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2章 班门弄斧(1/2)
    沮授考虑了很久,明知可能会让袁绍不高兴,还是劝他不要用孙翊的首级祭兵主。一是孙策刚刚放回袁谭,礼尚往来,袁绍就算不送回孙翊的遗体,也不能让他身首异处;二是孙翊还是个孩子,这么做有干天和,为人诟病。最后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祭兵主是可以用人牲,但要么是俘虏,要么是叛臣,孙翊两个都不占,不合成例。

    袁绍面红耳赤,很勉强的接受了。不过他就算不接受也没用,郭图并没有连夜赶回来。第二天一早,袁绍按常规祭兵主誓师,便传令各部出营。人马多,抛石机也多,等一切准备停当,已经是中午了。

    在文武的簇拥下,袁绍登上高高的将台,远眺浚仪城。他的大营在浚仪城的北面,将台高大,比浚仪城的城墙还高一大截,可以俯瞰浚仪城,原本应该很高兴,至少在他登上将台之前如此。

    站在将台上,首先看到的是城内东北角的那座土山。袁绍曾经多次游览过浚仪城,知道站在那座土山上可以看到城外,而此刻土山顶又建起了一座高台,隐约可以看到上面的人影。可以想见,此刻孙坚就坐在台上看着他。

    将台虽高,终究不如土山。一想到孙坚正居高临下的看他表演,他心里就非常不自在,准备了一肚子的豪言壮语都没劲说了,可不说两句似乎又不行,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沮授、耿苞等人拱手而立,台下数万将士凝神屏息,等着听袁绍训示,等了半天,袁绍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气氛便有些诡异起来。沮授也很茫然,偷偷地打量袁绍,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反倒是耿苞反应快,见袁绍盯着城内不动,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立刻发现了土山上的高台,顿时恍然大悟。他悄悄地上前一步,凑到袁绍身后。

    “主公,北尊南卑,此乃定论。土山虽高,亦是臣位,浚仪城内军民登山北望,乃是跷足以盼明主之象,这是主公必破孙坚之兆。孙家父子虽有武勇,却不读书,不知天命在于主公,可一鼓而擒也。”

    袁绍扭头看了耿苞一眼,松了一口气。沮授虽然明于大势,这方面却不怎么高明,比起郭图来差多了。他正为郭图不在身边,无人解围犯愁,亏得耿苞有眼力,会说话。

    “虽有天命,也不能忘了人谋。”袁绍摆摆手,顺势举了起来,朗声大呼:“将士们……”

    将士们已经等得太久,听到袁绍终于开口,立刻齐声大喝万岁。数万人欢呼,声势惊人,一时间士气如虹,战意盎然。袁绍也一时忘了城里的孙坚,热血沸腾起来,准备好的誓词喷涌而出,激动人心。

    孙坚站在高台上,看着远处的袁绍演讲,不禁发笑。

    “这些世家子,惯会排场。”孙坚指指袁绍。“阵势摆得倒是好看,可惜中看不中用。攻势又不是野战,人再多也没什么用,站在这儿除了让将士疲惫之外,全无他用。除非他都是杞梁妻,能将这城墙哭垮。”

    祖茂等人听得有趣,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们大多是淮泗游侠儿,对杞梁妻哭倒齐长城的故事并不陌生,见孙坚将袁绍等人比作哭哭啼啼的女人,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亲卫大声说道:“将军,就算袁绍是杞梁妻也不应该来这儿哭啊,你又没让他来,是他自己要来的。再说了,你也没杀袁家人,他要找人报仇也不该找你啊。”

    “这可说不定。”另一个亲卫说道:“这些世家子惯倒颠倒黑白,袁家人明明是他指使人杀的,不是一样栽到董卓头上了?现在将军父子是袁绍最大的对手,他泼点脏水又算得了什么。”

    “是的,是的,如果这次袁绍死在城下,他的夫人说不定会来哭一场。我听说他那夫人可年轻,还不到三十,长得还水灵,干脆将军发个慈悲,收了算了。再生几个儿子,像镇北将军一样俘虏袁绍的儿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