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3章 西凉儿女(殇今恫古打赏加更)(1/2)
    事实证明,神仙不易做,十交不泄这种高难度的技术也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尤其是面对三位风情各异的美人时,总有一个能让你魂不守舍,一泄如注。好在有袁权居中调度,春风数度,孙策虽然没能做成神仙,却比神仙还神仙,一觉睡到天明,五更的角斗刚刚响了两下,他就睁开了眼睛,神清气爽。

    袁权坐在梳妆台前,正轻手轻脚的梳妆,尹姁和麋兰各自回房去了,隐约能听到她们的呼吸和梦呓。孙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翻身坐起,看着袁权的背影,心里萦绕着淡淡的温馨。

    “起来了?”袁权从铜镜里看到孙策的身影,莞尔一笑,站起身。“等着,我马上便取水来。”

    “不用这么费事。”孙策起身走到袁权身后,双手环抱着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看着铜镜中袁权的笑靥,吸了吸鼻子。“什么香,真好闻。”

    “远志、合欢……”

    “不是,我是说你身上。”

    “我身上?”袁权诧异地低下头,闻了闻自己的肩部,趁着她侧头,孙策撅起嘴唇,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袁权斜睨了他一眼,脸庞微热。“又使坏!我身上哪有香,又不是麋妹妹……”

    “你真的有香。”孙策很正经地说道:“你自己习惯了,闻不出来。”

    “懒得理你。”袁权转过头,不让孙策看到自己的笑容。“赶紧出去洗漱练武吧,他们该等着了。这两天事情多,你得抓紧才行。阎行的婚事将近,你可不能缺席的。”

    “那是,我这两天太累了。”孙策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关节发出一连串噼噼啪啪的轻响。“辛苦你们了,白天有那么多事要做,晚上还陪我修神仙道。”

    袁权一动不动,左手却反了过来,探往孙策肋下,捏住一点软肉。孙策连忙求饶。“松手,松手,疼。”他看着袁权反转幅度夸张的手臂,奇道:“姊姊,你是练过软骨功么,怎么做到的?”

    “女子为阴,体质本来就比男子柔顺,稍加练习就可以做到,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啧啧,怪不得姊姊会那么多姿势。”孙策一边说一边向门外跑。袁权起身欲追,见此情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她坐了回去,托着发烫的脸颊,出神地看着铜鉴里的自己,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伸手一指。“你啊,苦尽甘来,当惜福。”

    韩银护着妹妹韩少英,经过一个月的跋涉,终于进入汝南境。阎行带着亲卫赶到郡界迎接,他没有特意装扮,穿的是军中常服,只是换了一身新的,除了武冠上的雉尾和身上的大氅,他与普通骑士无异,可是展露出来的沉稳和气度却让人不敢有丝毫忽视。

    韩银一看到阎行就吃了一惊,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上前亲热的拍着阎行的肩膀。“彦明,两年不见,关东的水没有泡软你的,好样的,好样的,没给我们西凉人丢脸。”

    阎行笑笑,拱手施礼。“子义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韩银一手叉腰,一手拍着胸口,两眼放光。“早就知道关东富,可是不亲眼一见,还是想不出来啊。这一路走来,我眼睛都看花了,这么多人,这么多水,到处是良田,啧啧啧,难怪董卓能积攒那么多财富。可惜啊,全便宜了朝廷……”

    车厢里传来一声轻咳。韩银如梦初醒,连忙闭上了嘴巴,露出尴尬地讪笑。阎行忍着笑,走到马车前,躬身行礼。“英妹子,辛苦你了。”

    车帘拉开一条缝,露出半张俏脸,虽然不算国色,却有着关东女子不多见的英气。她上下打量了阎行两眼,眼中露出异样的羞涩。两年不见,阎行英气不减,却在西北人的粗犷外多了几分沉稳和内敛。

    “辛苦倒不辛苦,就是只能坐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