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6章 声东击西(1/2)
    听完陈到的叙述,沈友一手抚膝,一手托腮,不时地翻一翻眼皮,打量对面的庞统。

    庞统是孙策派来协助他的军谋,更是孙策的心腹。他很年轻,但他跟着孙策的时间最长,几乎与孙策同时出道,资历之老只有周瑜能比。沈友很好奇,这个从一开始就打上孙策烙印的人会如何谋划这场军事。

    凌操、严白虎、张允三人也在一旁看着,看似互相之间没交流,却和沈友有着相似的态度。只有刘辟无劝于衷,自顾自的出神。陈到看在眼里,暗自皱眉。他嗅到不和谐的味道。庞统毕竟太年轻了,又在孙策身边太久,言行举止都沾染了孙策身边人的味道。在孙策身边的时候没人注意,可是与普通人相处的时候立刻能感觉到,就像他与田楷谈不来一样。

    庞统一直低着头沉思。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笑笑,目光扫过沈友等人的面庞。“陈司马这一仗打得好,不仅烧了袁熙的辎重,还立了威,振奋了人心,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沈友面带微笑地点点头,却没说话。张允、凌操歪了歪嘴,没吭声。严白虎却笑了一声:“是啊,陈司马武功高强,骑兵战法深得孙将军的精髓,只是这甲骑有些大材小用了。”

    严白虎兄弟投降沈直后,原本过得挺自在,只是换了个旗帜,人马还是那些人马。没曾想说变就变,沈直威逼利诱,将严白虎的人马进行整编,最后只给严白虎留下两千多人,其他的全部送到毗陵一带屯田去了。没有了人马,严白虎只能打起精神,重新创业,这次沈友北上作战,他主动请求从征。

    石城山诸盗就是沈家养的鹰犬,沈直派他来协助沈友,就是让他咬人的。沈友想干却不方便干的事,就交给他来干。此刻借着调侃陈到反驳庞统,表示一下吴郡人的团结,不过是举手之劳。

    陈到笑笑没吭声,却有些担心庞统。庞统少年意气,被严白虎当面顶撞,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得住情绪。

    庞统瞥了严白虎一眼,无声地笑了。“重金打造的甲骑如果仅仅是烧个辎重营,那的确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两军相争,首战的胜负对士气非常重要。陈司马一鸣惊人,不仅振奋我军士气,惊破袁熙之胆,余威更会波及浚仪。”

    严白虎翻了个怪眼,刚准备表示一下不屑,沈友咳嗽了一声,及时打断了他。他听出了庞统的言外之音,有点不好意思。打造甲骑对孙策来说并不是打造几副马铠这么简单,这是孙策用来克制北方骑兵优势的利器,为了让这些甲骑发挥优势,孙策还让做过丹阳太守的陈到来统领,自然是对青州势在必得,更是对他寄予厚望。他如果因一时意气坏了大事,可就辜负孙策对他的信任了。

    “祭酒的意思是说袁熙会将这个消息传到浚仪,影响袁绍的判断?”

    庞统嗯了一,举起三根手指。“青州的战事有三个目标:首先是阻止袁熙控制青州,并进而控制徐州,威胁豫州的右翼;其次,维持从平舆到东莱的通道,保持对幽州的影响;最后,对冀州形成威胁,迫使袁绍无法全力南下,争夺中原,并在合适的情况下将战线推进到冀州境内。”

    沈友微微颌首,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此次出征是陶谦分徐州引出来的意外,豫州疲惫,又要应付袁绍,孙策只能派他出战。所以庞统说的三个目标前两个他是知道的,最后一个却出乎他的意料,这说明他眼睛只盯着青州,没有完全领会孙策的战略意图,也没有放眼全局的战略目光。

    这与孙策对他的器重还有一定的距离。

    “甲骑出击会不会让袁绍有所准备,增加将军的压力?”

    “甲骑的技术要求非常高,并不是有钱就行。”庞统不紧不慢地说道:“南方缺马,尤其是体格健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