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4章 人言可畏(1/2)
    第1284章人言可畏(第1/1页)

    正月末。

    袁绍勒着马缰,站在浚仪城下,遥望城头,以及城外的那座山,一时感慨。

    曾几何时,他的长子袁谭也站在这里,与孙策交战,结果两人各有损伤,不分胜负。时隔数年,他又站在了这里,孙坚在城里,子辈没有结束的战争,现在要由父辈来继续。

    孙坚是何许人也,一介寒门武夫,怎么有资格和我对阵。他不过是公路麾下一将而已,机缘巧合,父子窃取豫州,如今居然成了我的对手。尤其是孙策,居然要将我赶出袁氏宗族,他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放肆?

    “公与,浚仪城就在眼前,如何攻打,你可以妙计教我?”

    沮授看着远处安静的城墙,听着不急不徐的战鼓声,心情非常低落,一点也感受不到袁绍的轻松和喜悦。袁绍用他的计策,派使者奔赴各县,威逼利诱,沿途诸县几乎是望风而降,袁绍几乎是一箭未发,顺利到达浚仪。这让袁绍有些兴奋,但沮授清楚,那些县城防备能力有限,兵力也不足,迟早要降,可眼前的浚仪城却不同,孙坚在这里经营了大半年,早就做好了坚守的准备,不会让袁绍轻易得手的。

    “主公,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最下为攻城。浚仪城守备森严,听说孙坚入城后,逐步将百姓迁走,城中剩下的都是精锐,此必守之城,攻之不易。不若围而不攻,旁取诸县,取食于敌,待其粮尽自溃,可不战而胜。若孙策来援,则主公可以逸待劳,破敌于城下。”

    袁绍还在笑,但笑得有些勉强。他问如何才能攻城,沮授让他不攻,这是什么意思?

    “不攻?”

    “不攻。”沮授郑重的点点头。“我军有步骑七万余,主公自领步卒四万、骑五千留浚仪,派一将率步卒两万、骑五千南下,直取开封、尉氏两城,两城小,可一鼓而下,各留千人守,余众至鄢陵、长社、许县,夺屯田之地。冯方任屯田校尉,有屯田兵三万余,皆黄巾余众,战力不强,冯方亦非统兵之将,除非孙策率主力来援,否则我军必胜。得屯田,则十万大军之食足矣。挟胜与黄太尉并力,扫荡颍川诸县,则颍川可下。发颍川之兵,又可得兵两万,再回攻浚仪,不过数月,浚仪城内粮尽,破之必矣。”

    袁绍心中一动,觉得沮授说得有理。这个战法虽然拖的时间长一点,但更加稳妥,至少要比强攻浚仪强。重点是夺得许县一带的屯田后,他就能解决军粮的供应问题。有了军粮,就不在乎多几个月围城了。

    “公则,你看呢?”

    郭图探探身子。“臣亦觉得公与之策颇善,只是这别将却是难选。颍川屯田重要,我们知道,孙策也知道。若知我军前往颍川,他必派兵增援。孙策善战,除了主公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统数万之师,与孙策争衡。”

    沮授心中暗自叹息。他知道郭图已经心动了,只是要争这别将之任。两万五千步骑,这是袁绍大军的三分之一强,又与主力相距三百里,非亲信不可任。一旦成功,也必然是此战的首功。

    如果按能力来说,最能胜任的人选无疑是麹义,但麹义不是颍川人,郭图不会让他立此大功。且他的儿子沮鹄被赎回后,还在麹义帐下,他如果举荐麹义,只怕郭图会说他有意让沮鹄立功。

    “臣以为,荀衍和麹义都可以担当此任。”

    郭图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又似乎不以为然。袁绍左右看看,明白了他们的心思。“让他们两人都去,以麹义为主将,荀衍为副将。一个是河北第一名将,一个是颍川名士,文武相济,就算是孙策来了也有一战之力。公则,你说呢?”

    郭图应声说道:“主公英明,这安排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