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1章 沮授献策(1/2)
    沮授抚着颌下短须,眉心轻锁。 .更新最快

    他看得出袁绍眼中的不满,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田丰性情刚直,的确有失臣体。但他是一心为袁绍谋划,忠心耿耿,这是毋庸置疑的。只不过冀州世家不愿意出钱救济兖州,田丰也没办法。现在曹昂拒绝袁绍的命令,不肯助战,有离心之兆。如果不迅速解决,任由兖州自立,对袁绍来说不是什么好兆头。

    田丰的方案没问题,问题是怎么才能说服袁绍。郭图是个麻烦。身为汝颍系的代表,郭图肯定希望早点攻取颍川。一旦袁绍攻取颍川,颍川人就会再次大量进入袁绍幕府,再次压倒冀州人。田丰坚持要走东路,未尝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就算田丰没有这个意思,袁绍也会这么想。他也是冀州人,支持田丰的建议很容易让袁绍留下结党的印象。

    汝颍系与冀州系的意气之争已经影响到战略决策,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他要在不让袁绍有疑心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观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沮授沉吟了很久,袁绍按捺不住,又追问了一句,神情已经有些不快。他连忙拱手致歉。“主公,我刚才在想一个问题,一时出神,死罪,死罪。”

    袁绍挥挥手,故作大度。“无妨,你要想什么,说来听听。”

    “兵者,上争势,中趋利,下避害。我在想,如果我是孙策,我会希望主公从哪一路进兵,又如何排兵布阵才能争势,才能趋利避害。只有想明白了他想要什么,害怕什么,我们才能对症下药,因病施治。”

    袁绍若有所思,连连点头,觉得沮授这句话说得有道理。孙策两次在兖州用兵,第一次在浚仪,第二次便选在了任城。看起来并无区别,但仔细分析,轻重还是很明显的。在浚仪时,他满足于击溃了袁谭,在没有大损失的情况下也没有趁胜追。在任城却是全力以赴,父子并力,又调集在青州作战的太史慈助阵,如果不是袁谭有明显的兵力优势,孙策虽胜,却也付出了重大伤亡,他肯定会继续前进。

    由此可见,他的重心更偏向于东。

    这也可以理解。东部有泰山,一旦控制了这片区域,就等于在冀州的左侧建立起一座堡垒。现在他和公孙瓒连合,又有了新的理由:占据青州,他才能保证与公孙瓒的联络,如果失去青徐,他纵有水师优势,也不得不绕过东莱,路途遥远不说,海上风浪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危险,远远不如取道青州方便。

    现在孙策与幽州的联络就是通过一条途径东莱、北海、琅琊、东海的驿道。如果青州落入孙策手中,这条驿道就控制在他手里了,会更加方便。如果青州落入自己手中,将战线推到东海一带,这条驿道就废了,耗费的时间至少要增加一倍。

    如果在拿下青州之后,战线顺势前推,全取徐州,那孙策不仅右翼受到威胁,出海也会受阻,只能取道长江了。比起从青州出海,路程至少要增加两倍以上,形同断绝。

    袁绍取来地图,铺在案上,反复权衡,越想越觉得东线比较合适。

    “公与,兖州怎么办?”

    沮授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主公,曹操、曹昂都是主公旧臣,他们不会轻易生背叛之心,否则必为天下笑,兖州士林也不会答应。依臣之见,这可能只是一时义愤之辞。他们不知道主公的难处,只当是主公见死不救,坐视兖州疫情蔓延,以致兖州损失惨重。这并不难,只要主公说明原委,他们自然就明白了。”

    “这……能说清楚?”

    “主公,兖州户口最多时,大概有八十万户,四百余万口,这些年接连大战,户口损失的确很严重,但损失最多的还是普通百姓,世家影响并不大。他们据堡而居,兵精粮足,普通流寇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年初大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