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聚集
    只是他这种平淡态度,却让香芩产生了一些误会,美眸中有点点水雾凝聚,声音带上了一丝泣声,“对不起,可能在你看来我真的很过分,明明可以暴露自己的灵气属性,这样什么都早解决了,哪要你来救我,还受了那个阴险家伙的全力一击,满身是伤。”

    云轩摇头,认真道:“真没事,我理解。”顿了顿,他又好奇道:“不过你好厉害啊香芩?居然能一下秒杀那个冒火的家伙,其实也是哦,当时我们七八岁的时候你就能捅死一棵铁木妖兽,何况现在。”

    香芩小心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云轩真没生气后,才放心下来,柔声道:“就像那祝焰的火离之体一旦催动能爆发同境界难挡的力量,我的黑暗灵气也是如此,其实每个有特殊天赋的特招生,像金琉、石灵他们,若是使出所有手段,也能轻易击败同境界的灵者境初期,所以才被特招。”

    云轩忍不住道:“那你其实是向学院隐瞒了黑暗灵气,光靠自己灵者境中期的修为得到了实力特招,所以才说擅长潜袭、暗杀,但实际上你的天赋更强,如果加起来,恐怕是第一强的吧?”

    香芩微微一笑,面对云轩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在意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也未必吧,这一届实力特招的只有我和达到了灵者境后期的一人,不知道动手起来谁厉害,不过我在肆意动用黑暗灵气时,曾经暗…解决掉过复数位灵者境后期的修者,当时还没突破中期呢。”

    云轩没有注意到她说到一半时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迅速改口,他惊叹道:“哇,灵者境初期就击败不止一个后期修者,你也太厉害了吧。”云轩一副眼睛亮晶晶的样子,这根大腿抱的太粗了啊!

    香芩眼中的复杂之色敛去,轻轻一笑,柔声道:“这是我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听见没有?”

    “嗯嗯。”

    抱上了一根黄金粗大腿的云轩心满意足的跟着香芩离开了,而在他们撤离前,那祝焰消失后的雪花印记嗖的飞来,分裂成了两半,各有两角投入了香芩和云轩的眉心,使得云轩的眉心雪花从一角变成了三角,香芩则是…五角。

    “每个考生遭到致命重创时,眉心的雪花印记都会被激发,化为一道白光,将他们传送出失落秘境,这也就是淘汰了,而留下的雪花印记则会被其他考生吸收,增加分数。”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一定是亲手击杀才能获得,而是一定范围都能吸收,比如一个考生被妖兽宰了,你恰好路过,也能白捡积分,或者你设置陷阱,坑杀了别的考生,自己全程没出现也可以,学院这是想考核人的智慧和计谋,而不光是力量。”赶路途中,香芩娓娓道来。

    云轩点点头,犹豫道:“那除了抢夺别人的,有没有别的办法获得积分啊,比如杀妖兽之类的。”

    香芩微笑的看他了一眼,眼中多了一丝温和,“怎么了,你害怕和人战斗吗?”

    云轩摇摇头,“也不是,只是如果可以和平达到目标的话,没必要和人冲突吧,那样总会有人失败。”

    香芩眸中的温和更多了一分,脸颊出现了一丝复杂,轻声道:“嗯,那我们就不和别人抢了,除非他们抢我们的,然后去猎杀妖兽,和平过关好了。”

    “嗯嗯。”

    云轩很高兴,毕竟比起为了抢分眼都红了的考生,傻乎乎的妖兽才好对付,他的毒也更有用武之地。

    两人接下来就开始了扫荡,失落秘境相当的巨大,地形各异,拥有大片的原始森林,云轩进入后,就很熟练的认路,找到了一头头妖兽,然后和香芩一起出手解决。

    不过虽说是一起,但主要还是香芩轻易的击杀了,有时候云轩还没把新制作的碧绿毒珠掏出来,咆哮着冲来的妖兽就一头栽倒,黑影一闪,香芩轻描淡写的落在旁边,然后划开头颅,一道光芒从其中闪烁而出,投入了两人额头的雪花印记。

    大腿抱的太粗了!云轩感叹了不知多少次,他发现香芩好像也刻意不让他出手,就像是在保护他,云轩郁闷了一会后,也就不在意了,专心的采集植物来制作毒粉、毒珠。

    唰!

    一道黑影鬼魅般的闪掠,她身后,几头毛皮火红的猎豹颤抖了一下,无力倒地,硕大的头颅上裂开了一条深深的血线,鲜血流淌而出。

    香芩随意的挥了挥手中涂抹着绿色的古怪小刀,将上面的血液甩溅,然后转过身来,惊讶道:“怎么了?”

    走过来的云轩饶了饶头,掏出了一块机械盘,“你看。”

    香芩轻咦一声,也掏出了自己的,只见两块机械盘上,机械指针微微颤抖着,指向了一个方向。

    “金琉和石灵有消息了,走,我们去找他们。”香芩喜道。

    云轩点点头,摸了摸额头的三角雪花,离综合考核结束还有最后一天,这个时候找到另外两个队友也不算迟。

    香芩抓住了云轩的手臂,急掠而出,这次她使出了全速,即使是带着一只云轩,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议,化为了一道模糊身影,在森林中暴掠,而一炷香后,她的身影便是缓缓停下,望着眼前层层叠叠的森林,微微一笑。

    “怎么了?”此时,满脸惊色的云轩才抬起头,他又一次的感受到了他和天才之间的差距。

    “他们就在前面,好像解决了一头很厉害的妖兽,非常好…不对!”香芩眼神陡然一凝,急掠而出。

    森林中,一道横持着巨大金属筒,金色发辫有些散乱的身影松了口气,将沉重的金属筒跺在了地面,问道:“大个子,那个虫王死了吧?”

    一旁,身躯膨胀到了数丈之高,如同一个小巨人般的石灵笑了笑,闷声如雷:“应该吧,受了我巨力一击,又被你一炮严严实实的轰中,就算是灵者境中期的妖兽也受不住。”

    只见此时的金琉和石灵面前,倒着一头形状狰狞的怪虫,怪虫呈灰色,臃肿的身躯下生长着一只只尖足,其头颅凹陷下去了一个拳痕,仿佛是被人狠狠轰中,而兽躯上更是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大洞焦黑,还散发着浓浓白烟,几乎将它洞穿。

    “总算死了!”

    发辫略有凌乱的金琉看了倒在血泊中的怪虫,吐出一口气,碧蓝的眼眸中有喜悦之色闪过,就连面容沉稳的石灵,都是咧嘴一笑,膨胀的身躯上光芒涌动,一点点变小了起来。

    “小心!”

    然而就在他们放松警惕时,一个略显焦急的清脆声音响起,让两人面色一变,随即那趴伏在地的怪虫,一根根尖锐的触足竟是闪烁起淡淡的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