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夜宵
    复雪学院很大,出门的时候云轩急于觅食又没带地图,于是他一路瞎转,随着感觉乱走。

    天色已黑,云轩这一觉睡的挺长,不过他不担心找不着吃的,因为和春谷天黑就黑了不同,复雪学院灯火通明,每一座建筑到了夜晚都照射着耀眼的光芒,街道、花园、路灯,几乎每一个地方都点缀着不同的晶灯,让云轩恍然以为是绚丽白昼。

    (小册子上说,城市与自然不同,夜晚才是一天生活的另一半开始,越是大城市越是如此,像雪城这种巨型城市,都有别称是“不夜城”了。)

    云轩一边想着,一边好奇,不夜?难道这里的人都不用睡觉吗,而且夜里他们能干什么特别的事呢,明明白天都能干吧?

    一路胡思乱想,云轩的肚子抗议的越来越厉害,以至于他都没发觉自己走错了方向,出了复雪学院的大门,拐进了一条散发着浓浓食物香味的小巷。

    此时小巷中人头攒动,不少身影都穿着复雪学院的制服,在一个个热闹的摊位上吃个不停,彼此交谈,都是来吃夜宵的。

    云轩赶紧在一个看上去人不算太多的摊位坐了下来,摸了摸口袋,还好,学院发的背包里给了一些灵币,他都带出来了,口袋有钱,云轩顿时不慌了,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笑道:“这位同学,你要吃点什么,我们家的精致面点可是一绝哦?”

    云轩正对着那张勾画着一个个小面点的菜单头疼,他完全不知道这些小圆圈是什么,能不能吃,听到服务生推荐,迅速点头,“嗯,那就要最好的,多一点。”

    服务生笑着离开,“明白了,脆炸金鳕圈、驴打滚,都是双人份,您请稍等。”

    云轩饿的眼花,哪管是什么,等了一会,见到端上了两盘面点,一盘是黄金色的圆圈,散发着一种云轩没吃过的诱人肉香,一盘是一排白色的小面点,裹成了一小团,沾着雪白的面粉。

    “脆炸金鳕圈是用深海鳕鱼做材料,和上好的面粉混合,用橄榄油炸制而成,火候恰好,入口即化,鲜美嚼劲…”服务生可能看他面生,惯例的解释了一下,还没说完,就看见云轩风卷残云,那种速度让常年接客的他都是眼睛微微瞪大,然后退了下去,面对这种什么不在意只是吃的客人,他们最喜欢,也不需要多废话。

    “啊呜、啊呜。”

    云轩吃的那叫一个惊人,把两盘双人份的面点消灭的干干净净,很不过瘾,又再点了两份,然后再加了两份,如此三轮,他总算让抗议的肚子满足的安静下来,满意的付钱后,晃晃悠悠的走了起来。

    小巷中,都是吃的肚腹饱满的学员,云轩看到不只有像他这样自己出来吃夜宵的,还有不少学员是凑成一团,明显是一起出来加餐的,还有一些少女相互怂恿,“再来一份”,“不能只让我胖”,“亲爱的,你陪我吃”,鼓动之下,身姿纤细的她们全部放下了该死的体重,小嘴吃个不停。

    “吃完之后,去对角巷的黑摊看看怎么样,晚上会多出一些好货哦?”

    “什么好货,不过是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东西,不知从哪淘来,只敢晚上卖。”

    “嘿嘿,那也就去看看,说不准就对期中考核有帮助呢。”

    “那倒也是…”

    带着一丝兴奋的低低声音传来,云轩抬头,看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左顾右盼,然后钻进了小巷深处,那里时不时有人影进出。

    云轩好奇,也跟了上去,走进深处才发现,黑暗的小巷如同蜘蛛网般错综复杂,就像是迷宫,在晚上更加难辨,还好云轩能跟着前面两个家伙,一路东拐西弯,掀起了一片厚厚的黑色幕布,走进了一条小巷。

    刚进来,云轩就险些被刺耳的音乐声浪震倒,那种音乐一点都不缓和,而是像重金属敲击般,摇晃翻滚,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仿佛兴奋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鬼地方?”云轩皱眉,捂着耳朵,已经有点后悔了。

    这是一条非常宽敞的大巷子,仿佛是中枢般,连接了数十条小巷,每个巷口都有着人影出没,小巷布满着一个个摊位,卖着各种物品,打着绚丽的霓虹晶灯,晃得云轩眼花。

    嘈杂声如声浪般席卷,众多人影将大巷子塞得都有些拥挤,让喜静的云轩连连皱眉,就要转身离开。

    “咦?”可是他要走开时,眼角忽然划过了一丝光芒,急忙上前,来到了一个摊位前,那是一个懒散的中年男子的摊位,摊位上摆着各种木盒,都打开了一半,里面躺着一株株灵植。

    云轩一个个看过,眼神越来越来惊讶,倏地,他手掌落在了一个木盒上,低声道:“阁下,这个卖吗?”

    那懒散的中年男子一讶,目光落在了云轩手中木盒所装的灵植上,顿时没了兴趣,随意道:“绿藤木啊,卖,三十六银灵币。”

    云轩点点头,没有一丝被宰的样子,仔细的看了一眼那木盒中如同一截枯藤的木藤,掏了四枚金色的灵币,递给了中年男子,“要了。”

    中年男子眉毛一挑,讶道:“你真要?这截绿藤木是老年,都快腐朽了,你看它的绿纹都没了,我只是随便报价的。”

    云轩道:“不卖了?”

    “不不,卖。”中年男子赶紧将他的金灵币拿到手中,手掌一划,四枚银灵币叮当作响,递给了云轩。

    云轩将找钱收下,也没点,目光一直紧盯着那截枯藤,合上了木盒,就要迅速离开。

    唰!

    然而,就在他准备拿起木盒离开时,突然一道凌厉的劲风暴掠而来,与此同时,一个阴沉的大笑声响起。

    “好,竟然是枯老藤,我寻了半月,居然在这犄角旮旯中找到!”

    云轩身形一低,闪电般的放开木盒,脚尖一点,急急躲开。

    嘭!

    低沉的响声传出,一把黑铁的折扇突然重重的打在了木盒前的摊位上,一股沉重的力道传来,将整个摊位轰爆了开来,无数木盒飞溅,一株株灵植洒落下来。

    啪嗒。

    只有那株装有枯藤的木盒,落在了打开的折扇上,然后折扇掠出,落在了一道身影的手中。

    只见那是一个面目阴森的黑袍男子,身躯干瘦,尖锐的手指锋利如刀尖,脸庞带笑,一双狭长的眼睛中却充斥着阴戾之色,此时一脸喜色的把玩着手中的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