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0章 君子当制怒(1/2)
    第1260章君子当制怒(第1/1页)

    郭图站在帐门口,伸手撩开帐门,看着远处的中军大帐。他不仅听到了袁绍的咆哮,还看到了剧烈晃动的帐篷,不禁轻笑了一声。他转身回了自己大帐,坐回案前,一边在案上翻捡文书,一边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袁绍已经让人传唤过两次了,但他现在不想去,不想触袁绍的霉头,白挨一顿骂。

    他能猜到袁绍为什么发火。曹昂不仅拒绝了袁绍的命令,还联合兖州世家自保,对袁绍来说,这等于背叛。从刘岱到曹操,再到袁谭、曹昂,兖州离袁绍渐行渐远,但名义上一直听从袁绍命令,现在干脆拒绝了袁绍的命令,袁绍不可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发火是轻的,这时候一个应对不当,被他砍了都有可能。

    郭图找出一份文书,仔细地叠好,掖在袖子里。又找出另一份文书,同样叠好,藏在胸前。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田丰的大嗓门。郭图起身,隐在帐门后,看着田丰和沮授联袂而至,大步流星地来到中军大帐前,正准备撩帐而入,却又停住了脚步。郭图皱皱眉,走出帐门,见张郃正对沮授摇头。沮授下意识地一回头,正和郭图的目光相遇。张郃也看到了郭图,立刻闭上了嘴巴,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郭图心中冷笑。这些河北人,真以为他们能一手遮天了?他慢慢地走了过去,脸上浮现出不卑不亢的笑容,和田丰、沮授打了个招呼。“元皓兄,公与,你们来得好快。”

    田丰装作没听见,把头扭了过去,用手中邛竹杖挑起帐门,走了进去。沮授和郭图点头致意,伸手示意。“公则兄,请。”

    “请。”郭图伸手相邀,互相谦让。

    “你们都进来,磨蹭什么!”袁绍的怒喝在帐内响起。

    郭图和沮授相视苦笑,举步入帐。一进帐,先看到了田丰的背。田丰站在帐门口,一动不动。郭图绕过他,发现他怒容满面,低头一看,这才发现田丰的衣摆上全是墨汁,脚前有一块摔碎的砚台。郭图眼珠一转,便明白了原委,不禁暗自发笑,却装作看不见,来到袁绍面前,躬身行礼。

    袁绍瞪了他一眼。“你在忙什么,这几步路,半天也不到,是不是离得太近了?”

    郭图不紧不慢。“在找一份文书,费了些功夫。”

    袁绍冷笑道:“什么文书这么重要?”

    郭图也不说话,从袖子里取出那份文书,递了过去。袁绍接在手中,瞥了郭图一眼,将文书打开,目光闪了闪,眼中的怒意淡了很多。他将文书收了起来,示意郭图入座,又看了一眼田丰,从案后绕出,挤出一丝笑容。

    “元皓,一时情急,污了你的衣服,还请元丰莫怪。待会儿让人送两件新衣去,算是陪罪。”

    田丰沉声道:“主公,衣服污了不可怕,心志乱了才是真正的麻烦。君子制怒,不可怒而兴师。大战在即,主公宜澄心静志,随机应变,方可百战百胜。若是未战先自乱阵脚,可不是什么祥兆。”

    袁绍很尴尬,喏喏的应了两声,感谢田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转身从案上拿起已经撕成两半的文书,想递给田丰,又觉得不妥,进退两难。郭图见状,咳嗽了一声。

    “元皓兄,刚刚收到曹昂的回复,他推说兖州大疫还没结束,人口流失,钱粮空虚,不肯出兵助阵。你为主公拟定的出兵青徐方略可能会有麻烦。不知道元皓兄可以备用之策?”

    田丰听了,连忙将袁绍手中的文书取了过来,铺在案上,拼在一起。沮授知道他目力不佳,连忙赶了过去,一边看一边读给田丰听。田丰眯着眼睛,仔细地听着,眉头越皱越紧。郭图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目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