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8章 看谁会装(殇今恫古打赏加更)(1/2)
    王朗是东海名士,博学多才,被陶谦礼辟为治中从事,又安排到陶应身边为佐,一直深受陶应尊重。即使如此,他还是自觉屈才,不肯以陶氏父子之臣自居,也不热心为陶应出谋划策,只当这是给陶谦面子。现在被陶应当众喝斥,顿时无地自容,倍感委屈。

    他很想拂袖而去,直接回郯县辞官,王家有产业,可以读书自娱,也可以蛰居待时,他又不差这点俸禄。可是一想到吕岱是为刘和而来,想与孙策谈判,却被孙策一口拒绝,他又不能袖手旁观。

    他立刻去找吕岱,询问详情。

    吕岱也在找王朗。他来之前,荀谌就和他说过,如果不顺利,甚至见不着孙策,他可以找王朗引见。王朗是徐州治中从事,是陶应信任的人,他有办法直接见到孙策。现在谈判不顺利,他死马当作活马医,想找王朗商量一下。

    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情况,这才知道现实比他们预想的还要严酷。王朗从吕岱口中验证了陶应所说的消息,确认了孙策的确有攻击下邳的想法。吕岱则从王朗口中知道孙策不仅仅是虚言恫吓,他真的考虑攻击下邳,正在研究作战方略。

    这让他们压力很大。战事一起,东海要提供作战所需的粮草辎重,对东海世家、豪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广陵也不例外,不仅需要提供粮草,还有可能成为战场,如果刘和无法在野战中击退孙策这几乎不用怀疑只能守城,那城外的百姓会损失惨重,今年的收成都将被孙策劫走,充作军资。就地取食向来军中后勤补给的最佳途径,这不是仁德与否的问题,凡是将领都会这么做。

    明明可以就地征集,谁会费心费力的长途运输?

    王朗急得直搓手,却找不到破解良策。他本来还能在陶应面前说上话,现在陶应也不理他了,他连陶应都影响不了。至于孙策,在孙策面前,他还不如吕岱有面子呢。他和孙策见过很多面,也没看孙策对他这么礼敬。

    难道我还不如吕岱?念头一起,王朗随即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孙策出身寒微,他招揽的人都是和他出身相近的人,对名士反而不太感兴趣。也许是知道自己名声不够,求也白求,自取其辱,索性井水不犯河水,以保全他的自尊。孙策想招揽吕岱,是因为吕岱出身不高,学问不深,并不是因为他能力有多出众。

    见王朗束手无策,吕岱有些失望。他本为以为荀谌那么推崇王朗,王朗应该是和荀谌一样多智,没想到此人虚有其表,却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看来还得靠自己。

    王朗感觉到了吕岱态度的微妙变化,恼羞成怒,不欢而散。

    河东安邑,太守府。

    蒋干的马车缓缓停下,两匹骏马打着喷鼻,抖动鬃毛,神情气爽。

    站在府门前等候的贾诩最后一次整理了一下袖子,快步走了过去。有侍者上前,拱拱手,示意贾诩等一等。贾诩不解,却什么也没说,打量着马车的车门。马车很安静,车门纹丝不动,车窗开着,窗纱随风吹拂,却看不到人影。空气中有淡淡的酒气,贾诩有些意外,吸了吸鼻子,确定酒气是从车里传出来的。他挑挑眉梢,似笑非笑。

    “蒋子翼,你不会是喝多了吧?”

    车厢里传来了一声含糊的低语。贾诩笑着摇摇头,推开侍者,上前拉开车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车内一片狼藉,不仅有倒在榻上呼呼大醉的蒋干,还有一个衣襟不整、面红耳赤的少女。贾诩眼尖,不仅看到了少女胸口上的红印,还认出了少女是谁。

    董越的女儿董青。

    董越驻扎在黾池一带,蒋干从长安来,不会路过黾池,除非他专门去。从时间来估算,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但董越事先没有给他任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