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5章 面子(1/2)
    第1295章面子(第1/1页)

    任何一支军队,最精锐的人马都掌握在主将手中,也就是中军,骑兵也是如此。

    袁熙有两千多骑兵,但他没有甲骑,而且被堵在了大营里,只能看着陈到等人在营外往来奔突。他们见识过甲骑的厉害,有些人甚至就是那一战投降袁绍,后来又成了袁熙的部下,看到这一幕,自然想起了龙凑之战的情景,更不愿意出营拼命。

    一个拼命,十人难当。他们投降袁绍是为了活命,不是为了拼命,更不愿意与全副武装的甲骑拼命。

    两万多袁军步骑,分散在十余个大营中,各怀心思,看着陈到等百余骑来回冲杀,看着辎重营烧得浓烟滚滚。直到确定陈到只有百余骑,并无其他后果,逢纪才下决心部署围堵。

    听到鼓声变化,陈到不再恋战,下令撤退。甲骑的冲击力强,却不能持久,再耽搁下去,不用敌人打,甲骑自己就会累垮。从时间来看,袁熙的辎重营就算救下来,损失也不会小,他的战术目标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贪功冒险。

    陈到一声令下,一百五十名骑士井然有序的撤出袁军大营,扬长而去。

    袁熙、逢纪知道自己反应慢了,被对方钻了空子,却也无可奈何。事已至此,懊悔解决不了问题,当务之急是搞清有多少损失,调整作战计划。

    陈到与孙乾会合,来不及卸下马铠,只是让甲士们骑到驮马上,先撤到安全距离。孙乾远远地看到袁熙大营中火起,知道大功已成,心中欢喜。此刻又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一百五十骑居然一个不少,只有十几个骑士中箭,受了点轻伤,心情更加兴奋。

    陈到心情也不错。他一看到甲骑就知道这是好东西,但不经过实战,他永远不知道甲骑究竟有多强。这一次虽然没有和袁熙以堂堂之阵较量,只是冲击袁熙的散兵,对甲骑的战斗力也有了切身体验。一想到孙策练成甲骑,自己还没用,先交给了他,他心里就充满了感激之情,觉得这两年在丹阳的等待没有白废。

    来的时候,陈到绕道寒亭,现在回师,陈到没有再绕路,沿着官道直奔复甑山。

    确认敌人已经离开,恼羞成怒的袁熙和逢纪一边派人通知颜良,让他小心这些甲骑,不能大意,一边统计损失。将士的损失不算多,阵亡两百余人,轻伤六百多,但粮草的损失非常严重,三个辎重大营烧了两个,损失达到一半以上,尤其是战马必需的刍稾,几乎被烧个精光。

    “可恶!”袁熙站在烟薰火燎,一片狼藉的辎重营里,气得跺足大骂。

    逢纪站在他身边,脸色比过了火的粮食还要黑。几天前还信心满满地要击败沈友,扬名立万,结果连沈友的战旗还没见着,先被他的骑兵突袭得手,辎重营被烧毁,挨了一闷棍,心里别提多憋闷了。

    “元图,辎重被毁大半,接下来怎么办?靠剩下的这点粮草,我们最多只能支撑半个月。”

    逢纪沉默不语,脑子里迅速权衡得利弊得失。

    没有刍稾,就只能全用粮食喂马,这会大大增加粮食的消耗。黄巾以来,青州这十几年一直在交战,人口损失严重,大量土地抛荒,粮食、刍稾都不太容易收集,尤其是北海、东莱,加起来只剩三五万户,田楷又没有理政治民、恢复生产的能力,他控制的区域情况更差,让收集粮食、刍稾也变得困难重重。

    “使君,我觉得可以继续进军,如果能抢在沈友到达之前击溃田楷部,甚至抓住田楷,那就速战速决。如果不能,那干脆就不打了,让田楷走,以免颜良有失。然后以复甑山为界,与沈友对峙,以守代攻。复甑山以东地广人稀,大片山区,人力、物力都不足以支撑沈友的人马,沈友无法坚守,必然要主动进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