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0章 转机(1/2)
    陈留,都亭。

    郭图下了马车,抬起头,看了一眼亭楼,甩了甩袖子,背在身后。有随从奔上前,重重地拍响大门。不一会儿,有亭卒出来询问,与随从说了两句,又看了一眼郭图,不敢怠慢,转身进去了。时间不长,袁谭提着衣摆匆匆迎了出来,大步流星的走到郭图面前。

    “公则先生,大战在即,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郭图嘴角微颤,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非来不可。”他伸手托着袁谭的手臂,将他引到一辆马车前。这马车只是一个平板,上面横放着两具尸体。有随从掀开蒙在尸体上的白布,露出两张苍白的脸。

    袁谭眼神微缩,掏出手巾掩着鼻子,凑近其中一具细看,又抬起头,狐疑地看着郭图。“这人……很眼熟。”

    “眼熟还不够,仔细看看,他究竟是谁?”

    袁谭目光微闪,眼珠转了两圈,突然一惊,转头查看起另一具尸体。两具尸体服饰一般,都是贴身窄袖的骑士常服,但这具尸体的面部有两道交错的伤口,皮肉翻了起来,露出森森白骨,又有些肿胀,面目辨认不如另一具清晰。袁谭仔细看了一会,倒吸一口凉气。

    “孙……孙翊?”

    郭图抑制不住欢喜。“真是他?”

    “此人脸上有伤,面目模糊,我不敢断定。”袁谭摇摇头。“我和孙翊见面的机会不多,只是远远见过几次,不过孙家兄弟中,孙翊和孙策最为相似,我对孙策比较熟悉,这相貌……的确很像孙策。”

    郭图大笑,用力拍拍袁谭的肩膀,取出一面铜牌。“那就对了。你再看看这面铜牌,我们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袁谭接过铜牌仔细看了看。“这是孙翊之物无疑,孙策的弟妹都有这样的铜牌,可以自由出入中军大营。除了军谋处,几乎处处去得。”袁谭叹了一口气。“孙翊不是应该在平舆么,怎么会落在你们手中?”

    “这个我也不知道,正在查。”

    郭图将袁谭拉到一旁,向都亭大门走去。两人进了门,来到后院正屋。崔琰迎了上来,袁谭介绍了一下,听说是清河崔氏,郭图重新打量了崔琰两眼。

    “尊师郑康成正在赶来浚仪的路上,你愿意在此滞留几日吗?”

    崔琰连忙向郭图行礼。“学业未就是我最大心中憾事,若有再见恩师,早晚请益,诚所愿也。”

    郭图拱手还礼,目光一扫,又看到旁边站了一个少年侍从,身上包裹着布,连脸都被包了一半,散发着浓烈的药味,不禁多看了两眼。少年也打量着郭图,袁谭哼了一声,喝道:“怎么,鞭子没挨够?”

    少年吸了吸鼻子,低着头,转身退下。郭图不解地看着袁谭。袁谭尴尬地笑笑。“我在兖州收留的亲随,原本看他有些武艺,又聪明机灵,本想留在身边好好调教,没曾想在平舆呆了几个月,性子野了,不听话,昨天气不过,抽了几鞭子。”

    郭图点点头。“君子德风,小人德草,平舆被孙策搞得一团糟,道德沦丧,民风败坏,连成年人都不能幸免,更何况是孩子。显思,你受委屈了。”

    袁谭淡淡一笑。“技不如人,败得心服口服,有什么委屈的。”

    “唉,你可不能这么说,战场凶险,胜负乃兵家常事,天下哪有常胜将军。你还年轻,可不能因为一场战事失利就没有信心。”他不动声色的环顾四周,低声说道:“显奕刚刚在青州败了一阵,麾下大将颜良险些阵亡。”

    袁谭很意外。“他的对手是谁?”

    “沈友,一个江东士子,据说和孙策同年。”郭图笑笑。“孙策真敢用人,这沈友之前根本没有领过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