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2章 人同此心(殇今恫古打赏加更)(1/2)
    第1232章人同此心(殇今恫古打赏加更)(第1/1页)

    张郃赶到战场时,田豫和他的部下已经跑了。张郃对此并不意外。开战以来,刘备的部下就以跑得快著称。据麹义的报告,刘备本人曾经跑出日行百里的成绩。张郃奉命前来增援沮鹄,却没想过能截住对方,骑兵虽然快,毕竟也不能一直全速奔跑,否则战马会累得倒毙的。

    可是当他发现沮鹄不见了时,他意识到问题严重了。

    袁绍让他来增援沮鹄,就是担心麹义的部下坐视沮鹄与刘备交战,不肯积极增援。现在他已经从中军赶到了,麹义的其他部下还没到,证明袁绍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而且情况远比他想象的更严重。

    麹义是韩馥旧部,但他本人并不是冀州人,与韩馥的关系也不怎么好。袁绍能够入主冀州,麹义的支持非常重要,所以袁绍将之前支持韩馥的旧部大多交给麹义指挥,包括一部分实力强劲的河北强弩手。韩馥被杀,沮授、田丰这些名士都转而支持袁绍,剩下的人也无可奈何,只能为袁绍卖命。但他们对麹义和沮授都有意见。原因很简单,袁绍接手冀州后,对不肯支持他的冀州豪强进行清洗,曾指挥强弩手驻扎在孟津的赵浮、程涣就在其中。

    如果有机会报复沮授又不连累自己的利益,他们不会拒绝的。沮鹄被擒,他们完全可以推说是沮鹄自己贪功冒进,不是他们救援不及。战场上敌我交错,信息通报不畅,出现失误是很正常的事,袁绍也好,麹义也罢,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治他们的罪。

    张郃不敢大意,他叫来惊魂未定的沮家部曲,详细询问情况。一是他们与田豫纠缠的时间长短,二是沮鹄的具体去向。沮家部曲丢了沮鹄,按惯例,他们都是死路一条。这时候肯定是把责任拼命往别人身上推,开始还只是说与田豫纠缠了半个时辰,后来就变成了一个时辰,再后来越说越没边,直接说打了半天。

    张郃不傻。他从沮家部曲的损失和现在幽州军的尸体数量可以看得出来,双方交战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时辰,加上对峙的时间,一个时辰就算顶天了。这也和他从中军赶来的路程吻合,如果说是半天,那不仅麹义的部下有责任,连他都有责任了。

    张郃问清大致情况,一边派人向袁绍汇报,一边上马追赶。田豫只有三四十骑,又是刚走不远,如果运气好,还能将沮鹄抢回来。这既能避免袁绍陷于被动,又能让沮授欠他一个大人情,就连麹义都要感激他,何乐而不为。

    张郃带着大戟士上马追赶。为了能追回沮鹄,他要加快速度。与此同时,他又不得不有所保留,以免马力不足,遭到对方偷袭。大戟士是他张家的部曲,是他安生立命的本钱,他不会因为沮鹄而使大戟士蒙受重大损失。

    追出十余里,张郃看到了田豫。

    田豫横矛立马,挡在路中间,二十余骑散落在他身后,没什么阵势,看起来很轻闲。

    张郃不敢大意,这里离涿县已经很近了,远处的地平线上又隐隐约约的有烟尘,是不是有埋伏,他也说不清楚。他下令大戟士们停止前进,保持警戒,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又派出十余骑到前面打探情况,自己带着二十余骑来到田豫面前。

    “田国让?”张郃看了看田豫身后的战旗。

    田豫点点头,打量着对面的张郃。他没见过张郃的战旗,看起来不像是麹义的部下。数百骑全是执戟骑兵,麹义麾下没有这样的人马,也不像他本人的亲卫骑。“足下是?”

    “河间张郃。”

    田豫恍然大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大戟士啊。那可是袁绍的中军精锐,一直在袁绍身边的,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看来沮鹄身份就是不同,连袁绍都不敢大意,要派张郃率领大戟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