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6章 老姜(兢兢业业寂寞哥打赏加更)(1/2)
    镜湖。

    贺辅靠在水榭栏杆上,看着被微风吹起涟漪的湖水若有所思,眉毛轻挑,嘴有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两个侍女站在身后,手执大扇,不紧不慢地扇着。

    阚泽坐在他对面,慢慢地品着酒,虞翻写的亲笔信就搁在面前的案上,已经拆开看过,而且不仅止一次。贺辅看完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让人去请盛宪。盛宪是第一个看信的人,也是他让阚泽来找贺辅的。阚泽出身贫寒,在被虞翻提携之前,他与贺辅从无交往。他第一次来镜湖,就是贺辅宴请孙策,他闻讯赶来,在湖边远远地看了一眼。此刻身在湖中水榭之上,再看湖边,感觉完全不同。

    他当然也清楚,如果不是虞翻提携,他一辈子可能只能在岸边旁观。就算他能入仕,县令长可能就是他的最高成就,连送礼都未必有机会进门。

    远处有马车在湖边停下,盛宪下了车,沿着曲廊走了过来。他走得很慢,身边还有一个人,两人都戴着儒冠,穿着儒衫,手里执着方扇,一边走一边摇,说得很开心。阚泽站了起来,他认出那人是谢贞,博学多才,家里藏书很多,阚泽去借过书,与谢贞的儿子谢赞关系不错。

    盛宪怎么把他带来了?

    等盛宪、谢贞走到水榭,贺辅才站了起来,摆了摆袖子,示意侍女退下。他却没有动,看着阚泽上前行完礼,才笑道:“二位好雅致,又在谈学问?”

    盛宪拱手还礼。“贺公说笑了,只是书坊里的一些事。”

    “《论衡》刻完了?”

    “快了,还有一点收尾。这不,正想着要请哪位大贤题写书名呢。”

    贺辅微微一笑。“顾郡丞是蔡伯喈弟子,书道一流,何不请他出手。”

    谢贞笑道:“顾郡丞的学问是好的,不过他爱惜羽毛,不肯落人话柄,我们只好另寻高明。听说孙府君书道高明,这部书又是他力主才能问世,所以和我和孝章商量,请他出手题签。”

    贺辅心知肚明,轻声笑道:“这也是个理,不过孙将军千金之躯,没有千金,你们怕是请不动。印书坊前后投了那么多钱下去,一点利还没看到,又要花这么多钱,虞仲翔很难办的。”

    “与这部书能引起的反响相比,千金也值。”盛宪招呼谢贞等人入座,故意压低了声音。“有件事,不知贺公听说过没有?”

    贺辅扬起眉,静听下文。

    “蔡伯喈游历会稽时,见过一些《论衡》书稿,见识大涨,但别人问起,他却只字不提《论衡》,还将书稿秘不示人。”

    贺辅眉心微蹙,沉吟片刻,不禁哼了一声:“竟有这等事?真是有辱斯文。”

    盛宪点点头。“我也是听小婿提起,小婿则是听他从弟子正说过,据说是孙将军闲时说笑提及的。不过这也怪不得人,谁让我会稽士人不识明珠呢。王仲任辞世近百年,也没人愿意出资将他的遗作抄写布行。若不是孙将军,这部书遗失殆尽,我们也许都不清楚。”

    贺辅沉吟片刻,点点头。“孝章说得有理。不如这样吧,德润要去平舆,就请他带一部清样,请孙将军过目,如果方便的话,再请孙将军题签书名。印书的事都是你们一力承担,我贺家没出什么力,这次给我一个机会,奉千金为润笔,请孙将军题签。再出十金为程仪,供德润和赵婴路上开销。德润,你千万不要嫌菲。”

    阚泽拱手施礼。“那我就谢过贺公慷慨了。”

    盛宪诧异地看看阚泽。“德润,你要去平舆,怎么没听你说?赵婴又是谁?”

    阚泽说道:“这是虞长史关照的,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敢烦扰足下。赵婴是我里中少年,随我学过几天算学,有些天赋,虞长史让我带他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