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5章 蒯越中计(1/2)
    蒯越双目通红,脸庞扭曲,揪着习竺的衣袖,嘶声吼道:“习文晖,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要刺杀孙坚,激怒孙策,害我全家?”

    习竺文弱,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掰不开蒯越的手。他的脸憋得通红,气急败坏,一巴掌扇在蒯越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蒯越懵了,趁着这个机会,习竺挣脱了他。

    “蒯异度,你疯啦,这时候不去追击,还有心思追究我的责任?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蒯家的部曲要为子柔报仇,我只是帮忙传了个消息而已。你不要以为这是你一个人的事,孙策若是知道这件事与我有关,我习家也难逃一劫。不是我害你,是你害了我,害了我习家!”

    蒯越死死地瞪着习竺,泪水沿着抽搐的面庞滚落。虽然家人早就被孙策抓了,但他从来没想到真有这一天。两军交战,抓对方的家属做人质是常有的事,但通常不会真杀,杀也不会杀这么多人,只有像董卓那样没人性的家伙才会杀人全家。孙坚父子是想占据襄阳,而不是抢一把就走,不可能不考虑影响。如果不是孙坚遇刺身亡,孙策应该不会这么丧心病狂。

    刘表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异度,事已至此,骂也无益。孙策与你势不两立,你不抓住这个机会要他的命,等他缓过劲来,却会要你的命。”

    蒯越一屁股坐在席上,心乱如麻。他也想出城找孙策报仇,但他更清楚,就算孙策初掌兵权,要灭他也是轻轻松松的事。不久前,孙策刚刚领兵击杀夏侯渊,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但是,不出城也不行。正如刘表所说,让曹操独自面对孙策,曹操必败无疑。袁绍攻占荆州的计划很可能因此受挫。等孙策腾出手来,肯定还要再攻襄阳城。他们之间的血仇已经结下,不是孙策死,就是他亡,非此无解。

    “再等一等。”蒯越咬紧牙关。“孙策刚走,肯定会小心戒备,不会给我们机会。等两天,等他放松戒备,我们再追不迟。”他顿了顿,又道:“我要先上蔡洲,向蔡讽讨个公道。”

    刘表抚着手中的玉如意,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

    蒯越虽然没有立刻追击孙策,却也没有闲着。他派出大量斥候出城侦察,用一天时间确定了城外的情况。除了沔水对岸的樊城有一千人驻守之后,只有蔡洲留有一部分人马,孙策率领主力赶奔新野解围去了,一天之后,已经在五十里以外。

    蒯越这才统兵出城,直奔蔡洲,水师已经被孙策掳走了,正运着兵粮北上,蒯越只能坐着小船登上蔡洲。小船一次才能运三十个人,蒯越用了半天时间才把三千人运过沔水。在他渡水的时候,蔡家庄园大门紧闭,连出来查看情况的人都没有。蒯越派习竺去见,也吃了闭门羹,蔡讽根本没见他。

    蒯越集结人马,来到庄前。

    这时,蔡家大门开启,大门内,摆着一几一席,一个少年凭几而坐,正在饮酒。身后站着一个彪形大汗,背插双戟,手提长刀。一排甲士手持刀盾,围成半圈,虎视眈眈地看着蒯越。少年举起酒杯,微微一笑。“蒯越,我以为你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呢,没想到你还是出来了。”

    “你是谁?”蒯越心生凛然,悄悄地打手势,示意部下后撤。

    “江东孙策。”

    虽然有心理准备,蒯越听到孙策这两个字还是大吃一惊。斥候打探到的消息说孙策已经渡过了淯水,正在赶往新野,此刻却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中了计。好在他谨慎,渡水的船只还在,现在撤退还来得及。可是面对仇人,他又按捺不住心中恨意。

    “孙策,你杀我全家,我与你势不两立,将来一定要杀你孙家报仇。”

    “为什么要将来呢?”孙策站了起来,手一伸,典韦递过长刀。孙策接刀在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