪?”

    “你想劝她?别做无用功了,她在一早就出去了,应该早就准备了,现在应该埋伏在那铁狐所在的地下商会旁,就差动手了。”

    “地下商会在哪?”

    “……”

    深蓝停了一下,目光非常惊讶的看着云轩,吃惊道:“你该不是要…”

    “我们是朋友,我要救她!”云轩毫不犹豫道。

    深蓝微微一怔,“可是她骗了你、隐瞒了你啊,你刚才不是感觉非常失落吗?她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或许只是演技而已,作为每一个暗杀者都精通的伪装。”

    云轩的眼神一黯,“我的确刚刚知道的时候很伤心,但我怎么也不能看着她死啊。”

    深蓝凝视了他很久,就像是在观察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然后轻叹一声,“人类的情绪真是复杂…可是,即使你去,也是送死。”

    云轩苦笑一声,没有为这种冷酷的话语生气,淡淡道:“告诉我位置就行了,我有一点把握的。”

    深蓝目光微滞,她看着面色平淡的云轩,忽然咬了咬红唇,拿出了一片银色的外壳。

    “你,交易吗?”

    …

    夜色下,一座笼罩着浓浓黑暗的地下城中,一道道身影手持火把驻守,哨岗密布,阵势森严。

    但若是从上空看去,却是能看到从偏僻一角开始,有一只只火把悄无声息的熄灭,仿佛是那驻守的人连出声都没做到就被死神收割而去。

    火把接连熄灭,形成了一条黑色细线,从外侧一点点的延伸入地下城中心。

    “做完这一次,要不我就退出吧。”

    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少女潜伏在房顶的巨大横梁上,将身体完全的隐藏在阴影中,冰冷的目光扫视着下方,却微微出神,心中低语。

    “虽说失去了那个组织的庇护,本来就生存在黑暗中的我只会处境更加艰难,甚至连生存都要提心吊胆,但…如果不退出,怎么面对他呢,瞒一辈子吗?”

    “而且,他虽然笨,但有的时候,却超出常人的敏锐,能一眼看到本质,可能已经瞒不了多久了吧。”

    “如果我不是这种出身…”

    少女的心声戛然而止,清亮如水的眸中有冰冷的杀意骤然出现,身形掠入了阴影中,远远的望着下方的遥远人影。

    她已经侵入到了最深处,那下方面目阴森的黑袍身影,就是她此行的目标,也是她最后一个目标。

    只要将这恶贯满盈之辈解决,她就会毅然退出,抽身离去,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微不可察的声音响起,香芩犹如一道诡异的黑影,鬼魅般的悄然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