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8章 隐私(迪迪卡卡俱乐部打赏加更)(1/2)
    弘咨微微一笑。“马公以为他该死?”

    马日磾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董卓的旧部是朝廷的一个隐患,不能碰,不能提。董卓死了,但包括他女婿牛辅在内的旧部还占据着河东、弘农和并州,随时可能威胁长安。李儒身为其中一员,马日磾当然觉得他该死,却不能宣诸于口。

    马日磾强按心中不安,低下头,开始读文章。他知道李儒曾是董卓的心腹,董卓入京后的很多事背后都有李儒的身影,几乎每一件事都有可能引起轩然大波,早已存了反驳的念头。可是他看来看去,却找不到反驳的机会。李儒写的每一件事都很确凿,都是他亲身经历,不仅逻辑通畅,还有人证、物证。李儒当然有为董卓辩解的意思,但他并不是强辞夺理,而是陈述事实,也不是颠倒黑白,非说董卓无辜,只是说有不少事董卓是为人所误,并非他一个人的责任。

    这其中最让马日磾心惊肉跳是袁隗、袁基被灭门的经过。李儒详细讲述了经过,指出当时董卓并不在洛***体负责这件事的是王允和士孙瑞尤其是王允,董卓的确曾下令杀袁隗以泄愤,但袁基不在其中,更没有少长咸灭的要求,是王允、士孙瑞借题发挥,杀袁隗、袁基满门。

    李儒的这个结论有逻辑依据:董卓的本意是看到了袁绍、袁术的分歧,想在他们之间制造隔阂,拉拢袁术和孙坚。当时他还打算与孙坚联姻,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杀袁术的长兄袁基,刺激袁术?还有人证:这件事是他转达王允的,当时有什么人在场,他记得一清二楚,也写在文章里。还有物证:董卓的手令还保存还在他的手中。他当时是尚书令,掌管宫中文书,见王允假公济私,他就知道情况不对,将相关的公文藏了起来。

    看完文章,马日磾惊出了一声冷汗。李儒没有指明袁绍在其中的作用,但是这篇文章一旦公布天下,王允、士孙瑞将成为众矢之的,袁逢的故吏将视他们为仇敌。如果袁绍不能顺应他们的要求,与王允、士孙瑞断绝联络并声讨之,他们将弃袁绍而去,转投孙策或袁耀。

    袁基满门被杀,袁耀就是袁逢的继承人,他继承了袁逢的安国亭侯爵位,也就继承了袁逢的人脉。

    不用说,这件事背后肯定有孙策的推动。

    马日磾看着文章,心脏一阵阵乱阵,手指发麻,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觉得嗓子发干,努力咽了两口唾沫,才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沙哑。“这篇文章……是李儒送你的?”

    “不是,是从平舆来的,孙将军接到文章后,命人刻印出来,分布四方,我也得到了一份。”

    马日磾心中一声哀叹。他看到文章是印制而不是手写时,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南阳有印书坊,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印书坊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速度快,可以在短时间内传抄千万份。不用说,得到这样的利器,孙策没有不用的道理。他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天下人也快看到了。身在襄阳的蔡邕肯定也看到了,这篇文章很可能会通过他的笔写进史书,相关人等都会在历史上留下污名。

    要想化解这种不利影响,袁绍只有一个办法:击败孙策,掌握书写历史的权利。如果考虑到豫州有疫情,即使冀州形势再不利,一场大战也在所难免。不用天子拉拢孙家父子,袁绍也不放过他们。

    马日磾知道诏书内容,他觉得朝廷此刻与孙家父子联姻并不是理性的选择,正好孙坚不在,朝廷还有纠正错误的机会。他立刻写了一封奏疏,附上那篇文章,派人紧急送往长安。

    “李儒还没死?”

    黄琬的眼角抽搐着,一掌拍在案上,震得笔砚一阵乱跳,一滴朱砂溅了出来,正好落在王允的名字上,一片血红。黄琬眯起了眼睛,盯着被朱砂染红的名字看了片刻,忍不住又骂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