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9章 饮鸩止渴(1/2)
    袁绍的情报工作一直由郭图负责,在郭图外出的这几天暂时由耿苞代管。郭图回营后,袁绍又交给他一个任务:专心陪伴郑玄,只字不提其他。

    耿苞大喜,郭图淡然,他一心一意的陪着郑玄。其实郑玄也没什么好陪的,他实在太累了,大半时间都在帐中休息。但军营显然并不是一个适合休养的地方,不时响起的战鼓声让他无法入睡,一连几天睡不好,脸色看起来特别差。

    郭图向袁绍请示,将郑玄送到封丘居住,那里比较安静,离大营又不算远,随叫随到。

    袁绍答应了。

    郭图陪着郑玄离开了大营,等于彻底将情报工作交给了耿苞。耿苞兴奋莫名,干劲十足。情报收集看起来轻松,其实非常繁杂,大战之际更是没有休息的时候,数百名斥候在方圆百里的地方来往奔波,打探消息,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情报送到大营,一天下来就是几百条,真伪掺杂,支离破碎,要整合成有用的信息绝非易事。再加上颍川战场和青州战场的情报,耿苞忙得脚打后脑勺。

    但袁绍并不能因此满意。耿苞虽然和郭图一样擅长察颜观色,揣摩袁绍的心意,但他没有郭图那种从纷杂的情报中辨析真伪的能力。他最大的短板就是对汝颍地形不熟,不像郭图那样了如指掌,不知道某个地点意味着什么。他手里有地图,但地图上只标出城邑乡聚、道路桥梁,却没有这个明确的地形。

    当孙策进入颍川的消息送到大营里,这个矛盾最终导致了袁绍的震怒。

    最初收到的情报是大量的船只在项城集结。项城向北有两条水路,一条是沿浪荡渠向北,直抵浚仪;一条是沿颍水上行,进入颍川。但进入颍川还有其他的水路,比如澺水、汝水,尤其是澺水,孙策驻营的葛陂和澺水相通,由葛陂进入澺水更方便,既然孙策舍近求远,来到项城,耿苞断定孙策的目的地是浚仪,而不是颍川,并据此向袁绍做了汇报。

    袁绍做好了孙策来战的准备,等了两天,结果最新消息送到,孙策溯颍水而上,去了颍川,他的目标不是耿苞以为的鲁阳一带,而是屯田区许县、鄢陵、长社。

    袁绍一心准备迎战孙策,结果白忙一场,反而浪费了两天时间。孙策赶赴许县,用意很明显,一是抢收冬麦,二是截击麹义、荀衍等人退路。耿苞的这个失误让袁绍非常被动,袁绍大发雷霆,将耿苞一顿臭骂,也想起了郭图的长处。

    两军交战,出现这种严重的判断失误是很致命的,袁绍不敢大意,派人去封丘调郭图回营。

    接到命令,郭图以最快的时间赶回大营,收回印绶后,他一声不吭,指挥若定,手下乱作一团的掾吏迅速找到了状态,处理最近收到的信息,一夜之后,郭图拿着几张纸来到袁绍的大帐。

    “主公,孙策这是准备抢收屯田冬麦。”

    袁绍接过情报汇总,却没有看,只是轻轻的放在案上。他看着郭图疲惫的脸和通红的眼睛,沉默了半天,无力的问道:“公则,为什么?”

    “军无粮自乱,我军最大的软肋就是粮食,如果不能抢收许县屯田的冬麦,全靠从河北千里迢迢的运来,我们支撑不了太久。黄忠据鲁关,背后有南阳的物资供应,庞山民据阳翟……”

    “我说的不是这个。”袁绍抬起手,打断了郭图的解释。“公则,你我相知多年,知道我为什么要放弃显思。”

    郭图沉默了片刻,点点头。“我知道,党人行事偏激,又疏于实务,眼高手低。不少党人对汉室心存眷念,未必会支持主公鼎立新朝。显思是李元礼外孙,与何伯求亦师亦友,是党人看中的继承人。他如果继位,党人必然坐大,于国事不利。”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坚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