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8章 作茧自缚(1/2)
    易水南岸,袁军大营。

    袁绍背着手,在帐中来回转着圈,不时用手巾擦鼻子。进入八月,早晚凉了,不小心,夜里就受了凉,清鼻涕流个不停,擤得久了,半边脑壳都疼,让袁绍有些说不出的焦灼。

    但比起受凉更让他焦灼的是眼前的战事。

    刘虞不等他赶到就仓促进击,结果被公孙瓒一战击溃,现在幽州军已经崩溃,虽有鲜于辅等人居中联络,集结人马,却无法与刘虞在世时相提并论。原本一场预料中的速胜变成了僵持,这让袁绍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

    如果继续进攻,没有两三个月无法决出胜负,就算能击败公孙瓒,全取幽州,他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无法立刻转身南下,准备了近半年的秋季攻势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要夭折。如果放弃进攻,先取兖豫,那幽州很可能会落入公孙瓒的控制之中,他渴望已久的幽州战马将源源不断的运往豫州,成为孙策手中的利器。

    没有了骑兵优势,还能不能战胜孙策,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这一切都是刘虞的错。早就知道他名不符实,却没想到他如此无能,十万大军攻不下公孙瓒的小小堡垒,反被公孙瓒的突袭打得落花流水。

    脚步声响起,田丰拄着杖,快步走了进来,见袁绍在帐中踱步,神色不豫,田丰花白的眉毛颤了颤,沉下了脸。“主公,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大战之前,主公当澄心净志,心无旁碍。”

    袁绍强笑了两天,清了清嗓子。“元皓兄,情况如何?与鲜于辅他们联络上了吗?”

    田丰叹了一口气。“联络上了,但……形势不太妙。”

    袁绍心里一紧,心脏不争气的猛跳起来。“怎么说?”

    田丰也不说话,递过一份文书。袁绍接在手中,又看了田丰一眼,才勉强把精神集中在手中的文书上。文书是义写来的,但执笔的应该是沮鹄。义作为前锋大将,行军作战的能力毋庸置疑,但他的文笔不行,沮鹄到他营中任职后,帮他主往来文书,据说两人相处得很不错。

    “沮鹄这文章有点意思,是不是向孔璋(陈琳)请教过?”袁绍看了两句,特意笑了一声:“我看这两句有孔璋上次的《讨公孙瓒檄》的味道。”

    田丰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他看过这篇文书,知道沮鹄学陈琳,但他更清楚这篇文书的内容,不知道袁绍待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没得到田丰的回应,袁绍有些无趣,只好强笑着看了下去。他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连脸上的假笑都无法保持,如果不是三十年的养气,如果不是当着田丰的面,他几乎要将这份文书撕得粉碎,破口大骂。

    形势不容乐观。刘虞一败,积攒了多年的粮食、军械不是被公孙瓒抢了,就是被公孙瓒烧了。鲜于辅等人集结了数万人,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也没有足够的军械,他们希望袁绍能提供帮助,否则很难配合袁绍作战。大败之后,士气低落,如果没粮没军械,没人敢轻易出兵。想为刘虞报仇是一回事,送死是另外一回事。面对骁勇的公孙瓒,没有足够的粮食和军械,几乎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他们显然并不清楚,钱粮也是袁绍心中的痛。冀州是大州不错,但冀州的粮食都在世家手中,并不直接由他袁绍说了算。若非如此,春天袁谭战败的时候他就出兵了,何必等到现在。几万人的粮食军械,冀州的确拿得起,可是什么好处还没捞着,先付一大笔钱粮,冀州世家肯定不乐意。

    看来刘虞还是有点用的,至少他主掌幽州几年,几乎没向他开口要过钱粮。

    “元皓,你有什么看法?”袁绍强作镇静,将手中的纸放在案上。手指有些发麻,他收回袖中,不动声色的捏了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