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2章 曹昂请降(1/2)
    第1252章曹昂请降(第1/1页)

    丁夫人姊妹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子修,你在说些什么?兖州有困难,你为什么不向袁本初求援,反倒向孙将军求援?这……这是怎么回事?”

    曹昂苦笑。“阿母,小姨,你们别急,听我慢慢说。”

    任城之战后不久,兖州就爆发了疫情。情况原本不严重。大战之后有疫情是很常见的事,兖州东部南北两个战场打了那么久,很多尸体来不及掩埋,被野狗啃食,引发疫情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曹昂当时也没在意,他一心忙着恢复生产,争取补种庄稼,减小损失,准备秋后再战。谁知道后来疫情越来越严重,患病的人越来越多,有扩散的趋势,这才知道情况不妙,立刻组织医药救助。

    折腾了两个多月,形势刚刚好一点,青徐大疫爆发,不少流民涌入兖州,兖州疫情再次蔓延。在之前的疫情中,兖州的药物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再也没有足够的药物应付这一波疫情。曹昂本来想通过药商从兖州、荆州采购,可是豫州也发生大疫,孙策将南阳的医匠和药物调往豫州以控制疫情,不再对外销售药物,兖州立刻陷入绝境。

    曹昂也派人向袁绍求援,但袁绍在幽州作战,千里迢迢,消息一来一去就要半个月,如果中间再延迟一下,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反正自从疫情第二次爆发以来,曹昂派了十几拨人给袁绍送消息,袁绍一次都没回,前些天许攸来到昌邑,给他带了个消息,还是询问他兖州疫情的,言下之意,如果兖州疫情能在两个月内结束,袁绍希望曹昂能够整军备战,准备对豫州发起攻击。

    接到这个消息,曹昂很绝望。他对许攸说,你回报袁盟主,兖州疫情已经失控,百姓曝尸荒野,不仅不可能整军备战,而且可能波及入境的人,包括大军。

    “傻孩子,袁本初一向自负,最受不得人轻慢,就连你父亲面对他都不敢有丝毫放肆,你这么对他说话,岂不是自取其祸,他如何还能帮你?”

    曹昂摇摇头。“阿母,我也想明白了,就算我对他再礼敬,他也不会帮我。我就是他手里的一把刀。有用的时候还能磨一磨,上点油脂,保养一下,如今兖州荒残,不仅帮不上忙,还可能拖累他,他哪里还肯帮忙。”

    丁夫人姊妹相对无语。

    “阿母,你说孙将军会帮我吗?”

    “孙将军为人仁孝,对百姓也是极好,他不会坐视兖州百姓病死沟壑。可是豫州这次的疫情也很严重,他已经疲于应付,还能不能有余力帮你,真的不好说。而且……”丁夫人心疼的看着曹昂。和上次见面相比,曹昂高了,也更瘦了,脸色黝黑,透着愁苦之色。“你如果向孙将军求援,袁本初不会容你,你做好和他决裂的准备了吗?”

    曹昂咬着嘴唇,摇摇头。“大不了我放弃兖州,卸甲归田。听说孙将军给百姓授田,我回谯县耕读,说不定还能将父亲的精舍赎回来,以后侍候阿母,娶妻生子,做个孙将军治下的普通百姓也不错。”

    丁夫人长叹一声,摸着曹昂的脸。“你这孩子啊……”

    孙策大步走进中庭,看了一眼堂上坐着的丁夫人姊妹和阶下的夏侯霸等人,很是诧异。他用手捏捏夏侯称的小脸蛋,又拍了拍夏侯霸的脑袋。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夏侯霸缩着脑袋,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夏侯称嚅嚅地说道:“兖州……兖州比豫州更惨,没法去。”

    孙策皱皱眉,看了一眼丁夫人。他本来就觉得奇怪,丁夫人一回平舆就要见他,这不太像丁夫人的做派,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现在听夏侯称这么一说,这件事可能还和兖州有关,和曹昂有关。他来到堂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