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5章 荀谌借势(1/2)
    接到顾徽回报,得知韩银如此轻易就上了钩,孙策多少有些意外,为韩遂有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感到悲哀。怪不得他要倚重阎行、成公英,亲儿子韩银不堪大用啊。

    不过对他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多了韩银率领的一千西凉骑兵,如果秋后袁绍来攻,在骑兵上他也有一战之力了。现在的袁绍还没有搞定幽州,即使刘虞愿意赞助,他能集结的骑兵也只有五千左右,再加上留守冀州,防备公孙瓒的,真正能动用的也就是两三千人,相去不远。

    为了避免阎行有芥蒂,孙策亲自找阎行谈了一下。他留下韩银助阵,根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消耗韩遂的力量,而是争取时间。如果袁绍因没有明显的优势而选择不战,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不管战还是不战,这一千人的装备都会给韩银,打了胜仗,战利品也会按战功分配,绝不亏待韩遂。

    阎行理解孙策的难处,接受了孙策的安排,随即将韩银的人马编入亲卫营,开始大张旗鼓地整合训练。在大婚前的各种仪式中,韩银率领的一千骑更是以仪仗队的形势多次出现,亮出了韩家的旗号,大造声势。

    一时间,韩遂派千骑增援孙策的消息不径而走。一千骑也许起不到决定作用,但其中象征的意义却非同小可,尤其是韩银,作为韩遂的独子,他出现在孙策麾下也就意味着韩遂对孙策无保留的支持,这对各方势来说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信号。

    盱眙,磨盘山。

    刘和坐在山坡上,敞着怀,喝着桑椹酒,看着天边如血残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他抬起手,揉着酸胀的眉心,闭上眼睛,却依然觉得眼前血红一片。

    不祥之兆啊。刘和心里暗自叹息。他这两天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想来想去,他越想越后悔,当初不该答应袁绍的要求,率骑兵突袭豫州。现在孙策没有崩溃,他却陷入了困境,面对孙策和陶谦的夹击,他没有一天能睡得安稳,总觉得下一刻就会兵临城下。

    下邳、广陵无险可守,唯一可用的就是几座城,但无援不守,没有援兵,几座城是无法坚守的。他盼着秋后袁绍的反攻,又担心袁绍不能反攻。袁绍如果反攻,他可以起到策应的作用。袁绍不反攻,他就会面临陶谦的反击。就算孙策可以暂时放过他,陶谦也不会容忍他留在身后。

    怎么办?刘和愁肠百结,伸手去取酒杯,打算再喝一杯消消愁。他摸了个空,再摸,还是什么也没摸着。他诧异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荀谌站在一旁,手里拿的正是他的酒杯。

    荀谌低着头,看着杯中的残酒。“听说孙策的亲卫骑督阎行正在大婚,大宴宾客,一定有不少好酒,将军有没有兴趣去凑个热闹?”

    刘和苦笑一声:“这不合适吧,人家办喜事,我们去杀人?”

    “我没有说去杀人。”荀谌在刘和对面坐了下来。“我是说去祝贺。将军,坐在这儿独饮解不了愁,平舆反倒有可能。”

    刘和坐了起来,身体向前微躬。“友若,你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阎行不过是一个骑督,孙策为他的婚事大张旗鼓,为何?”

    刘和思索片刻,若有所思。“虚张声势?”

    “没错。任城之战后,孙策虽胜,却也是惨胜,尤其是骑兵损失甚大。他向韩遂、马腾买马,盟主不会坐视其成,一定会让人到关中活动,抬高马价,甚至阻断孙策购马的途径。孙策要付出比往常更大的代价才能得到足够的马匹。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决定,购马会占用更多的财赋,让他捉襟见肘。”

    “满宠奉命搜刮世家,还不够用?”刘和苦笑道。想起这件事,他就后悔。他们侵袭豫州,让支持袁绍的豫州世家被孙策抓住了把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