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1章 知止不辱(1/2)
    第1251章知止不辱(第1/1页)

    荀谌坐在栏上,拥着暖炉,目光懒洋洋地从目前的书卷上扫过,一时有点出神。

    院子里一片寂静,两只大黄狗卧在阶下,偶尔动一下尾巴。一只白猫踩着栏杆,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抬起头,看了荀谌一眼,“喵”的叫了一声。荀谌转头看看猫,伸出手,猫轻盈地一跃,跳上荀谌的手臂,又跳到他怀中,卧上暖炉旁,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你倒是自在。”荀谌抚着猫光滑的皮毛,轻笑了一声。

    “你也很自在。”门口传来一声轻笑。

    荀谌一惊,身子一激零,突然绷紧,怀里的猫受惊,昂起了头。荀谌随即又放松下来,伸手按住了猫。“子远兄大驾光临,怎么也不给个消息,让我好迎接你。”

    许攸从门外走了进来,背着手,慢慢走到庭院中央,环顾四周,又走到栏外,和荀谌隔着栏杆相望。荀谌目光闪动,扫过许攸的脸,见许攸笑容满面,神情高深莫测,不禁笑了笑。“幽州正在大战,子远兄不在阵前为盟主出谋划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莫非子远兄改宗纵横家,要做说客?”

    许攸笑道:“你是和主公分庭抗礼的诸侯吗?”

    荀谌脸色一僵,半晌才一声长叹:“岂敢。看来子远兄这是要来取我首级啊,能让子远兄专门跑一趟,我也算是死得其所,比韩文节强太多了。”

    “你啊。”许攸收起笑容,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手按在栏杆上,纵身一跃,轻盈地跳过栏杆,坐在荀谌面前,伸手轻点荀谌的心窝。“你这心病不解,主公如何能用你?”

    “我这心病,无药可医,也许只有等到九泉以下,当面向韩文节请罪之后,方能释怀。”荀谌抬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眯起眼睛。“幽州下雪了吧?”

    “我来的时候还没有,不过现在应该下了。休若披甲卧冰,持节吞雪,和你可不能比。友若,你这个做弟弟的,是不是太悠闲了?”

    荀谌抬起眼皮,诧异地打量着许攸。许攸的眼神很诚恳,看起来不像是找他麻烦的,披甲卧冰,持节吞雪这八个字也意有所指,看来兄长荀衍不仅统兵了,权力还不小,至少是方面之将。这让他有些犹豫,他可以不在乎个人的荣辱,但他不能影响兄长的前途,更不能断绝家族的希望。

    “我还能做什么?”荀谌说道:“冀州我可不去。太冷了,我受不了。”

    “不用你去冀州,就在这儿。”许攸用脚点点地。

    “这儿?”荀谌惊讶不已,坐了起来,目光在许攸脸上来回扫了两遍。许攸看着他,似笑非笑。过了一会儿,荀谌反应过来了,眼神却更加失望。“刘和要回幽州?”

    “嗯。”

    “盟主不打算夺取幽州了?”

    “取还是要取,只是换一种方式。”

    荀谌哼了一声,重新躺了回去,慢慢抚摸着怀中的猫。猫被他摸得不安,“喵喵”的叫着,挣扎出来,跳上栏杆,又跳下台阶,在两只大黄狗之间挤出一个空档,卧了下来。荀谌沉思了片刻。

    “这不是个好主意,也不是一个我能完成的任务,恕我不能从命。”

    许攸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为什么?”

    “我守不住下邳、广陵。”荀湛声音从容起来,坦然地迎着许攸的目光。“下邳、广陵既无险可守,我也不是擅长用兵之人。若是面对陶谦,我还有一战之力,面对孙策,我没有一点把握。”

    “你不用面对孙策。”

    “就算他不能亲至,派别人来,也不行。”荀谌笑笑。“我随刘和与孙策的部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