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8章 偷鸡不成(1/2)
    朔风劲吹,寒气逼人,孙策拉紧了大氅,与曹昂并肩而行。

    曹英站在远处的车旁,抹着眼泪。夏侯贞和夏侯宪陪着她。丁夫人姊妹坐在车里,一会儿看看车旁的曹英,一会儿看看远处的孙策与曹昂。

    “他们说什么呢?”丁夫人嘀咕道:“说了半天了,这要是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他以后可洗脱不清了。”

    丁如意露出浅笑。“子修进了豫州的境界,他就洗脱不清了。”

    丁夫人轻声叹息,良久无语。丁如意又道:“不过这也未尝不是好事。袁本初不是可奉之主,子修又离不开兖州人的支持,背主这个恶名担不起。借着为兖州百姓请命的机会脱离袁本初,至少兖州人要见他这个情,将来袁本初来犯,子修不会孤立无援,仓惶而走。”

    丁夫人嘟囔了两句,没有再说什么。虽说她是姊姊,论见识,妹妹显然要略胜一筹。曹昂仁孝,却不傻,他身边还有陈宫那样的智者,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只是孙将军狡诈,子修仁厚,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我担心子修被他骗了。”

    丁如意忍不住笑了起来。“子修已然弱冠,又征战多年,坐镇一方,你还把他当作孩子么。”她顿了顿,又道:“子修是个聪明人,只是不屑卖弄聪明罢了。”

    “这还用你说?”丁夫人眉宇间露出几分得意,看着远方曹昂的眼睛中掩饰不住的骄傲。丁如意笑着推了她一下,又看看车下自己的几个儿子,尤其是明显壮实了很多的夏侯称,一时走神。夏侯称身体不太好,这次南阳本草堂的祭酒张仲景赶来豫州处理疫情,她们有机会接受张仲景的诊治,张仲景说夏侯称眼前的病倒无大碍,但他有先天隐疾,可能活不到二十岁,要想长寿最好从现在开始修行,以后天补先天。

    如果仅是养生,活神仙于吉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师父。不过于吉天天为人治病,丁如意担心夏侯称被病气感染,病情复发,加上夏侯称这段时间跟着夏侯霸、曹英一起玩,对兵法、武艺非常感兴趣,而且展现出了不弱于夏侯霸的天赋,她觉得也许让夏侯称习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师傅。

    平舆高手很多,不过大多是孙策的部下,她来平舆已经是寄人篱下,她不想再求人。

    或许可以找何顒。何顒剑术不凡,让夏侯称随他学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何顒现在是阶下囚,想拜师可没那么容易,除非再去求袁权,请她向孙策求情。可她已经麻烦袁权太多了,不好意思再开口。

    孙策停住脚步,看看延伸向远向的官道。“此去千里,我就不耽误曹使君了。临别之前,再小人一句。”

    “将军请讲。”

    “如果袁绍来犯,你待如何?”

    曹昂稍作思索。“兖州荒残,室无一月之积,不能再战。”

    “若袁本初一定要战呢?”

    “那我只能举螳螂之臂,当千石之车。不敢有折冲之望,只愿无愧于心。”

    孙策点点头,笑笑。“其实你有更好的办法。”

    曹昂轻叹道:“将军,我知道,兖豫一体,无法分割,若能得将军之助,破袁并非全无可能。只是鄙父子都是袁氏故臣,兖州士族对将军又多有误会,急切之间怕是难以纠合……”

    孙策抬起手。“使君误会了,我不是趁人之危之人。我说的是另外一个办法,让袁绍自己避而远之。”

    曹昂不解地看着孙策。孙策笑了起来。这曹昂真是太耿直了,他不适合这个乱世啊。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袁绍以天下自居,他肯入疫病之乡吗?”

    曹昂愣了片刻,恍然大悟。他拍拍额头,自嘲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