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0章 百无一用(求推荐票,求月票!)(1/2)
    孙策起身,背着手,来回转了两圈,抬起头,对何夔说道:“我想请足下在营中盘桓数日,可否?”

    何夔脸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已经猜到了孙策的意思,知道这次麻烦大了,何家数代积累的产业都将因为他的意气毁于一旦,他却无力阻止,只能看着灾难降临。

    孙策又对许虔、陈逸拱拱手,笑道:“二位放心,我虽然读书少,还知道国有国法,不会乱来。本来呢,满伯宁是先处理汝南的事,然后再去陈梁诸国,现在汝南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正准备着手处理陈梁诸国的事,既然何叔龙在此,现在先从陈国起,也不算意外。”

    许虔、陈逸苦笑着,无言以对。他们也清楚何夔今天算是撞到刀口上了。孙策一直在查世家侵吞土地的事,只是汝南世家反抗激烈,武周等人又阳奉阴违,清查不怎么顺利,现在孙策打赢了任城之战,生俘了袁谭,又派了一个满宠来,这事才推行得比较顺利,汝南、沛国已经清查了大半,迟早会到陈国、梁国、颍川。可是从陈国开始却是何夔自找的。

    何家世代奢侈成风,凭的是什么,难道是他们家节俭持家、勤劳致富?当然不是,是他们侵占的土地带来的财富,田产就是何家的根基。如果被孙策夺走他们侵占的土地,何家当然不至于饿死,但他们再也别想过这种奢侈的生活了,连眼前这种饭菜都未必能顿顿吃到。何夔没有谋生之道,又得罪了孙策,想在孙策治下谋一事都难,哪个不长眼的太守、国相敢逆孙策之意,非要除何夔为吏?

    孙策是不杀何夔,但这比杀了何夔更狠。

    何夔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气得面庞扭曲,却不肯服软。“将军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俯首吗?夔虽是书生,不稼不穑,不工不商,却也不是将军说的这般无能,纵使你劫我家产,夔也不会为五斗米折腰。”

    孙策摇摇头,慢条斯理的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何尝有逼你俯首之意?天子西迁,州郡割据,战事连绵不休,天灾**接踵而至,每一粒食都弥足珍贵,我可不想养闲人清客。”

    “闲人?清客?”何夔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何夔就算再穷,也不至于要到你这儿做闲人清客吧。

    “听起来,足下似乎不以为然?”孙策咧嘴一笑。“敢请足下自述其能,看看你都有什么样的本事,能够自食其力,甚至能养活一家老小。”

    何夔不屑一顾。“道不同,不相为谋。夔自有安身之道,不劳将军费心。”

    “不愿说?我看你是无话可说吧。”孙策嘿嘿笑了两声,不紧不慢地来回踱着步。“不如我为足下谋划一番吧,若有不周全之处,足下再补充不迟。”

    何夔斜睨着孙策,冷笑不语。

    “天生四民,士农工商,各有其能。刚才足下也说了,不稼不穑,不工不商,想必是以士人自居,不愿做劳力之人。这也无可厚非,读书人嘛,谁不想致人而不致于人的劳心者。不过这劳心也各有不同。圣人说,学而优则仕,为官牧守一方,理政治民,以俸禄自养,乃是第一等的选择。不过你年近不惑,尚未入仕,现在让你做令守吧,你没这本事,让你做掾吏吧,你又没这经验,更拉不下脸与一些年轻后生共事,所以这仕途你怕是不行。”

    何夔脸色微变,眼神复杂起来。他本来觉得希望最大的就是做官。他是名士,又是读书人,还有党人的背景,出仕为官是最正常不过。一直以来,他之所以没有入仕并不是他不能做官,而是他不想做官,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袁术请过他,被他拒绝了。可是听孙策这么一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名声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有用,到目前为止,除了袁术之外,没有其他人辟除他也许别有原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