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0章 卧虎与巨商(1/2)
    田畴答应了。

    张则随即将他引见给关靖和简雍。关靖与田畴有一面之缘,知道他是右北平无终人,好读书,本不是一个热心仕途的人。他入仕是被刘虞的热诚感动,张则派他去查验这件事,摆明了对公孙瓒的指证有怀疑。不过他并不紧张,公孙瓒是郡吏出身,对这些事太熟悉了,刘虞的罪状都是明摆着的,他根本没必要伪造,让田畴去查吧,他查出的结果更有说服力。

    田畴的确很聪明,但他经验太少,还不是公孙瓒的对手。

    见关靖很坦然,张则心里有了底。他询问了相关情况,又询问了相关的战备,战马、军械、钱粮,都问了一番。他久经仕宦,对这些事非常熟悉,不需要刻意摆官威,言谈举止间透出的从容就足以让关靖等人心服口服。面对这样一个功名赫赫的前辈,公孙范和赵云也不敢掉以轻心,非常恭敬。

    张则又派人召鲜于辅等人来见。鲜于辅正在召集人马,没有亲自来,只派从弟鲜于银来见张则。见公孙范和赵云在座,鲜于银勃然大怒,指责张则偏听偏信,与公孙瓒等人是一丘之貉,官官相护。

    张则也不着急,静静地听着。等鲜于银说完了,他对鲜于银说,是非曲直,我已经派田畴去查,自有公论。你们不信我,总该相信田畴吧?

    鲜于银自知失言,很是窘迫。

    张则接着说,刘虞也好,公孙瓒也罢,都是朝廷委任的官员,他们之间发生冲突,甚至举兵攻杀,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都有罪,将来朝廷会依律处置。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幽州的安定,袁绍身为冀州牧,兴兵攻击幽州,这不合朝廷制度。你们想为刘虞报仇,心情可以理解,甚至于发兵与公孙瓒交战这都可以接受,可是你们若与袁绍勾结,那就是陷刘虞于不义了。

    袁绍是逆臣,他矫诏的案子正在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公布天下。你们这时候和袁绍牵扯不清,不用公孙瓒指证,刘虞就有罪,死有余辜。朝廷不仅不会为他平反,而且要追究他的责任。刘虞是宗室,朝廷不仅要追回爵位,还要削籍,整个东海王一系都会因他蒙羞。附逆是大罪,要诛三族,他的儿子刘和也将成为罪人,朝廷会派人抓他归案,枭首伏罪,刘虞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将遗臭万年。

    鲜于银只是幽州刺史府的一个从事,有一腔热血,想为刘虞报仇,哪里见过这阵仗,完全被张则镇住了,连大气都不敢喘,唯唯而退。

    赵云看在眼里,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位新任幽州刺史不愧是卧虎,比刘虞强太多了,就算是公孙瓒看到他估计也要退避三舍。

    收到鲜于银的回复,鲜于辅不敢造次,亲自赶来拜见张则,与他同行的还有乌桓司马阎柔。

    阎柔是广阳人,幼时被掳出塞,没在胡中十余年,却深得乌桓、鲜卑人信任。他与刘虞有过接触,也受过刘虞恩惠,刘虞被公孙瓒杀死,鲜于辅等人想为刘虞报仇,第一个就想到了他。他也欣然响应,联络乌桓、鲜卑各部,集结了一万余骑,正准备与公孙瓒开打。

    张则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态度,软硬兼施,让鲜于辅和阎柔不敢轻举妄动。有刘备与公孙瓒联手,能不能打得赢且两说,若因此毁了刘虞的名声,让刘虞遗臭万年,断子绝孙,却让公孙瓒坐收名利,他们死了也不甘心。权衡利害,自然还是拥护张则,等朝廷为刘虞声张正义。

    得到公孙瓒与鲜于辅等人的支持,张则迅速稳住了幽州形势,拥兵十余万。他下令各部料简精锐,让老弱回家,减轻后勤补给供应的难处,最后得到五万步骑。张则一面派人警告袁绍,让他不要轻易挑起战事,一面与麋竺联络,商量解决幽州粮赋不足的办法。

    麋竺收到张则的邀请,却没有赴约,只是派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