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3章 巫和医(1/2)
    于吉正在忙。 .更新最快

    他被一群流民围在中间,正在为一个老妇人扎针。老妇人被她的儿子抱着,闭着眼睛,痛苦的呻吟着。“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她抓着儿子的衣领,不停的摇晃着。“让我死,就不拖累你了。”

    “阿母,你不能死啊。”那中年男子一边抱着老妇人,让她不要乱动,一边安慰道:“神仙给你冶病呢,你大难不死,将来还要享福呢。阿青怀上了,是个儿子,你要有孙子了,不能死。”

    老妇人犹豫了。“那……那我看一眼再死。”

    周围的病人哄笑起来,七嘴八舌的调侃老妇人。看得出来,这些人虽然病得不轻,但有神仙在侧,他们的心情都比较轻松,应该是对于吉有信心。只不过放眼看去,不是老便是小,就算神仙手段再高明,也有很多人熬不过这场疫情。不过他们并不会因此怀疑神仙的手段。死者长逝,生者却会对神仙感激涕零。

    道教兴起于汉末,正是因为汉末的疫病流行,掌握巫术和医术的道士们可以救人,可以安心,这才得到了普罗大众的欢迎。相比之下,佛教虽然也在汉末走向普通百姓,却因为没有这样的手段,得不到普通百姓的支持,传布不广。笮融能够吸引普通人是因为免费的酒肉,而不是医疗技术。

    佛教一开始走的就是高端路线,后来为了推广,才学道教的实用技能,卜卦、算命乃至施药,这些都是从道教学来的。道教则与之相反,从一开始就扎根于平民,治病救人与修道成仙并行不悖,混合了巫术的医学一开始就是道教的看家本领,最后形成道医一脉。

    但道士毕竟不是神仙,他们救不了多少人,更无法挽回这乱世。当魏晋南北朝的乱世越演越烈,人们生存越来越艰难,面对不期而至的死亡,即使是世家权贵也觉得命运多舛,无法预测,佛教的来世观念就成了他们逃避的乐土。佛教真正大行其道是南北朝,原因正在于此。

    孙策不希望看到那一天,他想尽力逆转这历史,但是面对瘟疫这个超级对手,他也觉得很无力。要想统一天下,非战不可,但频繁的战争正是瘟疫爆发的重要原因。瘟疫与战争如影随行,由战争而起,又反过来限制战争。他抗争得越激烈,瘟疫来得就会越频繁,越惨烈。当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人口十不存一,战争自然无法延续。

    论起对人口的杀伤力,就连战争都要甘拜下风,瘟疫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杀手。

    孙策站在远处,看着忙碌的于吉,心中说不出的愤懑。

    于吉看到了孙策,给老妇人取了一些药,又嘱咐了注意事项,这才起身,来到孙策身边。等着治病的百姓虽然没说什么,但明显有些怨言,没给孙策什么好脸色。

    “都是一些愚民,将军不要介意。”于吉说道。

    孙策笑笑。“于公,我没事,倒是你自己要留神。虽说修道有成,整天在病人堆里,还是小心些好。”

    “无妨。生病的原因有很多种,归根到底还是自身正气不足,才让邪气有可趁之机。我虽不敢说是纯阳之体,但正气还是足的。”于吉打量着孙策,眉宇眼露出关切。“将军,你这几日是不是太累了?”

    孙策点点头。他这几天的确很累,不仅是身体上累,更是心累。面对四世三公的袁绍,他有信心战胜他。面对瘟疫,他却一点把握也没有。即使有本草堂,即使有张仲景那样的名医和于吉这样的道士,他还是没什么胜算。张仲景是写出了《伤寒论》,但那是研究了几十年的结果,代价是满门百余人的病故。他在理论上了解一些瘟疫的本质,但他没有任何切实可行的办法来遏制瘟疫。

    他最多拨一些粮食和药物,尽可能做一些后勤保障工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