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4章 将计就计(1/2)
    孙策对袁术一向缺乏敬意,但他在表面上还是比较谨慎的,不是尊称后将军就是称袁公路,很少有直呼其名的时候。今天是特别意外,一时情急,这才脱口而出,没想到被人抓了现形。

    孙策扫了那人一眼,见他淄冠锦服,腰间带剑,但额头全是虚汗,足下打飘,显然是长途奔驰到底,严厉的喝斥掩饰不住从生理到心理的虚弱,想必这一仗败得很惨,心里更加不安。

    如果曹操是在新野击败袁术,那战事应该发生在昨天夜里,使者丁斐凌晨出现在我的大营,应该是曹操发动攻击的时候他也刚刚上路。这么说,曹操约我见面并不是为了稳住我,而是有信心击败袁术之后,还有时间赶到见面地点。更重要的一点是当时曹操大军的位置比他预想的更远,应该离新野不远。他在等袁术,并没有真正追上来。

    这个奸雄,骗我啊。

    孙策郁闷不已,心里不快活,态度也更恶劣。他瞥了一眼那文士。“使者从何而来?半日奔驰两百里,累糊涂了吧?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希望后将军像夏侯渊一样身首异处?”

    “你敢说不敢认吗?”使者沉下了脸,更加严厉。“孙文台,你就是这么驭下的吗,公然对后将军不敬?”

    孙坚捂着胸口,一声不吭,身体晃了两晃,突然往后一倒,“呯”的一声,吓了那文士一跳,也吓了孙策一跳。孙策赶了过去,正要说话,周瑜给他使了个眼色。孙策还没明白过来,手臂就被孙坚抓住了。

    “别说话,哭!”孙坚凑在孙策耳边说道:“把拍髀给我!”

    孙策恍然大悟,立刻抱着孙坚干嚎起来。“将军,将军,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一边哭,一边借着身体的掩饰,抽出腰间的拍髀递到孙坚手中。孙坚接过刀,一刀刺在自己心口,顿时鲜血如注,吓了孙策一大跳,险些连哭都忘了。

    我去!老爹够狠啊。

    “将军,将军……”韩当也抢了过来,一看这架势,也扯着嗓子放声大哭。他一哭,外面的祖茂也吓坏了,跟着闯了进来,将孙坚围在中间。他担心孙坚的伤势,步子迈得猛,虽然只是肩膀蹭了一下,却险些将那文士撞飞,一头撞在帐篷上,站立不稳,又滑倒在地。

    周瑜赶上了去,将文士扶起。“先生,你来得真不巧,孙将军刚刚遇刺。”

    “遇……遇刺?”文士的脸一下子白了。“怎么……怎么会这样?”

    周瑜转身去拿箭。孙策早有准备,已经用孙坚的血染红了箭头,悄悄地递给周瑜。周瑜接在手中,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将军攻襄阳,久攻不下,心中郁闷,出营散心,不料遇到襄阳豪强安排的刺客,中了毒箭,危在旦夕。你看,就是这枝箭,刻槽里面都是毒药。一旦沾了血,就活不成了。”

    周瑜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箭在文士面前晃来晃去。听说是毒箭,文士吓得浑身发软,生怕周瑜一不小心捅他一箭,哪里还有心思辨真假。

    “小子周瑜,庐江人氏,家父官居洛阳令。先生怎么称呼?哪里人氏?”

    “你是周伯奇的儿子?我乃冯方,汝南人,做过司隶校尉,与令尊很熟悉。”冯方一把抓住周瑜的手臂,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声道:“周郎,后将军受挫,派我来传令孙将军,令他回援,如今孙将军又遇刺,危在旦夕,这可如何是好?”

    “冯君莫急,后将军受挫,这话从何说起?”

    冯方眼珠转了两转,起身将周瑜拉到帐外僻静处。“唉,若是旁人,我一个字也不说,你是故人之子,我就不瞒你了。曹操入境,给后将军写了一封信,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将军一下子就怒了,挥师急追,两天走了一百多里,人困马乏,疏于防备,结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