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2章 差之毫厘(1/2)
    张飞早就等急了。

    看着关羽的阵地上战鼓声一阵急着一阵,欢呼声一次比一次响,他心急火燎,恨不得也来一次,偏偏对面的冀州军虽然也攻击了几次,却只是试探,并没有全力以赴。左翼的关羽打得正激烈,刘备突然下令他出击,他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要么是关羽大破对手,刘备要全面反击,要么是关羽被对手困住了,处境堪忧,刘备要让他策应关羽。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对他来说都不妙。

    在等待出击的时候,张飞一直在观察对面的阵地,向来来回回的斥候打听对面的将领。斥候是消息最灵通的人,他们掌握的一些消息甚至连主将都未必知道。主将关心的事很多,一般不会留心对方的普通将领,除非是独领一部的别部司马之类。

    斥候说,对面都是冀州豪强,以南部人为主。有好几个当年曾经追随韩馥,比如刚刚被麹义杀掉的那个耿湛就是韩馥长史耿武的族弟。在张飞的正对面也有一个和耿湛差不多的人,叫闵建,他是韩馥加驾闵纯的远支族人,手中有两千多强弩手。此人因为闵纯的原故,升迁无望,所以作战一向不积极,愿不愿意出力,全看战利品够不够丰厚。如果无利可图,他是不肯出力的。

    闵建只是典型,其他人未必像他这么出格,但麹义部下有不少是韩馥旧部,与被袁绍杀掉的那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为袁绍卖力。家族、产业都在冀州,他们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背叛袁绍的。没有产业,供养不起部曲,他们就什么也不是。

    听了这些故事,张飞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冀州军的攻击那么疲软。知道对手没有拼命的决心,他在心理上又胜了一筹。俗话说得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孙策也常说,两军交战也好,两人比武也罢,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一定要死死的抓住对手的软肋打,往死里打,不让对手有还击的机会,直到对方失去反抗能力为止。通常来说,所谓失去反抗能力就是要么斩将夺旗,要么迫使对方全线崩溃,将领失去对部下的控制能力。

    比如当初在萧县打关羽,比如在小黄打蒋奇。

    张飞对孙策一向佩服。小黄那一战,他曾随孙策出击,而且立了功,因此才得了手中的丈八蛇矛,印象非常深刻。此刻出战,他下意识的套用了那一战的办法,刚刚突破对方战阵,他就冲着闵建的战旗去了。

    “燕人张飞在此,闵建小儿,速来受死。”

    张飞天生大嗓门,比关羽还要略胜一筹,即使乱军之中金鼓齐鸣,人喊马嘶,也无法掩盖他的声音。闵建原本就在注意他,也知道张飞是何许人也,听得这一声吼,顿时心慌意乱。如果不是之前耿湛因为怯战被麹义斩首,他几乎要掉头就跑。

    尽管如此,闵建也没有上前迎战的勇气,他下令亲卫重重保卫,阻击关羽。但他还是低估了张飞的战斗力。张飞手中的丈八蛇矛既有长度优势,又有招法优势,左拨右挑,闵建的亲卫根本无法近身,接连折损了好几个人,亲卫将见势不妙,亲自上前接战,被张飞一矛挑落马下。

    见张飞势如破竹的冲到身前,面前无一合之将,闵建慌了,顾不得麹义的军令,拨马就走。张飞紧追不舍。他也不急着取闵建性命,就跟在闵建后面,蛇矛的矛尖离闵建后心只有一臂距离,让闵建时刻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无法停下来组织反击。闵建的部下拼命上前,但他们既不能结阵拦着闵建的去路,单打独斗又不是张飞的对手,接连损失十余人。

    闵建的阵地大乱,田豫抓住机会,组织弓弩手全力射击,随着箭阵被压制,前面的刀盾手失去了支援,伤亡得不到补充,阵线渐渐支撑不住了,崩溃在即。闵建被张飞追得心慌意乱,虽然极力嘶喊,却无济于事,只得命人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