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8章 名与实(1/2)
    军谋们三五成群,有的独自沉思,有的交头接耳,自由自在,气氛轻松活泼,脸上带着或浓或淡的笑容。孙翊、孙尚香等人坐在一边,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孙尚香伸手揽着陆议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一边说一边转着眼珠,不知道在找谁,陆议红着脸,连连点头,眼神却有些不安的扫视着四周。郭奕躲得远远的,将自己藏在郭嘉的身后,不让孙尚香看到。

    陆议起身走到郭奕身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过去一起坐。郭奕连连摇头,腮帮子都快飞起了。陆议转头看向孙尚香,孙尚香握起拳头晃了晃,郭奕顿时蔫了,拽着郭嘉的袖子求援。郭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求孙策。郭奕会意,又向孙策拱手。

    “将军救我。”

    孙策哭笑不得,侧过身子,低声说道:“怎么了,三将军又欺负你了?”

    郭奕扁扁嘴,迟疑了半晌。“她要我……叫她姑。”

    孙策愣住了,回头看看孙尚香,却发现孙尚香已经不见了。孙翊等人一本正经的看着别处,故意避开了孙策的眼神。孙策目光一转,看到被拉开一条缝的门还在轻轻摇晃,心中明白,起身出门,赶到廊下,扶着栏杆探身一看,见孙尚香正蹑手蹑脚的往下溜,刚下楼梯。

    孙策咳嗽了一声,孙尚香身形滞住,慢慢地转过身来,仰起头,笑容灿烂如花。“大兄,这么巧。”

    “不巧,我是专门来追你三将军的。”孙策勾了勾手指,示意她上来说话。孙尚香咧了咧嘴,抬手挠挠头。“头好痒,我得回去洗头沐浴,要不然薰着大兄,多不礼貌。”

    “你不是头痒,你是皮痒,要不我给你挠挠?”

    “不敢,不敢。”孙尚香知道跑不掉,只得又陪着笑容,噔噔噔上了楼,抱着孙策的胳膊摇了起来,一脸仰慕之情。“大兄,你最近境界又有提升啊,说话声音简直就是黄钟大吕,震得我心里都慌了。”

    孙策不吃她这一套,开门见山。“你为什么要郭奕叫你姑?”

    “君臣如父子嘛,我是女子,不能为父,又太小,不能为母,只好让他叫姑了。大兄,你和郭祭酒亲如兄弟,我和郭祭洒也算是兄妹吧?那他叫我姑,不是天经地义吗?”

    孙策看着振振有辞的孙尚香,一时竟不知道如何驳斥。

    “既然我是他的长辈,他该不该孝顺我?他如果不孝顺,我是不是该管教他?有错吗?没错啊。”

    孙策按着孙尚香的肩膀,眨眨眼睛。“你这一套是谁教你的?”

    “这还用人教?我自己悟出来的。”孙尚各得意洋洋的眨眨眼睛。“大兄,我是不是很聪明?”

    “嗯,聪明。”孙策也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只不过是小聪明,离大智慧有点远。”

    “有多远?”

    “也不算太远,十万八千里吧。”

    孙尚香“啊”了一声,很沮丧的眨着眼睛。她挠挠头,不太服气。“可是圣人就是这么说的。圣人说,名正而言顺,为政之先,必乎正名。我想着先把名分定下来,接下来不就言顺了吗,为什么不对?”

    孙策皱起了眉头。“你读《论语》了?谁教的?”

    “我教的。”楼下传来一个黄钟大吕的声音,坚定的脚步声响起,张昭出现在楼梯口。他打量了孙尚香一眼,笑了一声:“隔了这么久,你还记得必也正名,也不枉我一番心血。”

    孙尚香很窘迫。她随张昭读书一年多,也就记得这么一两句,最后还把这个老师辞了,改拜郭嘉为师。听说张昭很不高兴,生了好些天闷气。

    见是张昭,孙策只好先把孙尚香的事丢在一边,拱手施礼。对他麾下二张,他一向是很尊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