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3章 苦战(有空来潜水打赏加更)(1/2)
    这一招大出江东军的意料,尤其是大车后的弓弩手,眼看着敌人跳过大车,进入阵中,大惊失色,乱作一团。虽然跳入阵中的士卒身陷重围,很快被杀死,但阵型却被扰乱,大车后的士卒没有了弓弩手的支援,只能和颜良的部下短兵相接,一时险相环生。

    颜良杀到阵前,大喝一声,用肩膀顶住大车,锁定两车的铁链绷得笔直,颜良举起战刀,一刀砍断了铁链,再次发力,硬生生将大车挤偏,露出一条足够人挤入的缝隙。

    一看到颜良出现,孙严就知道大事不好,举起长矛,迎面便刺。颜良大笑,挥手一刀,砍在矛杆上,将长矛砍偏,又顺势劈下,狠狠的剁在孙严的肩头,用力一拖,割开了孙严的脖子。鲜血喷溅而出,孙严圆睁双目,一跃而起,张开双臂,抱住了颜良的脖子,一头狠狠的撞在颜良的脸上。

    颜良虽然将战刀捅进了孙严的肚子,却没能及时避开,被孙严抱了个正着,鲜血喷了一脸。鼻子一阵剧痛,一股热流喷涌而出,眼前金星直冒。闻到嘴里的血腥味,颜良狂怒,左手扔了盾牌,揪住孙严的衣领,用力扯开,右手猛地一拧。

    孙严痛得狂吼,鲜血从腹部喷涌而出。

    颜良一手提着孙严,一手持刀猛刺,将孙严的身体刺得稀烂,肠子都流了出来,人却还没有断气,惨叫不绝。旁边的江东军都被吓坏了,直到两个老兵都伯怒吼着冲了上来才反应过来,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攻击颜良。

    颜良一手举着孙严格挡,一手挥刀抵挡。他被孙严撞断了鼻梁,疼得钻心,眼睛又被血糊住,看不分明,战刀也没什么章法,只是挥刀乱砍乱劈。他身高臂长,力量惊人,手中战刀又锋利,江东军士卒一时竟奈何他不得,反倒被他砍伤了两人。

    “稳住!稳住!”两名都伯一个在前厮杀,一个退后,接过了孙严的责任,指挥整曲士卒作战。“刀盾手,稳住!长矛手上前刺他!弓弩手,弓弩手,不要管别人,射死他!”

    在都伯的指挥下,江东军士卒勉强镇定下来,刀盾手双手抱盾,拼命向前挤,压缩颜良的活动空间。长矛手将长矛架在刀盾手的肩头,没头没脑的突刺,弓弩手跳上大车,瞒准颜良,一箭接着一箭。在他们的围攻下,颜良虽然连杀数人,还是被挤在大车之间,无法前进,左手又挨了一刀,再也举不起孙严,只得放手。没有了遮挡,他转眼间就中了几矛、几箭,鲜血淋漓。

    好强悍的士卒!颜良暗自叫苦,有点理解颜义的不容易了。尽管战阵已乱,这些江东军却还是死战不退,而且能在短短的时间内重新布阵,并将重点放在了他身上,诚为不易。

    越是如此,越是必须拿下此阵,否则士气一丧,以后就很难再面对沈友了。

    “杀!”颜良怒吼着,一拳砸在一面盾牌上,砸得那刀盾手立足不稳,盾牌一偏。颜良顺势抢入,夺过盾牌,顺手一刀砍下了刀盾手的首级。有盾在手,他发力前冲,手中战刀左劈右砍,势不可当。

    颜良吸引了江东军的注意力,他的部下趁势掀翻大车,冲入阵中。江东军虽然顽强,却还是被杀得节节后退,伤亡惨重,随着都佰和代理军侯先后被颜良斩杀,这一曲很快就溃不成军,几乎被全歼。不过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废,增援的两曲有充足的时间准备,面对颜良等人,面对袍泽的鲜血,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顽强阻击,箭射如雨,刀矛如林。

    颜良下次重整队型,再次发起进攻。双方搅杀在一起,箭矢交驰,血肉横飞。

    张允站在中军,一边关注正在交战的阵地,调兵遣将,一边留心远处的颜良主力,尤其是那几百骑兵。他很清楚,比起步卒,一旦被骑兵突入阵中,那才是真正的灾难。颜良亲自上阵,无非是想要尽快撕开他的阵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